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74: 秃头的女人戴假发的教法律列,可以在洗小净的时候抹假发吗?


我遇到了头发脱落的问题,我头顶上有几块地方的头发脱光了,这件事情令我非常郁闷,有的时候看到长发飘逸的姑娘,我觉得非常遗憾;我试过移植头发的外科手术,但是医生们告诉我这种手术对我无济于事,因为我的头皮不适合;尽管我在外出的时候盖着头,戴着面纱,但是当我在家里、或者在男女分开的聚会、或者家族的活动中,我不需要戴面纱,在这情况下我异常气愤,因为我不能脱下面纱;我可以戴假发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假发对洗小净有影响吗?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我们在(1171)号问题的回到中已经阐明了从根本上禁止使用假发,哪怕是妻子在丈夫的面前为了打扮也不允许,这是属于被禁止的续发的行为。

我们在(101430)和(113584)号问题的回答中阐明了教法允许秃头的女人为了遮盖缺陷而使用假发,这是谢赫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的主张,与大多数当代的学者以及把戴假发当作被禁止的续发的学者的主张不一样。敬请参阅谢赫欧赛麦尼在上述两个问题中的回答。

第二:

禁止秃头的女人使用假发的学者们采取的最显著的证据就是下面的两段圣训:

1 阿依莎(愿主喜悦之)传述:有一位辅士姑娘在结婚之后生病了,她的头发脱落了,人们想给她续假发,他们去问先知(愿主福安之),先知说:“真主诅咒续假发的人和求人续假发的人。”《布哈里圣训实录》(5590段)辑录。

2 艾斯玛(愿主喜悦之)传述:一个女人来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跟前,她说:“真主的使者啊,我有一个女儿快要做新娘了,但是她生病了,头发脱落了,如果我给她续假发,我要肩负罪责吗?”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真主诅咒续假发的人和求人续假发的人。”《奈萨仪圣训实录》(5250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在《奈萨仪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一部分学者主张允许戴假发,他们说:“这些圣训都禁止续发;至于假发,则不是续发,它只是放在头上的头发。”

马力克学派的奈弗拉维(愿主怜悯之)说:“续发的概念就是:假如没有续发,而是把头发放在头上面,则是可以的,正如噶最·伊亚祖明文决定的那样,因为在这个时候它就相当于女人为了打扮而使用的羊毛或者丝绸的头绳,这是可以的,它不是被禁止的,而是属于打扮的用具。”《累累硕果》( 2 / 508 ) .

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通过另一个答案回答了这两段圣训,他说:

“如果有人问:“你们对假发有什么主张?它是否属于续发?”

有的学者回答:“它不属于续发,因为假发不是把头发与头发接续起来,但是它相当于盖头,只是戴在头上,而头发在它的下面。”

有的学者回答:“它属于续发,续发也许就是把假发和下面的头发接续起来,也许就是把更长的假发放在上面,盖住下面的头发,关键在于实质,而不是形式。”

那么,如果我们说假发就是续发,戴假发就是被禁止的非法的行为,而且是严重的大罪之一;如果有人问:“如果一个秃头的女人,头上没有头发,她为了遮住这个缺陷而戴假发,不是为了打扮得更加美丽或者加长秀发,这是教法允许的吗?”

那么,回答就是:“真主至知!这是允许的。”

 但是在一段圣训中说一个女人来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跟前,她说女儿患了麻疹,头发脱落了,是否可以给她续假发?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禁止她那样做。

我们对此的回答就是:“非常明显的就是她的头发没有全部脱落,因此她要求续发;要求续发说明头发的根部仍然存在,如果头发的根部仍然存在,就是为了更加美丽和好看而增加头发;如果头发的根部也没有,就是说秃头的女人的头皮像脸颊一样没有一点头发,这种现象是存在的,不要以为这是假设的问题,实际上这是事实: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戴假发,因为它的目的与教法禁止的续发的目的不一样。”

《布哈里圣训实录注释》( 7 / 599、600 ) .

第三:

至于在洗小净的时候抹假发的问题,最好和最谨慎的做法就是在洗小净的时候把假发取下来,直接抹头,哪怕抹盖头是教法允许的行为,这是最小心的做法,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抹了盘结的头,也抹了缠巾。

至于在洗大净的时候,必须要取下假发,因为必须要把水送到全身每一处。

谢赫穆罕默德·本·萨利赫·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对是否允许女人抹盖头的教法律列有所分歧;有的学者主张不可以,因为真主命令要抹头,真主说:“你们应当抹你们的头”(5:6)如果女人抹盖头,那么她没有抹头,而是隔着盖头抹,这是不允许的;另一部分学者主张这是可以的,他们把女人抹盖头与男人抹缠巾进行类比,女人的盖头相当于男人的缠巾,在两者当中都有困难存在。

无论如何,如果有困难,比如天气寒冷、取下和缠上比较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宽松一点 ,否则,最好不要抹,在这一方面没有传来正确的明文。

如果使用指甲花(海纳)、或者发胶、或者蜂蜜等把头发盘结成一块,可以抹头,根据正确的圣训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在受戒的时候抹了盘结的头,凡是放在头上盘结头发的东西,都是属于头的一部分。这也说明在洗头的时候可以宽松一些。

根据这一点,如果女人使用指甲花(海纳)盘结了头发,她也可以抹头,不必把头发解开,也不必把指甲花(海纳)除去;假如女人在头上盘戴着头饰,也可以在上面抹头,既然我们允许抹盖头,那么这种行为更应该允许。

也许有人会说:它有一个根源,那就是戒指,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曾经戴着戒指,也许在洗小净的时候水无法进入戒指和皮肤之间,类似的东西在立法中也许是比较宽松的,尤其是关于抹头的问题,因为它的根本就是抹,而不必洗,所以把头抹一下就干净了。

缠巾、皮靴和盖头,都是在洗小净的时候可以抹,但是在洗大净的时候不能抹,其证据就是索夫旺·本·安萨里传述的圣训: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命令我们,如果我们出门旅行的时候,可以三天三夜不脱皮靴,在洗小净的时候可以抹皮靴,而在发生了坏大净的事项时不能抹皮靴。

那是因为在发生坏小净的事项时,可以在洗小净的时候抹皮靴;但是在发生了坏大净的事项时,必须要脱下皮靴洗大净,因为在洗大净的时候根本就不能抹任何东西。”。

《津津有味的解释》(1 / 239 – 242)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