Fri 18 Jm2 1435 - 18 April 2014
101268

什叶派在阿舒拉日所做的一切都是异端行为

我住在迪拜,周围有许多什叶派的人,他们经常说什叶派在伊历一月第九日和第十日(阿舒拉日)所做的一切只是说明他们喜爱侯赛因,别无其它,正如耶尔孤布圣人说:“他说:‘哀哉优素福!’他因悲伤而两眼发白,他是压住性子的。他们说:‘指真主发誓,你将念念不忘优素福,直到你变成为憔悴的或死亡的。’他说:‘我只向真主诉说我的忧伤,我从真主那里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12:84—86)希望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尤其是他们拍打胸膛的行为是否允许?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什叶派在阿舒拉日所做的拍打胸膛、打耳光、用铁链子打肩膀、用小刀划伤头部,鲜血淋漓,这一切都是在伊斯兰中无根无据的新生异端,这一切行为都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所禁止的事情,先知(愿主福安之)也没有因为某人的死亡或者失去烈士而为教民规定那样做或者做类似的事情,无论他们的地位和能力如何。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世的时候许多杰出的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为主道捐躯牺牲了,先知(愿主福安之)为失去他们而深感悲伤,如哈姆宰•本•阿卜杜•穆塔里布、宰德•本•哈里斯、哲尔法•本•艾布•塔里布和阿卜杜拉•本•热瓦赫等,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做出那些人所做的丝毫行为;如果这是好事情,先知(愿主福安之)一定会先于我们去做。耶尔孤布圣人(愿主使之平安)没有拍打自己的胸膛,没有抓破自己的脸颊,没有使自己鲜血淋漓,也没有把失去优素福的那一天当作节日或者哀悼日,他只是回忆心爱的、失踪了的儿子,为此伤心和忧愁,这是人之常情,无可非议的,而应该否认的就是从蒙昧时期遗留的、伊斯兰所禁止的那些行为和做法。

《布哈里圣训实录》(1294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03段)辑录: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谁打自己的脸颊,撕破衣领、以蒙昧时代的言辞诉苦,他就不是我们的教民。”

什叶派在阿舒拉日所做的这些丑恶行为在伊斯兰中无根无据,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为任何一位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做过这些事情,任何一位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也没有为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归真或者任何人的死亡而做过这些事情,须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归真的事件比侯赛因(愿主喜悦之)死亡的事件要严重的多。

哈菲兹•伊本•凯西尔(愿主怜悯之)说:“每个穆斯林应该为侯赛因(愿主喜悦之)死亡的事件而感到伤心,他是一位穆斯林的领袖、圣门弟子当中的学者、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最优越的女儿的儿子(先知的外孙),他也是一位崇拜真主的修士、勇敢的战士和慷慨好施的君子,但是什叶派所做的这一切行为不是很好的,也许大部分行为都是故意造作、沽名钓誉的行为。侯赛因(愿主喜悦之)的父亲阿里(愿主喜悦之)比他更加优越,并且惨遭杀害,什叶派没有把阿里的死亡当作像侯赛因死亡那样的哀悼日,他的父亲阿里(愿主喜悦之)是在聚礼日被人杀害的,那是他在伊历四十年斋月十七的早晨出去做晨礼的时候发生的惨案;按照逊尼派的信仰,欧斯曼(愿主喜悦之)比阿里(愿主喜悦之)更加优越,他在伊历三十六年十二月‘泰始利格’的日子(晒肉日)被包围在家中惨遭杀害的,他的血管多处被刺穿而致死,人们也没有把他的死亡作为哀悼日;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也是一样的,他比欧斯曼和阿里(愿主喜悦他俩)更加优越,他是在礼拜殿中做晨礼,站着诵读《古兰经》的时候被人刺杀的,人们也没有把他的死亡作为哀悼日;还有艾布•百克尔•逊迪格(愿主喜悦之),他是比欧麦尔(愿主喜悦之)更加优越的人,人们也没有把他死亡的日子作为哀悼日;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是今世和后世中全人类的领袖,他也像所有的先知那样归真了,没有任何人把他死亡的日子作为哀悼日,做出像 ‘拉菲多派’的那些无知者在侯赛因遇难日所做的种种行为。

在提及类似的灾难和不幸的时候,最好的表达就是阿里•本•侯赛因通过他的祖父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所传述的圣训:“任何一位穆斯林,只要遭到了灾难,而想起了它,哪怕年代已经久远也罢,又重新为这个灾难念‘回归词’(我们都属于真主,我们将要归于真主的阙前),那么真主就会赐给他与遭受灾难之日一样的报酬。”伊玛目艾哈迈德和伊本•马哲辑录。《开始和结束》( 8 / 221 )。

哈菲兹•伊本•凯西尔(愿主怜悯之)在《开始和结束》( 8 / 220 )中说:“拉菲多派”在伊历四百年左右的布韦希王朝行事过分,巴格达之类的城市在阿舒拉日鼓声四起,街道和市场上撒满了灰烬和草料,店铺都挂着黑色的粗布,人人悲痛万分,伤心欲绝,泪流满面,许多人为了体验侯赛因的处境而在那一夜不喝水,因为侯赛因是在口渴的情况下被杀害的;女人们走出家门,愁容满面,嚎啕大哭,拍打自己的脸颊和胸膛,赤脚在街市行走,他们自创诸如此类的丑恶的异端行为、歪理邪说和无耻行径,只是为了丑化伍麦叶王朝,因为侯赛因是在他们的王朝被杀害的。

沙姆地区的“奈瓦随布派”在阿舒拉日与什叶派和“拉菲多派”唱对台戏,他们在阿舒拉日烹饪各种粮食,洗澡,喷洒香料,穿上最豪华的衣服,把这一天当作节日来庆祝,准备各种各样的美食,人人显得喜气洋洋,他们以此和“拉菲多派”唱反调,针锋相对。

庆祝这一天是异端行为,把这一天作为哀悼日也是异端行为。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因为侯赛因(愿主喜悦之)的惨死,恶魔为人们新生了两样异端行为:一种就是在阿舒拉日忧愁和嚎哭的异端行为,打耳光,又哭又喊、吟诵哀悼的诗词;第二种就是高兴和欢乐的异端行为,恶魔为这一伙人新生了忧愁的异端,为那一伙人新生了欢乐的异端,他们喜欢在阿舒拉日打扮一新,穿着鲜艳的衣服,为家属改善伙食,做出平常难得一见的饭食,这一切都是异端和迷误行为,伊斯兰四大伊玛目其中的任何一人以及其他的人,谁都不喜爱这一种行为,也不喜爱那一种行为。”

《圣训的方针》( 4 / 554 – 556 )

必须要警惕的是,伊斯兰的敌人为了达到丑化伊斯兰和穆斯林形象的卑鄙目的,对这些丑恶的行为大加赞赏,拍手叫好。关于这一点,穆萨•穆赛维在他的著作《什叶派和改革》中说:“毫无怀疑的是,在伊历一月初十(阿舒拉日)为了哀悼侯赛因,使用剃刀和小刀划伤头部,鲜血淋漓,这是从印度渗透到伊朗和伊拉克的行为。当时英国人占领了这些国家,他们利用什叶派的无知、单纯以及对伊玛目侯赛因狂热的喜爱,教唆他们用剃刀划伤自己的身体和头部,英国驻德黑兰和巴格达的大使馆甚至在最近都出钱资助哀悼侯赛因的游行队伍,让他们以那种丑陋的行为出现在大街小巷。英国殖民主义资助和利用这些丑陋活动的政治目的就是为英国人民和自由报刊找出一个合理的借口,因为他们当时都反对英国殖民印度和其它的伊斯兰国家,英国殖民主义让英国人以为这些国家的人民都是如此野蛮和无知的,需要新的价值观念,把他们从野蛮和无知的深谷拯救出来。在阿舒拉日充满大街小巷的游行队伍中有成千上万的人用铁链甩打自己的脊背,用剃刀和小刀划伤自己的头部,鲜血淋漓,这些图像被刊登在英国和欧洲的报刊。殖民主义的政治家以人道主义作为借口,对这些国家和他们的文化进行殖民,让这些国家的人民走上‘文明’和‘进步’的道路!据说,英国占领伊拉克时期的伊拉克总理亚辛•哈希米,他前往伦敦进行谈判,希望结束英国托管统治的时代。英国人对他说:“我们在伊拉克是为了帮助伊拉克人民振兴,获得幸福,并且走出野蛮的困境。”这句话激怒了亚辛•哈希米,他怒气冲冲地走出了谈判室,但是英国英国人彬彬有礼地向他道歉,然后非常恭敬地请他观看有关伊拉克的纪录片,却是一部关于在纳杰夫、卡尔巴拉和卡迪米亚为哀悼侯赛因而游行的电影,他们用剃刀和铁链自残身体,场面令人震惊和恶心。 英国人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他:接受过一点点文明教育的人难道会这样摧残自己的身体吗?!”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