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24 Jm2 1435 - 24 April 2014
192300

真主为虔诚的信士预定罪恶的哲理

这句话的正确程度如何?“如果真主意欲仆人幸福,就让他从心中看不见、从口舌中听不到自己的清廉工作的消息,却让他看见自己的罪恶,一直铭记在心,直到进入乐园。”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这是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在他的著作《两次迁移之路》中所说的话,当他说到仆人认为真主使他与罪恶之间畅通无阻,而且让他有能力去犯罪,还为他提供了犯罪的一切因素,其中有一定的哲理;假如真主意欲,一定会保护他,使他与罪恶保持距离;但是真主为了一定的哲理而让他与罪恶之间畅通无阻,只有真主彻知全部的哲理,他叙述了其中的一部分哲理,比如:让他忘记看见对真主的服从,让他忙于看见自己的罪恶,一直铭记在心;如果真主意欲仆人幸福,就让他从心中看不见、从口舌中听不到自己的清廉工作的消息,却让他看见自己的罪恶,一直铭记在心,直到进入乐园。凡是真主接受的功修,不让他在心灵中看见,也不让他自己从口头说出来。

有些先贤说:“有的仆人犯了错误,却因祸得福,最后因此而进入乐园;有的仆人做了善事,却因此而进入了火狱。”众人问:“那是怎么一回事?”他说:“犯了错误的人,一直把错误铭记在心,每当提起错误的时候,悔恨交加,向真主苦苦哀求,赶紧去抹消错误,反省自身,为真主而谦恭和低下,所以自命不凡和高傲自大的气焰销声匿迹;而做了善事的人,一直把善事铭记在心,耳闻目睹,洋洋得意,居功自傲,最终因此而进入火狱。”《两次迁移之路》(第169 - 172页)。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尽管真主憎恶违法犯罪及其行为,禁止仆人犯罪,并且以惩罚警告仆人不要违法犯罪,但是真主为仆人预定罪恶,使他与罪恶之间畅通无阻是具有哲理的,比如使仆人忘记为服从真主而履行的善功,藉此阻止仆人产生自命不凡、沽名钓誉和骄傲自大的情绪,然后让他看见自己的罪恶,以为自己的情况非常糟糕,因为真主明察他所处的实际情况,若非这样做,他一定会招致真主的愤怒,遭受真主的惩罚;真主让他对自己的状况感到恐惧,所以他害怕真主、害怕遭到真主的愤怒和惩罚,促使他服从真主、小心翼翼和谦虚谨慎,敬主守法、惶恐不安,一直如此,最终凭借真主的仁慈而进入乐园。

真主不会让他因为所犯的罪恶而进入乐园,但是真主让他凭借真主的仁慈进入乐园,为了报酬他为所犯的罪恶而敬畏和害怕真主。

艾布·奈伊姆在《首饰》(6 / 98)中辑录:善达德·本·奥斯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伟大的真主说:以我的尊严发誓,我不会让我的仆人享受两种安宁和遭遇两种害怕:如果他在现世中对我安然无惧,我会在集合所有仆人的日子里让他遭受害怕;如果他在现世中害怕我,我会在集合所有仆人的日子里让他享受安宁。”谢赫艾利巴尼在《正确的圣训》(742段)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其意思就是说真主也许会预定仆人做违法犯罪的事情,那是为了让他忏悔、敬畏、服从、收敛骄傲和自命不凡的气焰,然后回归真主;正如欧麦尔·本·阿布杜·阿齐兹的故事,他曾经是麦地那的总督,打了胡白布•本•阿卜杜拉•本•祖拜尔五十鞭,在寒冷的冬天在他的头上倒了一袋冷水,导致他在那一天去世了,然后他非常后悔,一直懊悔,自责不已,抑郁寡欢,最终因此而去世,世人皆知。

正是由于这个罪恶,使他反省自身、害怕真主、悔恨和内疚,觉得自己罪恶深重,所做的清廉的善功微不足道,于是他竭尽全力的履行善功,达到了常人难及的高品和等级。

伊本·凯希尔(愿主怜悯之)说:“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奉瓦利德的命令,打了胡白布·本·阿卜杜拉·本·祖拜尔五十鞭,在寒冷的冬天在他的头上倒了一袋冷水,然后把他绑在清真寺的门上,他就在那一天去世了,愿主怜悯他!胡白布死后,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坐卧不安,非常害怕;每当有人向他以后世的事情报喜的时候,他总是说:“怎么可能呢?胡白布在道路上等着我呢?”

在另一个传述中说:“如果不是胡白布在道路上等着我,这可是一件好事。”然后放声大哭,伤心欲绝,犹如丧子的女人一样。

如果他受到称赞的时候,他总是说:“胡白布啊!胡白布的事情怎么办!如果我从他的事情中得救了,我就平安大吉了。”

他在麦地那一直如此,直到打了胡白布,而胡白布因此去世,他就辞去职务,自此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竭尽全力的履行宗教功修,以泪洗面,这件事情就是他的一个失误和错误,但他因祸得福,积极履行善功,比如崇拜真主、以泪洗面、悲伤、恐惧、行善、公正、施舍、正义和释放奴隶等。”《始与末》(9 / 87)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