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3: 《古兰经》是从真主那里降示的,不是被造的


您是否可以为我们介绍一本英文的,涉及有关“古兰经非是被造”,“穆斯林当如何信仰经典”方面的书?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我们穆斯林对于《古兰经》应有的信仰,其来源是真主的启示,和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训诫。尊大的真主就他的言词方面昭示我们,真主说:“言词方面,谁比真主更诚实呢?”(《古兰经》4:87)又说:“言语方面,谁比真主更诚实呢?”(《古兰经》4:122)

以上这两段经文肯定了真主的言谈,他的话语是诚实的,是真理;不含丝毫虚妄的谎言。

至高无上的真主说:“当时,真主将说:‘麦尔彦之子尔撒啊!’”(《古兰经》5:116)在这段经文中讲到真主在说话,他的话语是能够听到的,是有声的;他的话语是词句。真主的话语是有字的,证据是:真主说:“穆萨啊!我确是你的主。”(《古兰经》20:11-12)这些词句是许多字母,它是真主的话语。真主的话语也是有声的,证据是:真主说:“我从那座山的右边召唤他,我叫他到我这里来密谈。”(《古兰经》19:52)召唤和密谈必然要通过声音。

(见:伊本·欧赛敏教长的《拉姆阿·伊尔提噶德 注释》第73页)

因此,在正统派(圣行和大众派)的信仰中,真主有真实的言谈,在他所意欲的时间,以他所意欲的方式,讲他所意欲讲的言辞,有字有声,不与被造物的声音相仿。不与被造物的声音相仿的证据是:真主说:“任何物不似象他。他确是全聪的,确是全明的。”(《古兰经》42:11)首先明确了这是正统派(圣行和大众派)的信仰,正统派相信《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辞,证据是:真主说:“以物配主者当中如果有人求你保护,你应当保护他,直到他听到真主的言语。”(《古兰经》9:6)这里的“言语”既是《古兰经》,这是没有异议的。特别提到“真主的言语”,证明《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

正统派相信《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从真主那里降示,而不是被造的,来自与他,并要归回与他。

关于《古兰经》是真主降示的证据如下:

真主说:“赖买丹月中,开始降示《古兰经》。”(《古兰经》2:185)又说:“我在那高贵的夜间确已降示它。”(《古兰经》97:1)又说:“这是一部《古兰经》,我使它意义明白,以便你从容不迫地对众人宣读它;我逐渐地降示它。”(《古兰经》17:106)又说:“当我以一节经文掉换另一节经文的时候——真主知道自己所降示的——他们说:‘你只是一个捏造者。’不然!他们大半是不知道的。圣灵从你的主那里降示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以便他使信道者坚定,并用作归信者的向导和喜讯。我的确知道,他们说过:‘这只是一个凡人所传授的。’他们所倾向的那个人的语言是化外人(的语言),而这(部经典的语言)是明白的阿拉伯语。”(《古兰经》16:101-103)以一节经文掉换另一节经文的是清高的真主。

《古兰经》非被造的证据有:真主说:“真的,创造和命令只归他主持。”(《古兰经》7:54)这段经文中提到“创造”是一件事情,而“命令”是另外一件事情。

因为同位语所表示的是不同的事物,《古兰经》属于命令,证据是:真主说:“我这样启示你从我的命令中发出的精神。你本来不知道天经是什么,正信是什么;但我以天经为光明,而借此光明引导我所欲引导的仆人。”(《古兰经》42:52)既然《古兰经》是命令,与“创造”是同位地位,那么它就不是被造的。因为如果《古兰经》是被造的,就不能出现这种同位地位。这是来自《古兰经》的证据。

理智上的证据是:我们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言语本身是不能脱离真主独立存在的,如果它是脱离真主独立存在的,那么,我们可以说《古兰经》是被造的。但是言语的能力是讲话者的属性,既然是这样的话,它就属于真主的属性,而不是被造的,因为真主的一切属性都非被造。(伊本·欧赛敏的《阿给代·瓦斯推耶 注释》1/418-426-441)

因此,我们应当这样坚信,而不该依照自己的意愿去篡改经文的意义。《古兰经》经文明确地证明《古兰经》降示自真主,因此,伊玛目·塔哈维(祈主慈悯他)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言语,降示自真主,不应穷究言谈是怎样的方式。真主将其启示给他的使者,信士们如此诚信,他们坚信它是真实的真主的言语,而不是像人类的语言那样是被造的。谁听到了《古兰经》,说那是人的言语,他已然不信,将受到真主的斥责,真主已为他准备好火狱的惩罚。真主说:‘我将使他堕入火狱。’(《古兰经》74:26)为那些说‘这只是凡人的言辞’(《古兰经》74:25)的人们预备了火狱的惩罚。如此,我们知道并坚信它是真主的言辞,不同于人类的语言。”(《阿给代·塔哈维叶 注释》179)

谢赫·穆罕默德·萨利赫·穆南吉德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