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23 Jm2 1435 - 23 April 2014
178639

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当中有必须的(瓦直布)和可嘉的(穆斯太罕布)

我们知道使者(愿主福安之)关于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的那一段圣训。我的问题就是:如果我们对穆斯林弟兄没有履行这些义务,我们会有罪吗?也就是必须要为此而肩负罪责吗?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很多,其中有必须要履行的义务,对每个人都是必须的,假如没有做,就是有罪的;其中也有大众的义务,如果有一部分人做了,其余的人就没有罪;其中还有可嘉的义务,穆斯林不会因为没有履行那些义务而获罪。

《布哈里圣训实录》(1240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2162段)辑录:艾布·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我听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有五项:回答“祝安词”;探望病人;参加葬礼;答应邀请;回答打喷嚏的人。”

《穆斯林圣训实录》(2162段)辑录:艾布•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有六项。”有人问:“真主的使者啊,是哪些义务?”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如果你遇到穆斯林,向他说“祝安词”;如果他邀请你,就答应他的邀请;如果他要求你为他进忠言,你就奉劝他;如果他打喷嚏,然后赞颂真主,就回答他;如果他生病了,你就去探望他;如果他去世了,就去参加他的葬礼。”

伊玛目绍卡尼(愿主怜悯之)说:“穆斯林的义务指的就是应该要做的,不能放弃的行为;要么是必须的(瓦直布);要么是像瓦直布那样不能放弃的、被强调的可嘉的行为;这是伊本·阿拉比的主张;伊本·班塔利说:义务指的就是陪伴和神圣不可侵犯。”《如愿以偿》(4 / 21)

1回答“祝安词”是个人必须要履行的义务;如果是针对一伙人,就是大众义务;至于以“祝安词”开始,从根本上来说是圣行;在《教法百科全书》(11 / 314)中说:“以“祝安词”开始,是被强调的圣行,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你们应该在你们当中传播“祝安词”;个人必须要回答“祝安词”;如果是一伙人,回答“祝安词”是大众义务,如果其中的一个人回答了,则其余的人也卸去了责任;如果大家都回答了,则完成了义务,无论齐声回答或者一个一个的回答都可以;如果大家都没有回答,则全部有罪;证据就是上述的圣训。”

2 探望病人是大众义务,谢赫伊本·欧赛米尼(愿主怜悯之)说:“探望病人是大众义务。”《伊本·欧赛米尼法太瓦和论文全集》(13 / 1085);请参阅(71968)号问题的回答。

3 参加葬礼也是大众义务,请参阅(67576)号问题的回答。

4 答应邀请:如果是婚宴,按照大众学者的主张,必须要答应,除非有教法允许的理由;如果是其它的宴席,大众学者主张这是可嘉的(穆斯太罕布);但是答应邀请有一些必要的条件,欲了解详细地情况,敬请参阅(22006)号问题的回答;

5 至于回答打喷嚏的人:教法律例有所不同:在《教法百科全书》(4 / 22)中说:“伊玛目沙菲尔主张这是圣行;罕百里学派和哈奈非学派主张这是瓦直布(必须的),马力克学派主张这是大众义务,他们最著名的主张就是个人必定的义务,证据就是这段圣训:“听到打喷嚏的每个穆斯林必须要对他说:“愿主怜悯你”;最明显的主张就是:听到打喷嚏然后赞颂真主,必须要回答;《布哈里圣训实录》(6223段)辑录:艾布·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真主喜爱打喷嚏,讨厌打哈欠;谁如果打喷嚏,然后赞颂真主,那么听到的人必须要回答他。”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在艾布·胡赖勒传述的圣训中说:如果你们谁打喷嚏,然后赞颂真主,那么听到的人必须要对他说:“愿主怜悯你”。提尔密集针对艾奈斯传述的圣训而说“论打喷嚏的人赞颂真主之后必须要回答他”,这说明这是瓦直布(必须的),这是正确的主张。

提尔密集通过阿里辑录的圣训中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有六项:见面时说“祝安词”;遇到邀请时答应他;打喷嚏的时候回答他;生病的时候探望他;去世之后参加他的葬礼;喜爱他犹如喜爱自己一样。这是优美的圣训,通过艾布·胡赖勒、艾布·安优布、白拉伊和艾布·麦斯欧德传述的圣训;提尔密集通过艾布·安优布辑录的圣训: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如果你们谁打喷嚏了,就让他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让他无论如何都要说;让回答他的人说:“愿真主怜悯你。”让他再一次说:“愿真主引导你们,改善你们的情况。”《伊本·甘伊姆对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的注释》(13 / 259)

6 如果他要求你为他进忠言,你就奉劝他;这个进忠言是大众义务。

伊本·穆福利哈(愿主怜悯之)说:“艾哈迈德和他的同人们的主张就是必须要为穆斯林进忠言,哪怕他没有要求也罢;”《教法礼仪》(1 / 307)

曼俩·阿里·嘎勒(愿主怜悯之)说:“如果他要求你为他进忠言,你必须要为他进忠言;即使他没有要求进忠言,也必须要进忠言。”《钥匙的阶梯》(5 / 213)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说:“我们已经阐明这个义务不是伊本·班塔利所说的“陪伴和神圣不可侵犯”,非常明显,这个义务就是大众义务。”《法塔赫·宾勒》(3 / 113)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