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17 Jm2 1435 - 17 April 2014
158362

有的人专门在一些夜间做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做过的拜功

我最近才知道有些人在某些日子做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做过的拜功,比如在斋月的最后十夜、尊贵之夜、夜行和登霄之夜、以及在先知(愿主福安之)诞生的日子做礼拜,念《忠诚章》一遍,然后在《开端章》之后念别的章节100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先知(愿主福安之)在白天和夜间所做的拜功是众所周知的.比如:在主命拜之前和之后经常坚持做的被强调的圣行拜、夜间拜、奇数拜和上午拜(杜哈)等;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有的夜间并没有专门做礼拜,也没有努力履行宗教功修,唯有在斋月的最后十天的夜间,先知(愿主福安之)专门履行夜间拜,做夜间拜的时间很长,甚至在整个夜间或者夜间的大多数时间都做夜间拜;但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在夜间拜中没有专门诵读某个特定的章节,没有重复《忠诚章》或者其它的章节;这是大家毫无异义的圣行;谁如果仿效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行为,这就是他的圣行和指导。至于在有的夜间专门做礼拜,如夜行和升霄之夜,或者先知(愿主福安之)诞生的夜间,这是不仅没有教法依据的,而且是新生的异端行为,最好的道路就是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道路;在有的礼拜中专门重复念《忠诚章》等,也是没有教法依据的。

沙推比(愿主怜悯之)说:“经常在特定的时间集合在一起履行副功拜,在履行主命拜的清真寺里、或者在履行被强调的圣行拜的地方集体做副功拜,这是异端行为,其证据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都没有这样做过。”《伊阿提萨姆》(345—346页)

沙推比(愿主怜悯之)把集体做被强调的圣行拜认为是异端行为,因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没有这样做过,须知这些被强调的圣行拜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亲自履行的拜功,但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独自履行这些圣行拜,没有集体做圣行拜;谁如果创新一些拜功,并且鼓励穆斯林集体做这些拜功,那么更是属于异端行为,更加远离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道路。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有人在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的跟前询问:“一个人说:“夜行和升霄之夜优越于尊贵之夜。”另一个人说:“尊贵之夜优越于夜行和升霄之夜。”您认为谁说的对?”

谢赫回答:“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如果说先知夜行和升霄的夜晚比履行夜间拜和进行祈祷的尊贵之夜更优越,这是错误的,任何穆斯林都没有这样说过。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夜行和升霄之夜是确知的,在具体的某个月或者某一夜,教法也没有规定穆斯林在夜行和升霄之夜专门履行宗教功修,而尊贵之夜则不同;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也没有专门说明夜行和升霄之夜究竟在哪一夜;尽管夜行和升霄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最伟大的美德之一,教法没有在那个时间和那个地点规定专门要履行的宗教功修,在真主的启示下降的那一天和那个地方也没有专门规定要履行宗教功修;谁如果为了类似的原因而专门规定在某些时间和地点履行宗教功修,那就是“有经人”(基督教徒和犹太人)的行为,他们把“麦西哈”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时间当作履行宗教功修的时间和节日,比如诞生的日子、受洗礼的日子等。” 《归途粮秣》( 1 / 56-58 ) .

欲了解更多内容,敬请参阅(60188)和(105456)号问题的回答。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