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25 Jm2 1435 - 25 April 2014
140798

尽管知道某些穆斯林将受到惩罚,我们还是可以祈求真主宽恕全体穆斯林吗?

我想咨询有关祈祷的问题:有些祷词,如:“主啊!祈求你恕饶所有男女穆斯林吧!主啊!你恕饶我们所有的人吧!”允许做类似的祈祷吗?我们明知道这有违真主的意欲。我们该如何反驳那些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尤其是在祈祷被应答的时间内做这些祈祷?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为全体穆斯林祈求真主的宽恕是无妨的。有多条证据证明其可行性:

1-清高的真主说:【你应当知道,除真主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的,你应当为你的过失求恕饶,并应当为男女信士求恕饶。】《穆罕默德章》(第19节)。

据阿绥姆·艾哈务传自阿卜杜拉·本·赛勒吉斯的圣训:我见过先知(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并和他一起吃了饼和肉(有传述说是羊肉泡馍)。我问他:“先知为你求恕饶了吗?”他说:“是的,也为你求了恕饶。”然后,他诵读了这段经文【你应当为你的过失求恕饶,并应当为男女信士求恕饶。】。《穆斯林圣训集》(2346)

关于【你应当为你的过失求恕饶。】的注解有几种:其中一种说法就是必须为穆斯林大众祈求恕饶。

顾勒杜毕(愿真主慈悯他)解释道:“有人说:‘虽然这是对先知说的,但其意包括整个穆斯林民族。依这种说法这段经文证明了必须为所有的穆斯林祈求恕饶。’”摘自顾勒杜毕的《古兰经注解》(16/242)

据伊本·杰里吉说:“我对阿塔乌说:‘我该为男女穆斯林求恕饶吗?’他说:‘是的。先知(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受命这样做,这是每个人的责任。真主对他的先知(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说过:【你应当为你的过失求恕饶,并应当为男女信士求恕饶。】我问:“一直以来,你都在主命拜功中这样祈祷吗?”他说:“不。”“那你以谁先开始?你自己,还是穆斯林大众?”他说:“以自己开始,正如真主所说的:【你应当为你的过失求恕饶,并应当为男女信士求恕饶。】。

2-据艾布·胡莱勒(愿真主喜悦他)传述:真主的使者(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曾在殡礼拜中祈祷过【主啊!求你宽恕我们中的活人和死人、在场者和不在场者、小孩和大人、男人和女人吧!主啊!如果你让我们中的哪个人活着,那么,你就让他活在伊斯兰的正道上吧!如果你让我们中的哪个人死去,那么,你就让他死在正信上吧!主啊!求你不要剥夺我们得到其赏赐福分;求你不要使我们在他之后迷误。】”《帖尔密吉圣训集》(1024)、《艾布·达伍德圣训集》(3201)及《奈萨伊圣训集》(1986).

伊本·阿俩尼·舜迪给说:“【主啊!求你恕饶我们中活着的人和死人吧!】指的是所有健在的及去世的穆斯林大众,因为不带冠词的正次是单数时,指的是整体。”摘自《成功者的指引——《利亚德圣训集》》

3-这是天使们(求真主赐予他们平安)的作法。清高的真主曾这样说过他们:【众天使赞颂他们的主,并为大地上的人求恕饶。】《协商章》(第5节)

1-这是众先知、圣伴们、再传弟子和大部分学者们的行为。

1)先知奴哈说:【我的主啊!求您赦宥我和我的父母,赦宥信道而入我房屋的人,以及信士们和信女们。】《奴哈章》(第28节).

2)先知易卜拉欣说:【我们的主啊!求您在清算实现之日饶恕我和我的双亲和信士们。”】《易卜拉欣章》(第41节)。

3)欧麦尔·本·罕塔布(愿真主喜悦他)也是这样做的;阿卜杜·勒扎戈在《穆算乃夫》(3/111)传述:据伊本·杰里吉传述:阿塔乌告诉我他听到欧拜伊德·本·阿米勒传述:艾麦尔·本·罕塔布在“古奴台”中念道:“主啊!求你恕饶男女信士和男女穆斯林,使他们心心相印,和睦相处吧!”拜伊哈戈在《大型圣训集》(2/210)中说:“这是正确的,传述系统连续的有关圣门弟子佳行的传述。”摘自《图海法·穆赫塔吉·伊俩·艾定来图·敏哈吉》(1/410)

4)这是伊本·阿巴斯(愿真主喜悦他俩)的嘱咐:伊斯玛尔法官在《祝福先知的贵重》(第67页)——艾日巴尼鉴定为优良的传述——伊本·阿巴斯说:“除了先知(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你们不要祝福任何人。但是你们可以为全体穆斯林求恕饶。”

5)这是全体信士所说的。就像真主在《古兰经》中所提到的那样:【在他们之后到来的人们说:“我们的主啊!求您赦宥我们,并赦宥在我们之前已经信道的教胞们,求您不要让我们怨恨在我们之前已经信道的人们,我们的主啊!你确是仁爱的,确是至慈的。”】《放逐章》(第10节)。

104460)解答中曾提及伊斯兰学者伊本·台伊米及其学生伊本·盖伊姆认为类似的祈祷是可行的。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中,同时也分析评论了部分有关这方面的的传述系统羸弱的圣训。

第二:至于反对这种主张的人则认为:清高的真主已经注定好了,不可能恕饶所有的穆斯林。毫无疑问这将包括火狱之人。

持反对意见者的认识是不正确的,因为他们把前定和法规混淆在一起。法律命令我们或是说提倡鼓励我们为穆斯林大众向真主求恕饶。这与我们无权干涉真主对部分穆斯林的前定毫无冲突。证据是先知(祈求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教授了我们求恕饶的祷词,他嘱咐穆斯林要常祈祷,常念之。我们也深知为某些人做的祈祷是得不到真主的应答。

我们所举的上列依据也可证明持反对意见者的观点是错误的;同时,这些依据也肯定了为穆斯林大众求恕饶是正确的。

这里,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所知道的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人,他是:艾布·阿巴斯·故拉菲——伊历684年去世——他认为这类祈祷是非法的。他在《差异及其注释》(《差异》是故拉菲最早的有关教法根源的书籍)(4/463)中说:“第五种不属于否认真主的非法行为就是向清高的真主祈求———用单传传述系统证明的圣训来否认众多传述系统传述的圣训。我所说的“单传述系统”排除了众多传述系统传述的圣训(太瓦图勒圣训),一旦要求这样就是昧恩的前奏。如:

1-某人说:‘主啊!你恕饶穆斯林们所有的罪恶吧!’确有很多正确圣训证明:穆斯林当中有一部分人肯定会进入火狱。然后,他们凭借着说情或无需说情就能从火狱脱身。他们因其罪恶进入火狱。如果所有的穆斯林的罪都被恕饶了,那就没有人进入火狱了。那么这段祈祷就否定了这些正确的圣训。所以,这是一种犯罪,但构不成否认真主的行为,因为这是单人传述的圣训。否认有众多传述系统所传述的圣训,或是不接受必须认定其正确性的圣训才属于是否认真主的行为。

天使们为信士求恕饶。他们说:【恕饶那些忏悔的人们吧!】清高的真主说:【他们为大地上的人求恕饶。】这些言辞不具有概括性,因为动词句在表达肯定意思中不包括总体,不代表全部,这是大家一致公议的;如果有意味全部的意思,就会认为其有特殊性,局限性;它是针对求恕饶这类祷词的整体而言的,这方面的依据可证明…”《差异及其注释》(4/463-465)

艾布·尕希姆·本·莎图·马立克(愿真主慈悯他)——伊历723年去世——在其《差异》的注释《光环》(4/488)中解释说:“他说用这种祷词祈祷是犯罪是纯粹错误的妄言。谁说只能祈求可能成为事实的东西?这种说法没有道理、无依据可循。”

真主责成仆人们为每个信士的罪恶祈求恕饶和他已经判定他们中有部分人是不会被宽恕的有什么矛盾呢?谁说求恕饶与部分人得不到恕饶是相冲突的?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道理,这仅仅是一种错误的判断。

至于他所引证的【恕饶那些忏悔的人们吧!】及【他们为大地上的人求恕饶。】,他说:“这些经文不具有概括性,因为动词句在表达肯定的意思时,不具有整体的意思。”这是严重的错误,因为他仅注意了这些动词,而没有看到它的宾语是什么,这两句的宾语都是指整体。

总而言之,持这种观点的人,使自己步入歧途,提出这些无论据的也没必要的谬论,这是无理之言。

有人问学者阿布都·克里姆·赫推勒(求主护佑他):有人说为卡菲尔(不信真主的人)做坏祈祷是件过分的事,因为他们一直到复生日都会有。如何反驳持此观点的人?

学者的回答是:穆斯林被责成祈祷实现教法所允许的东西;至于前定好的事宜,则不然。他们要问:“为什么要为所有的穆斯林善意的祈祷呢?真主知道他们中有人去世时,身负大罪?”是的,有些人,甚至某些学者也说:“禁止为全体穆斯林祈祷。”拒绝为全体穆斯林祈祷的人说:“真主知道某些人去世时身负大罪。”持这种观点的人会发现这是有违前定论的!那你就不要为自己做好的祈祷,因为真主最知道你的结局!也不要为你的孩子祈祷,因为真主最知道他未来的趋向!但是,你还是在祈祷!这是教法允许的祈求,至于前定的事情,是尊严强大的真主的事情,与你无关。

摘自《穆兑注解》中“殡礼”章——“禁止高声”哭丧节

真主至知!

www.islam-qa.com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