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20 Jm2 1435 - 20 April 2014
21806

在斋月的白天与妻子发生没有射精的性行为之后没有洗大净,因为不知道这是被禁止的。

我在九年之前已经结婚了。在新婚第一年的时候,我在斋月的白天与妻子嬉戏,有时会发生性行为,因为我不知道这是被禁止的事情,我当时以为只要没有射精,我的斋戒就是正确有效的。一年之后,我就没有再犯以前所做过的事情,那是为了使自己远离疑惑不清的事情。自从我结婚至今,我曾经反反复复地与妻子嬉戏,但只限于斋月的夜间和其它月份的白天或者夜间,有的时候发生没有射精的性行为,我也没有洗大净。因为我认为只要没有射精,我就不必洗大净。我希望您给与答复,须知我所犯的一切都是由于自己的无知,同时希望阐明我和妻子必须要注意的事项。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在这个问题中有两个论题:第一个论题就是封斋的人发生性行为的问题;第二个论题就是发生性行为以后没有洗大净的教法律例。

第一:封斋的人在斋月的白天发生性行为,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认为没有射精的性行为在斋月的白天不是被禁止的,所以就发生性行为,他对这个教法律例一无所知。

第二种情况:知道发生性行为是被禁止的,但是不知道惩罚。

至于第一种情况,德高望重的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说:“最侧重的主张就是:谁如果因为无知而做了坏斋的事项、或者触犯了在受戒的时候被禁止的事情、或者破坏礼拜的事项,则对他没有任何罪责,因为真主说:“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惩罚我们,如果我们遗忘或错误。”(2:286)真主说:“我已经宽恕你们。”

既然在斋月的白天与妻子发生性行为的这个人对这项教法律例一无所知,以为被禁止的性行为只是发生射精的性行为,所以他没有任何罪责。

第二种情况:如果他知道发生性行为是被禁止的,但是他不知道其中有罚赎,所以他必须要交纳罚赎,因为在不知道教法律例和不知道惩罚之间有区别,不知道惩罚不是合法的理由,而不知道教法律例是合法的理由。

因此学者们说:“假如一个人喝了醉人的东西,以为它不会醉人或者以为它不是被禁止的,那么,他没有任何罪责;如果知道它是醉人的东西,也知道它是被禁止的,但是不知道会因为喝它而受到惩罚,他就必须要受到惩罚,不能免除。”

综上所述,我们对询问者说:“只要你不知道没有射精的性行为对你是被禁止的,你就没有任何罪责,如果你的妻子也同样不知道,她也没有任何罪责。”

第二:这种行为对斋戒和礼拜的影响。

这种行为对于斋戒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没有洗大净的人,他的斋戒是正确有效的;但是没有洗大净做礼拜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在大净无效了以后没有洗大净,则他的礼拜是无效的。大多数学者主张这个人必须要还补在没有洗大净的情况下所做的所有礼拜,但是众所周知,这个人肯定会发生性行为而导致射精,所以他会洗大净。

但是他也许会不知道在洗大净的期间所出现的漏洞,所以我们对他说:“你要尽力确定漏洞的程度,要小心谨慎地还补礼拜,如果你对此一无所知,也从来未曾想过发生没有射精的性行为必须要洗大净,我们则希望你没有任何罪责,也就是你不必还补礼拜,但是你必须要向真主忏悔,祈求真主的饶恕,因为你没有向学者请教你所不知道的问题。

谢赫伊本•欧赛麦尼的著作《每月的聚会》

敬请参阅(9446)号问题的回答。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