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20 Jm2 1435 - 20 April 2014
68818

病血的各种情况

如果一个女人流血的日子很多,她在什么时候是患病血的女人?她怎样做礼拜?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病血的情况有三种:

第一种情况:如果在病血之前,她的月经期有确切的天数,她就必须要依照以前确切的月经期休息,把那些日子作为月经期,遵循月经的教法律例,在除此之外的日子流的都是病血,遵循病血的教法律例。比如:一个女人在每个月的月初有六天的月经,然后发生了流病血的情况,所以她就持续不断地流血,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月经就是每个月月初的六天,除此之外的都是病血,因为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法土麦•宾特•哈比什(愿主喜悦之)说:“真主的使者啊,我患病血了,一直流血而没有干净,我可以停止做礼拜吗?”。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不能停止做礼拜,那是血管里的血,并非月经的血,不过你估量你以前来月经的天数,在月经期停止做礼拜,然后洗大净,做礼拜。”《布哈里圣训实录》辑录;在《穆斯林圣训实录》中辑录: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对乌姆•哈比白说:“你估计以前来月经的天数,在月经期停止做礼拜,然后洗大净,做礼拜。”所以月经天数确切可知的患病血的女人要按照以前的月经期停止做礼拜,然后洗大净,做礼拜,不要顾虑流出的病血。

第二种情况:如果在病血之前,她的月经期没有确切的天数,她从第一次看到流血之后就持续不断地流血,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区别对待,可以把黑红色、浓粗、有异味的流血作为月经,遵循与月经有关的教法律例;把除此之外的流血当作病血,遵循与病血有关的教法律例。 比如:如果女人在第一次看到了流血,然后持续不断地流血,但是在十天中看到的是黑红色的血,在其余的日子中看到的是红色的血;或者在十天中看到的是浓粗的血,在其余的日子中看到的是稀薄的血;或者在十天中看到的是有异味的血,在其余的日子中看到的是没有异味的血;那么她的月经就是第一个例子中黑红色的血、第二个例子中浓粗的血、第三个例子中有异味的血,除此之外的都是病血。因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对法土麦•宾特•哈比什(愿主喜悦之)说:“如果是月经的血,是黑红色的,人人皆知,如果你看见这种血,你就可停止做礼拜;如果是别种颜色,你就洗大净,做礼拜,它只是血管里的血。”艾布•达伍德和奈萨伊辑录,伊本•韩巴尼和哈克目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尽管在这段圣训的传述系统和明文中有看法,学者们(愿主怜悯他们)都遵循这段圣训,事实上最应该根据大部分女人的惯例。

第三种情况:既没有确切的月经期的天数,也没有明确的区别,自从第一次看到流血之后,就持续不断地流血,血的性质都一样,或者性质混乱不清,不像是月经的血,在这种情况下要根据大部分女人的惯例,她的月经就是从她第一次看见流血开始计算,每个月六天或者七天,把除此之外的流血当作病血。比如:如果一个女人在这个月的初五第一次看见了流血,然后持续不断地流血,没有明确的区别,也无法通过颜色和气味等确定是月经的血,那么她的月经就是从每个月的初五开始计算,六天或者七天,把除此之外的流血当作病血。因为海姆奈•宾特•哲哈什(愿主喜悦之)传述: 我去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我说:“真主的使者啊!我是一个月经很多而且很严重的女人,它妨碍我礼拜和封斋,你看怎样办?”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我告诉你用上棉花,棉花能吸收血液。”我说:“我的月经用棉花还不行啊!”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可以用上布。”我说:“血太多了,布也没用,我只管让它流吧!”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那只是来自恶魔的一种打击,你可以按照真主的教训,把六天或七天当作为月经,然后你洗大净,如果你认为自己完全洁净的时候,你就做二十四天或二十三天的礼拜,而且应该封斋。”艾哈迈德、艾布•达伍德和提尔米基辑录,提尔米基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艾哈迈德传述这是正确的圣训,布哈里传述这是优美的圣训。

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六天或者七天”不是让人在其中随意选择,而是让人自己酌情处理,让她自己观察,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年龄和子宫的状况、以及接近月经的流血等事实做出决定,如果接近六天,就把月经期作为六天;如果接近七天,就把月经期作为七天。

德高望重的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的著作《关于女人月经的论述》

在她断定流出的血是月经的时候,她是来月经女的人;在她断定月经已经结束的时候,她是从月经中干净的女人,必须要做礼拜、封斋,也可以和丈夫同房。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