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20 Jm2 1435 - 20 April 2014
66155

宣礼者提前七分钟念了宣礼,他们就此开了斋

小区宣礼者念宣礼时,我们开了斋,七分钟后,我们又听见另一个宣礼者念宣礼。在问过小区的宣礼者后,我们方知他误认为时间到了,所以就提前念了宣礼,小区的穆斯林该怎么办?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谁认为已日落而开了斋,之后才知还没有日落,他必须还补这天的斋——这是大部分学者所持的主张。

伊本·顾大迈(愿真主慈悯他)在《穆俄尼》(4/389)中说:“这是大部分教法学家及其他学者的主张。”

有人问教法案例解答常委会:“某人因听他两个女儿说太阳已落了而开了斋,之后,当他出去礼拜时,才听见宣礼者为昏礼念的宣礼。”

答:“如果你是在日落后开的斋,不需要还补这天的斋;但如果你肯定或认为,或是怀疑是在日落前开的斋,你以及与你一起开斋的人都必须还补这天的斋,因为这实际上还处于白天。而只有真主能够改变这个事实——日落。

《常务委员教法案例解答》(10/288)

有人关于“某些人开斋后才知道太阳还未落下”之事询问学者伊本·巴兹,他说:“发生这事的人,必须坚持斋戒,直至太阳落下,他还必须还补这天的斋——这是大部分学者的主张,他不因此担负罪责。他如果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判定认为太阳已落了,而开的斋,就如舍尔巴尼月三十号白天才知道已进入斋月了的情况一样,他必须开始封斋,并且还补这天的斋——这是大部分学者的主张,他不因此担负罪责,因为当他吃、喝时并不知道已进入斋月了,“无知”使其免受罪责,但还是要还补的。”

摘自伊本・巴兹《教法案例解答全集》(15/288)

有部分学者则认为这种情况下的斋戒仍是成立的,无需还补。据传述这是穆佳黑德和哈桑的主张;伊斯哈格也是这样认为的;艾哈迈德也有这方面的传述;穆兹尼和伊本·胡宰敏也持此主张;伊斯兰学者伊本·台伊米选择这种主张;学者伊本·欧塞敏认为这是最正确的主张——愿真主慈悯他们大家。

可参阅《法塔哈・巴勒》(4/200),伊斯兰学者伊本・台伊米《教法案例解答全集》(25/231),《榭勒哈牧牧媞阿》(6/402-408)

他们的依据是:《布哈里圣训集》(1959)中收录的圣训:据黑沙穆·本·奥勒卧由法图麦由艾斯玛·宾·艾布·拜克尔·笋迪格(愿真主喜悦他俩)传述:使者(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在世时,有一次,乌云密布,我们(以为日落了)开了斋,可是过了一会儿又云消日出了。”有人就此事询问黑沙穆:“他们受命还补这天的斋戒了吗?”他回答道:“必须还补!”。迈尔迈勒说:“我听黑沙穆说‘我不知道他们还补没有。’”

黑沙穆说的“必须还补!”这是说话者的理解,并没有说:“先知(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命令他们还补。”因此,哈菲诸说:“艾斯玛传述的圣训并没有提及肯定要还补,也没有否定。”

学者伊本・欧塞敏在《榭勒哈牧牧媞阿》(6/402)中说:“他们因为无知以为太阳落下了,才致使开的斋,这不是依教法判断的,而是根据当时的情况断论的,并没有认为当时是白天(而开的斋),先知(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也没有命令他们还补。如果还补这天的斋是必须的,那它就是真主法律的判断,就一定会有记载,在没有记载,也没有从先知(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那传来对此问题的传述,就证明他们是没有责任的,是不需还补的。”

伊斯兰学者在其《教法案例解答全集》(25/231)中说:“这就证明无需还补,如果先知(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命令他们还补这天的斋戒,肯定象记载他们开斋一样对此有所记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就证明他们没有受命还补。”

如果有人说:“确有人问黑沙穆·本·奥若卧‘他们受命还补这天的斋戒了吗?’”他回答道:“必须还补!”有人说:“这是黑沙穆自己的见解,圣训并没有这样的传述,这证明他对此并不了解。据麦阿迈勒传述:“我听黑沙穆说:‘我不知道他们还补了没有。’《布哈里圣训集》是这样记载的,黑沙穆由其父奥勒卧那传述:“他们没有受命还补这天的斋。”奥勒卧比他的儿子更清楚此事。

如果你持以防万一的态度,还补这天的斋是最好的,封一天斋是件容易的事。知感真主!对所发生的这事,你们是没有罪责的。

真主至知!

www.islam-qa.com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