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0: 关于学者和烈士之间谁更优越的圣训


“学者的墨汁比烈士的鲜血更加神圣。”这段圣训的正确性如何?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关于学者优越于烈士或者学者的墨汁优越于烈士的鲜血的圣训是通过一部分圣门弟子传述的,但这些传述系统是微弱的、或者是伪造的;我们简单叙述如下:

1 通过艾布·戴尔达伊(愿主喜悦之)传述,伊本·阿布杜·宾勒在《阐明知识大全》(1 / 150)中辑录,在他的传述系统中有伊斯玛仪·本·艾布·济亚德;伊本·韩巴尼认为此人是骗子,所以伊拉基在《圣学复苏圣训之考证》(第5页)中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

2 通过阿卜杜拉·本·阿穆尔·阿斯(愿主喜悦之)传述,艾布· 奈伊姆在《伊斯法罕的消息》(1718段)和戴莱米在《费尔道斯的传述系统》中辑录,在他的传述系统中有上述的伊斯玛仪•本•艾布•济亚德;艾哈迈德·本·罕百里说:穆罕默德·本·叶基德·瓦西特不会通过阿布杜·拉哈曼·本·济亚德传述任何圣训。

3 通过伊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述,戴莱米在《费尔道斯的传述系统》中辑录,在他的传述系统中伊斯哈格·本·尕西木和他的父亲,这两个人是不为人知的;赫推布在《巴格达历史》(2 / 193)中辑录了这段圣训,伊本·召兹认为这段圣训不是通过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传述的;赫推布说:“传述系统中有穆罕默德·本·哈桑,此人不是可靠的。”

4 通过努尔曼·本·白希尔(愿主喜悦之)传述,赛海米在《朱尔加尼历史》(第91和222页)辑录,伊本·韩巴尼认为这段圣训是微弱的,不能作为教法证据。

5 通过欧格白·本·阿米尔(愿主喜悦之)传述,拉斐尔在《格兹维尼历史》(3 / 481)中辑录,在他的传述系统中有阿布杜·麦立科·本·穆赛莱迈和阿卜杜拉·本·来海尔,这两个人不是可靠的。

总而言之,这段圣训是不正确的,赫推布·巴格达迪认为这是伪造的;伊玛目宰海比(愿主怜悯之)认为这段圣训的明文是伪造的。《公正的天平》(3 / 517);绍卡尼在《综合的益处》(第17页)如此叙述;谢赫艾利巴尼在《微弱的系列圣训》(4832段)中认为这是伪造的圣训;谢赫穆罕默德·拉希德·利达在《光塔杂志》(3 / 698)中也这样主张。

 第二:

圣训中提到了烈士的鲜血的优越性,并没有提到学者墨汁的优越性;我们知道在正确的圣训中没有说明关于学者墨汁本身的优越性,更不用说它优越于烈士的鲜血;至于烈士的鲜血,则在正确的圣训中说:烈士的鲜血在复生日来临的时候,颜色是血液的颜色,气味是麝香的气味,烈士的罪恶会因为第一滴鲜血而被饶恕等;这是一回事,烈士本身优越于学者是另一回事。

穆纳威(愿主怜悯之)说:“正确的圣训中提到的烈士的特点很多,比如抵御刑罚和饶恕过错等,这不是学者凭其知识而可以获得的,所以谁也不能断定学者具有这些特点,也许等级更高的人可以获得比这更好的特点。

应该考虑学者的情况和他的知识成果,以及烈士的情况和殉教的成果,根据工作和效益进行评比孰优孰劣,有多少烈士和学者克服恐惧,排忧解难;也许一个烈士优越于一群学者,或者一个学者优越于许多烈士,应该根据各自的情况以及他们的知识和工作进行评比。”《全能主的仁慈》(6 / 603)。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关于学者和烈士之间谁更优越的问题,有许多争论,这个领域比较宽广,他们各抒己见,提升自己的地位;使大家都接受的解决争议的方法就是:叙述完美的等级的类型以及最优越的等级,然后考虑两件事情中孰重孰轻;这三个原则阐明了正确的观点,一锤定音。至于完美的等级,则有四个:圣品、诚实、殉教和结盟。真主叙述了这些等级,真主说:“凡服从真主和使者的人,教与真主所护佑的众先知,忠信的人,烈士,善良的人同在。这等人,是很好的伙伴。这是从真主发出的恩惠。真主足为全知者。”(4:69—70)最高的等级就是圣品和使命,其次是诚实,诚实的人就是跟随使者的伊玛目(领袖),他们的品级仅次于圣品。

如果学者的笔流淌着诚实,墨汁洋溢着诚实,他肯定会优越于尚未达到诚实等级的烈士。

如果烈士的鲜血流淌着诚实,他肯定会优越于尚未达到诚实等级的学者,他俩当中的诚实者最优越。

如果他俩的诚实一样,则他俩的等级一样。

 诚实:就完美的是信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所带来的一切,完全明白、内心诚信和身体力行;谁对使者(愿主福安之)传达的使命最了解和最完美的诚信,他的诚实最完整;所以说诚实像一棵大树,它的根就是知识,它的分支是诚信,它的果实是工作。

这些就是对学者和烈士孰优孰劣的综合论述。”《幸福之家的钥匙》(1 / 297-299)

 我们认为这个详细地论述更接近断言知识和殉教之间的优越,而不是把它俩作为单独的行为进行论述。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