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25 Jm2 1435 - 25 April 2014
49050

询问有关节日拜地点的问题。

我们听说,在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时代,节日的礼拜是在郊外的旷场举行的。这是因为他的清真寺无法容纳所有的礼拜者,如果某地的清真寺能够容纳所有的礼拜者,那么,在清真寺里做礼拜是最好的,因为清真寺是最尊贵的场所。这种说法正确吗?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依照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圣行,两节日的礼拜不是在清真寺,而是在麦地那城外的旷场举行的。(见伊本·盖伊目的《后世的粮秣》1/441)。

艾哈迈德·沙克尔教长(愿主慈悯他)说,学者们的观点也支持这种做法:

阿尼·哈乃菲教长在《布哈里圣训注释》(第6册,第280-281页)中说,这种观点是依据由艾布·赛尔德·呼德雷传述的圣训:“当时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在开斋节和宰牲节来到郊外的旷场,第一件事就是做礼拜,然后面向人们做演讲,进行劝诫,发布命令,人们都坐在他们的班次中,他若要派遣军队或发布命令就当场宣布,然后离开。人们始终延续着这种方式,直到麦尔宛任麦地那总督时期,我同他一起在宰牲节或是开斋节那天去做礼拜,当我们来到礼拜的旷场时,看到了由凯西尔·本·萨勒特建造的演讲台。麦尔宛要登台演讲时,我拽住他的衣服阻止他,但他甩开我登上了演讲台,在礼拜之前做了演讲。我对他说道:‘以真主发誓,你们已经改变了会礼的形式。’他说:‘艾布·赛尔德啊,你所知道的形式已经逝去了。’我说:‘以真主发誓,我所知道的要强于我所不知的。’他说:‘因为人们在礼拜以后不能静听演讲,所以我将它置于礼拜之前。’”(布哈里956、穆斯林889收录。)他说:“这段圣训证明了节日礼拜要到旷场举行,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可在清真寺中举行。”由伊本·兹亚德传自马力克,他说:“圣行是到旷场做节日礼拜,只有麦加城的人们可以例外,他们可在禁寺中礼拜。”

在《法塔瓦·印地耶》(第1册118页)中记载:“到旷场举行节日礼拜是圣行,即使大清真寺能够容纳所有礼拜者。这是学者们的普遍意见,是正确的主张。”

在《目道沃乃·迈尔威耶》(第1册171页)中传自马力克,他说:“节日的礼拜不要分在两处举行,也不要在清真寺里举行,应当像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做法那样出外到旷场举行。伊本·沃哈布传自尤努斯,伊本·沙哈布说:‘当时,真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出外到旷场举行节日礼拜,此后,各地便效仿这项圣行。’”

伊本·古达麦·罕白里在《穆额尼》(第2册229-230页)中说:“依照圣行,节日礼拜应在旷场举行。阿里(愿主喜悦他)曾命令这样做,奥扎尔和意见派的学者们认为这样做是可佳的,这也是伊本·门栽尔的主张。”

据传,沙菲尔讲:如果本地的清真寺宽敞,那么,在其中做节日礼拜是最好的,因为它是大地上最尊贵、最洁净的场所,因此,麦加城的人们在禁寺举行节日礼拜。

伊本·古达麦为他的观点拿出佐证,说道:“我们的证据是: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当时曾出外去到旷场举行节日礼拜,而放弃了他的清真寺,在他以后的继承者――哈里发们也是这样做的。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不会放弃优越的做法,而舍近求远到另外的地方做礼拜,他也不会命令伊斯兰民族放弃尊贵的事务;并且,我们受命服从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命令,效仿他的圣行,不可能我们被命令的事情是有所欠缺的,而我们被禁止的事情是完美的。没有消息传述先知曾在他的清真寺里举行节日礼拜,只有特殊原因例外。这是穆斯林学者的一致公议。各个时代、各个地区的穆斯林大众都在节日出外到旷场举行礼拜,无论他们的清真寺是宽大还是窄小。先知的清真寺是尊贵之地,但他(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却带领人们到旷场举行节日礼拜。”

艾哈迈德·沙克尔说:伊本·古达麦提到的“没有消息传述先知曾在他的清真寺里举行节日礼拜,只有特殊原因例外。”所指的是在哈克目的《姆斯台德啦克》(第1册第295页)中记载的由艾布胡莱勒传述的圣训:“一次,节日那天下起了雨,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就带领他们在清真寺里举行了节日礼拜。”哈克目本人和栽亥比认定这段圣训确凿可靠。伊本·盖伊目就这段圣训谈到:“如果这段圣训可靠的话,那么它是记载于艾布达悟德和伊本玛哲圣训集中的。”(《后世的粮秣》第1册441页) 艾勒巴尼在他的一篇名为《在旷场举行节日礼拜是圣行》的文章中认为这段圣训不可靠,并反驳了哈克目和栽亥比的观点。

伊玛目·沙菲尔在他的著作《温目》(第1册207页)中说:我们得到的这方面的知识是,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当时到麦地那的一处旷场去举行两节日的礼拜,在他归真以后各地的人们也是这样执行的,只有麦加城的人们例外,没有传述表明,曾有任何一位先辈带领麦加的居民在禁寺以外的地方举行过节日的会礼。我认为他们这样做的原因(真主是至知的),是因为禁寺是大地上最为尊贵的地点,所以他们只要有可能,就要在禁寺里做礼拜。

如果某地的清真寺在节日里能够容纳礼拜的人们,我不主张他们到其它地方做礼拜,但如果他们在其它地方举行节日的会礼,这也是无妨的。伊玛目在可以容纳众人的清真寺里带领人们举行节日的会礼,我是憎恶这种做法的。但如果因下雨等特殊原因,我会命令他们在清真寺里举行会礼,而不到旷野里去。

大学者伊本·哈吉在《麦德亥勒》(第2册283页)中说:“依照真正的圣行,两节日礼拜应在旷场举行,因为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说:‘在我的这座清真寺里礼一拜,要强过在除麦加禁寺以外的其它清真寺里礼的一千拜。’(布哈里1190,穆斯林1394)即使有这样的贵重,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还是放弃了它,而到旷场去举行节日会礼。这是强调要到旷场举行两节日会礼的明确的证据,这样做是圣行。伊玛目·马力克(愿主慈悯他)认为,在清真寺里举行节日会礼是新生异端,只有在存在特殊情况时这样做才不属异端。因为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以及他以后的四大哈里发都未曾这样做过,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命令妇女们出席节日会礼,并且命令月经的妇女和平日深居闺房女子也来参加,当时,她们中有人说道:‘主的使者啊,我们中有的人没有宽大的外衣。’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说:‘让她的姐妹们借给她一件,好使她能够参与节日的吉庆和穆斯林大众的聚会。’(布哈里324,穆斯林890)。

在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命令她们参加节日会礼的同时,命令节日会礼在旷场举行,以显示伊斯兰的征象。”

很多确凿可靠的圣训证明,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当时在郊外旷野举行两节日的会礼,这是圣行。伊斯兰早期的穆斯林一直是这样执行的,他们未曾在清真寺里举行过节日会礼,只有在因雨或其它特殊情况时才在清真寺里做会礼。

这是包括四大教法学家在内的众学者的主张,据我所知,没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只有沙菲尔(愿主慈悯他)主张在宽敞的清真寺能够容纳众人的情况下,应在清真寺做礼拜;与此同时,他并未认为在清真寺能够容纳众人的情况下,到旷野举行节日会礼有任何不妥之处,并且他曾明确表示,如果清真寺不能容纳众人,他厌恶在清真寺里举行会礼。

很多可靠的圣训、穆斯林先辈的做法,以及众学者的意见,所有这些都证明了当今在清真寺举行节日会礼的做法是新生的异端,甚至以沙菲尔的观点判断也是这样,因为在我们的国家里没有一座清真寺可以容纳它所在地区的所有人。

而依照圣行,是一个地区的男子、妇女、儿童,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心趋向于真主,团结一致,在一位伊玛目的带领下做礼拜,异口同声地赞美真主、感谢真主,虔诚地向真主祈祷,统一和谐,如同一人,他们因真主赐予他们的恩典而喜悦,互相祝贺,这样才是真正的节日。

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命令妇女也要像其他人一样参加节日会礼,没有任何人例外,甚至对于没有外衣的妇女,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也没有特许她们留在家中,而是令她们借穿别人的衣服。对于因故不能参加礼拜的妇女,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先知也命令她们当场,以便“她能够参与节日的吉庆和穆斯林大众的聚会”。

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和他的继承者们,以及他们之后的穆斯林领袖们,都是在节日会礼中先带领人们做礼拜,然后演讲,对人们进行劝诫和教诲,并命令他们在这个吉庆的聚会里不要忘记施舍。

愿穆斯林大众跟随他们的先知的圣行,体现出他们的宗教的标志,那确是他们的尊贵与愉悦之所在,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当使者号召你们去遵循那使你们获得生命的(教训)的时候,你们当响应真主和使者。】古兰经8:24。

见艾哈迈德·沙克尔对于《替勒密吉圣训集》的注释(2/421-424)。

www.islam-qa.com 伊斯兰教义问答网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