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24 Jm2 1435 - 24 April 2014
6653

聚礼拜的前后有无圣行拜?

聚礼的唤拜以后,人们礼两拜或四拜。然后是第二次唤拜,再以后是成拜词。在做完了两拜聚礼拜以后,人们又再礼两拜或四拜。另外,伊玛目还捧起双手祈祷,然后以手抹脸,其他人也跟随他这样做。这是否算作新生异端?如果是的话,我应该怎么做,我只是看着身边的人们这样做,而不参与其中就可以了吗? 伊玛目带领大家在礼拜以后集体做杜阿(祈祷),这样做允许吗?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聚礼日,主的使者从家里出来,登上了他的演讲台,然后唤拜员念唤拜词,唤拜以后,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随即开始了他的演讲。如果在聚礼拜之前有圣行拜,他一定会在唤拜以后告知人们,并指导他们完成,而且他自己也会做那些礼拜。但是,在先知的时代,当演讲师到来后,除了唤拜以外,没有其它事项。

所以学者们一致认为,在聚礼拜前没有特定时间和拜数的拜功。因为这样的拜功只能依靠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言行来确定,但是在圣行方面对此并没有传述,既没有言语方面的,也没有行动方面的。

这是马力克、沙菲尔和大多数圣门弟子的主张,它也是罕白里学派的著名观点。

尔拉给说:

“我没有看到三家伊玛目有聚礼拜前做圣行拜的主张。”

圣训学家艾勒巴尼注释说:

这项所谓的“圣行”在伊玛目·沙菲尔的《温目》和伊玛目·艾哈迈德的《麦萨伊勒》中均没有记载。据我所知,在其他前辈学者的著作中也没有记载。

因此,我说:

那些做这项拜功的人们,他们并没有效仿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也没有追随早期学者们的意见,而是跟随了晚辈的做法。而那些晚辈与他们一样,都是没有资格进行教法演绎的人们。那么,这类人之间的互相追随就是没有道理的了。

见《告鲁·目宾》60,374。

另外,在聚礼的第一次唤拜和第二次唤拜之间,应当给人们留足够的时间为参加聚礼做准备。而在两次唤拜之间只留出礼两拜左右的时间,就像一些地区和清真寺的做法那样,这样做是不正确的。

至于在礼拜以后,在伊玛目的带领下集体齐声祈祷的做法,伊本·欧赛悯教长已经在《教法判例》第368页中做了答复:

这是一项新生异端,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和他的伙伴们都没有这样做过。正确的做法是:礼拜者在做完礼拜以后,独自念诵传自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赞词,记念真主,并且是出声念诵。正如在《布哈里圣训集》中记载,由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他和他的父亲)传述,他说:“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的时代,人们在做完主命拜以后,高声念诵赞词。”

至于聚礼拜以后的拜功,伊本·盖伊目在《扎德·麦阿德》1/440中说:

当时,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做完聚礼拜以后,就回到他的家里,礼两拜聚礼拜的圣行拜,并命令做了聚礼的人们再礼四拜。我们的恩师伊本·泰米耶说:如果在清真寺里,就礼四拜;如果在家中礼,就礼两拜。

有很多圣训证明了这一点,由艾布达悟德收录,在他的圣训集中第1130段中记载,传自伊本·欧麦尔,他当时在聚礼拜后只要在清真寺中礼拜,就礼四拜;要是回到家里就礼两拜。

做完杜阿以后以手抹脸,这种做法并没有可靠的圣训作为依据。一些学者认为它是新生异端。 见《异端词典》(第227页)。

你不应做属于新生异端的事情,也不应参与,并应当劝说人们效仿圣行,告知他们相关的教法规定。祈求真主引导我们全体端庄的正路,真主的称赞与祝福属于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

谢赫·穆罕默德·萨利赫·穆南吉德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