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61: 先知(愿主福安之)向邻国的诸位国王致信


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给许多国王和首领致信,号召他们信仰伊斯兰教,我想知道他们当中有哪些人归信了伊斯兰教?他们的名字是什么?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先知(愿主福安之)奉命向全人类传达伊斯兰教,真主说:“我只派遣你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34:28)

所以先知(愿主福安之)公开宣教,首先号召周围的人信仰伊斯兰教,当一切步入正轨,局势稳定的,阿拉伯人成群结队的加入真主的宗教,先知(愿主福安之)开始向周边的国家宣教,派遣信使,给邻国的国王和首领分别致信。

《穆斯林圣训实录》(1774段)辑录:艾奈斯(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先知(愿主福安之)分别给波斯国王科斯鲁、罗马皇帝凯撒,阿比西尼亚国王“南扎什”及其他国王致信,号召他们信仰真主;以上所说的“南扎什”并非后来先知(愿主福安之)给其举行殡礼的那位“南扎什”。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在《造物主的启迪》中说:“先知(愿主福安之)给“南扎什”致信,他信仰了伊斯兰教,在他去世后为他站了殡礼;然后给他之后继位的“南扎什”致信,他是一个异教徒,没有信仰伊斯兰教。”

先知(愿主福安之)派遣阿卜杜拉·本·胡扎法致信波斯王科斯鲁,派遣迪哈耶致信罗马皇帝凯撒,派遣塞力图·本·阿姆鲁致信耶玛麦的浩泽·本·阿里,派遣阿拉伊·本·哈德拉米致信巴林的孟泽尔·本·萨瓦,派遣阿姆鲁·本·阿斯致信阿曼的哲兰迪的两个儿子杰佛尔和安巴德,派遣舒扎尔·本·沃赫布致信加萨尼的伊本·艾布·舍米尔,派遣哈推布·本·艾布·百利特尔致信科普特王麦古格斯;派遣阿姆鲁·本·伍麦叶·德姆里给阿比西尼亚国王“南扎什”致信,他归信了伊斯兰教,当他去世的时候,先知(愿主福安之)为他站了殡礼;然后给在他之后继位的“南扎什”致信。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号召他们信仰伊斯兰教和崇拜独一的真主。

敬请参阅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所著的《归途粮秣》(3 / 688--697),其中详细的叙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书信的内容以及各国王的答复。

先知(愿主福安之)写给罗马皇帝希拉克略的书信内容如下:“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由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致罗马皇帝希拉克略陛下,首先祝追随正道的人平安!我以伊斯兰的号召奉劝你,你信奉伊斯兰,你将获得平安。你归信伊斯兰,真主将赐予你双重的报酬,你若背弃正道,你就担负众臣民之罪。‘你说:奉天经的人啊!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我们大家只崇拜真主,不以任何物配他,除真主外,不以同类为主宰。如果他们背弃这种信条,那么,你们说:请你们作证我们是归顺的人。’”(3:64)《布哈里圣训实录》(7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773段)辑录。

这些国王当中只有阿比西尼亚的第一任国王“南扎什”、以及阿曼的国王和他的兄弟信仰了伊斯兰教。

若非希拉克略害怕族人伤害他的性命,担心失去王权,他差一点就信仰了伊斯兰教,其他的国王都贪恋今世生活,放弃了永恒的后世,所以他们都没有信仰伊斯兰教,最终成为失败和亏折的人。

在《布哈里圣训实录》(7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773段)中说:“希拉克略向艾布·苏福扬询问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属性和品德,以及宣传的使命之后,得知他就是真主派遣的真正的使者,他说:“如果你的话属实,他的确是先知。他将统治我这双足之下的土地。我知道他会出现,却没料想到他出自你们中间。倘若我能见到他,我一定会不怕千辛万苦地去求见;假使我在他跟前,我必定为他洗脚。”

这说明他如果迁移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跟前,难免会遭到族人的杀害,据传述:他说:“我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但是我不能那样做,假如我做了,我就会失去王权,惨遭罗马人的杀害。”在另一个传述中说:“以真主发誓,我知道他就是真主派遣的使者,但是我害怕罗马人杀害我,若非如此,我一定会跟随他。”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在《归途粮秣》(3 / 694)中说:“当希拉克略听到“南扎什”信仰伊斯兰教的消息后,他说:“以真主发誓,若非贪恋王权,我一定会像他那样做。”

贪生怕死和贪恋王权阻止他信仰伊斯兰教、以及迁移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跟前。

但是,假如希拉克略真正的理解先知(愿主福安之)给他的书信中的这一句话:“你信奉伊斯兰,你将获得平安。”并且以此衡量现世和后世的一切,假如他信仰伊斯兰教,一定会获得平安,不会遭遇他担心的那一切,但是一切顺利,唯凭真主。阿比西尼亚的国王“南扎什”信仰了伊斯兰教,仍然没有失去他的王权。

敬请参阅《造物主的启迪》(7段)圣训的解释,《穆斯林圣训实录之解释》(1773段)。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