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25 Jm2 1435 - 25 April 2014
21985

间歇的短坐是受喜的圣行。

第一拜和第三拜后,第二拜和第四拜起立前的间歇性短坐,是“瓦直布”(必须的)还是受叮嘱的圣行?

一切赞颂全归安拉。

学者们一致认为,在第一拜和第三拜的第二个叩头后,在起立之前的短坐,不属于“瓦直布”也不属于受叮嘱的圣行。此后,学者们在它是只属于普通的圣行,还是它根本就不属于礼拜的必要事项,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抑或是它只是老弱病残等有需要的礼拜者的做法?

伊玛目沙非尔和一部分圣训派的学者说:这是圣行。这也是传自于伊玛目艾哈迈德的观点之一,由布哈利和其他一些圣训学家收录,由马立克·本·侯外立斯传述,他看到圣人(安拉的称赞、祝福与平安属于他)当礼“威特尔”拜时,总是在起立前小坐。 布哈里圣训 宣礼篇(818)

但大多数的学者持不同的意见,他们中有艾布哈尼法、马立克,这也是传自艾哈迈德的另一种意见,愿安拉慈悯他们全体,这是因为在另外的一些圣训中没有这一短坐的记载,这说明记录了这一短坐的马立克·本·侯外立斯传述的那段圣训,有可能是在圣人(安拉的称赞、祝福与平安属于他)老年的时候,身体已不那麽轻便,或是因为别的原因。

持第三种观点的学者们综合了所有有关的圣训,得出的结论是:圣人(安拉的称赞、祝福与平安属于他)的短坐是在需要他这样做的时候,他们说:这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是允许的,实际上,它在任何时候都属于“姆斯台罕布”(受喜的)。其他的圣训没有对它的记载,证明不了它不属于“姆斯台罕布”,而是证明了它不是必须的(瓦直布)。

有两点更充分说明了它的受喜性:

第一:圣人的行动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人效仿他。

第二:在由艾哈迈德和艾布达悟得以良好的传述系统所收集的,由艾布哈米得·萨阿迪传述的圣训,其中有十位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对圣人(安拉的称赞、祝福与平安属于他)做礼拜的描述,他们证实了这个短坐的存在。

教法裁决常委会伊斯兰教法判例1/268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