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 21 Jm2 1435 - 21 April 2014
70438

关于月经的教法律例

关于女人月经的教法律例有哪些?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关于女人月经的教法律例超过二十项,我们在此叙述一下特别需要的一些教法律例,比如:

第一项教法律例:礼拜;

来月经的女人禁止做礼拜,无论是主命拜还是副功拜都一样,她的礼拜是无效的,她不必做礼拜;如果她赶上了完美的一拜的时间,则她必须要履行这一番礼拜,无论她是在头时或者尾时赶上的都一样。.

头时的例子:一个女人在太阳落山之后大约做一拜的时间来了月经,她在洗大净之后必须要还补昏礼拜,因为她在来月经之前已经赶上了一拜。

尾时的例子:一个女人在太阳初升之前大约做一拜的时间从月经中干净了,她在洗大净之后必须要还补晨礼拜,因为她已经赶上了能做一拜的时间。

如果来月经的女人赶上的时间不能完成一拜,比如在第一个例子中在太阳落山之后一会儿就来了月经、或者在第二个例子中在太阳初升之前一会儿从月经中干净了,则她不必做这一番礼拜,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谁如果赶上了一番礼拜中的一拜,则他已经赶上了这一番礼拜。”(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它的意思就是谁如果没有赶上一拜,就没有赶上这一番礼拜 。

* 至于记念真主,念“泰克比尔”、“泰斯比哈”、“泰哈米德”、吃饭喝茶的时候念“泰斯密”、阅读圣训、教法和“杜瓦”(祈祷词)、念“阿敏”、听《古兰经》,则对她不是禁止的,在布哈里和穆斯林以及其它的圣训实录中辑录:在阿伊莎当来月经的时候,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把头靠在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怀中诵读《古兰经》。

在布哈里和穆斯林圣训实录中辑录:乌姆•阿屯叶(愿主喜悦之)传述:我听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让所有的少女、来月经的女人和闺阁里的妇女都出去参加节日的礼拜,让她们目睹穆斯林大众的善功和祈祷,但是来月经的女人不要进入礼拜的场地。”

至于来月经的女人如果自己诵读尊贵的《古兰经》,如果用眼睛观看、用心灵思索而没有在口中发出声音,这是可以的,比如放好《古兰经》或者有经文的牌子,然后观看经文,在心中默诵。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在《精华注释》中说:“这是允许的,其中毫无异议。”

如果来月经的女人要发出声音诵读《古兰经》,大众学者都主张这是被禁止的,不可以的。

伊玛目布哈里、伊本•哲利尔•泰百里和伊本•孟泽尔(愿主怜悯他们)主张这是允许的,他通过传述马力克和沙菲尔的旧的主张而在《发特赫•巴勒》中这样说,伊玛目布哈里评注易卜拉欣•奈赫尔的主张而说:“来月经的女人诵读经文是可以的。”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在《 伊本•泰米业法特瓦》中说:“从根本上来说,禁止来月经的女人诵读《古兰经》不是圣行,‘来月经的女人不能诵读《古兰经》,没有大净的人也不能诵读《古兰经》中的任何经文。’这是学者们一致认为的微弱的圣训。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时代,女人们也是来月经的,如果诵读《古兰经》对她们来说是被禁止的,就像她们不能做礼拜一样,则先知(愿主福安之)一定会向他的教民阐明此事,信士们的母亲(圣妻)也一定会知道此事,人们也会广泛传述;既然任何人都没有从先知(愿主福安之)传述过禁止那样做,就不能说这是被禁止的,同时也要知道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禁止此事;既然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时代来月经的女人是很多的,而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禁止此事,则确知此事不是被禁止的。”

* 我们在了解了学者们的分歧之后应该这样主张:来月经的女人最好不要高声诵读尊贵的《古兰经》,除非在需要的时候才可以,比如教授《古兰经》的老师,需要教女学生们诵读《古兰经》,或者在考试的时候,女学生需要诵读《古兰经》而完成考试等。

第二项教法律例:斋戒;

来月经的女人禁止封斋,无论是主命斋还是副功斋都一样,她的斋戒是无效的,但是她必须要还补主命斋,因为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我们曾经来了月经,所以我们奉命还补斋戒,而没有奉命还补礼拜。(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

如果女人在封斋情况下来了月经,则其斋戒已经无效了,哪怕是发生在太阳落山的前一刻也罢。如果是主命斋,她必须要还补那一天的斋戒;如果她在太阳落山之前感到月经快要来了,但是经血在太阳落山之后才流出来了,则其斋戒是正确有效的,这是正确的主张,因为在体内的经血不足为凭。因为有人向先知(愿主福安之)询问:“如果女人在梦中像男人一样梦遗了,她必须要洗大净吗?”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是的,如果她看见了梦遗的精水。”所以这个教法律例与看见精水息息相关,而不是与梦遗的感觉有关,月经也一样,只有看见经血流出来了,才能确定其教法律例,而不是凭感觉。

如果女人在来月经的情况下黎明出现了,则她在这一天的斋戒是无效的,哪怕在黎明之后一会儿她的月经干净了也罢。

如果她在黎明之前干净并且封斋了,则她在这一天的斋戒是正确有效的,哪怕是在黎明之后才洗大净也可以,与没有大净的人一样,如果在没有大净的情况下举意封斋,直到黎明出现之后才洗了大净,则其斋戒是正确有效的,因为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圣训: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斋月里,因为与妻子同房而不是梦遗的情况下在黎明以后洗大净,而封斋。(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

第三项教法律例:环游天房;

来月经的女人禁止环游天房,无论是主命或者是副功都一样,她的环游天房是无效的,因为当阿伊莎(愿主喜悦之)来月经的时候,先知(愿主福安之)对她说:“你可以做朝觐者所做的一切,但是不可以环游天房,直到你干净了才可以环游天房。”

至于其它的功修,如在索法和迈尔沃之间奔走、驻阿尔法山、夜宿穆兹代利法和米纳、射石等正朝和副朝的朝觐仪式,对她都不是被禁止的,根据这一点,假如一个女人在干净的情况下环游天房,然后在环游天房之后、或者在环游天房期间直接来了月经,则是没有任何妨碍的。

第四项教法律例:可以免去辞别天房的环游;

如果一个女人完成了正朝和副朝的所有仪式,然后在离别麦加回家之前来了月经,而且月经一直持续到离别麦加的时候,如果她没有履行辞别天房的环游而离别麦加是可以的,因为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之)传述:人们奉命在完成朝觐回家的时候要去和天房辞别,但是来月经的妇女可以免去辞别天房的环游。(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

至于正朝和副朝的环游天房,则不能免去,如果她们干净了,必须要环游天房。

第五项教法律例:在清真寺里停留;

来月经的女人禁止在清真寺里停留,甚至在节日的礼拜场地也禁止她们停留,因为乌姆•阿屯叶(愿主喜悦之)传述:我听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让所有的少女、来月经的女人和闺阁里的妇女都出去参加节日的礼拜,让她们目睹穆斯林大众的善功和祈祷,但是来月经的女人不要进入礼拜的场地。”(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

第六项教法律例:性交;

禁止丈夫与来月经的妻子性交,也禁止来月经的妻子与丈夫性交,因为真主说:“他们问你月经的﹙律例﹚,你说:‘月经是有害的,故在经期中你们应当离开妻子,不要与她们交接,直到她们清洁。当她们洗净的时候,你们可以在真主所命你们的部位与她们交接。’真主的确喜爱悔罪的人,的确喜爱洁净的人。”(2:222)“麦黑祖”就是来月经的时间和部位,也就是女人的阴户。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你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唯有性交除外。”《穆斯林圣训实录》辑录。因为所有的穆斯林都一致公决禁止与来月经的女人在阴户性交,但是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真主为丈夫允许了除性交之外的解决性欲的事情,如接吻、拥抱、肌肤相接,唯有阴户除外。最好不要在肚脐和膝盖之间相互摩擦,除非有间隔的东西,因为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我,于是我在来月经的时候穿好下身的衣服,他就与我肌肤相接。(布哈里和穆斯林共同辑录的圣训)

第七项教法律例:离婚;

禁止丈夫在妻子来月经的时候休妻,因为真主说:“先知啊!当你们休妻的时候,你们当在她们的待婚期之前休她们,你们当计算待婚期,当敬畏真主──你们的主。”(65:1)就是在离婚的时候她们可以确切面对的期限,只有在她们怀孕、或者没有发生性行为的干净的情况下休妻,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如果她在来月经的时候被休了,她就无法面对待婚期,因为她被休的月经期不能列入待婚期之内;如果她在发生性行为之后干净的情况下被休了,她所面对的待婚期也不确切的,原因就是她不知道是否会因为那次性行为而怀孕,如果怀孕了,她就要遵循怀孕的待婚期;如果没有怀孕,她就要遵循月经的待婚期;既然无法确知待婚期的种类,就禁止离婚,一直到事情明确才可以离婚。

禁止丈夫在妻子来月经的时候休妻的证据就是上述的那一节经文,以及布哈里、穆斯林和其它的圣训实录中所辑录的圣训:伊本• 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述:他在妻子来月经的时候休了她。欧麦尔(愿主喜悦之)把这件事告诉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非常气愤,他说:“让你的儿子与妻子复婚,让他挽留她,直到她干净了,然后来了月经,然后再次干净了,然后要么挽留,要么离婚。这才是真主命令你们在休妻的时候要遵循的待婚期。”

如果一个人在妻子来月经的时候休妻,则已经犯了罪恶,必须要向真主忏悔,必须要让妻子回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按照符合真主和使者的命令、教法所规定的方式休妻,等待妻子从被休的那一次月经中干净了,然后来了月经,然后再次干净的时候,如果丈夫愿意,要么挽留妻子,要么在与妻子发生性行为之前离婚。

以下三个问题是从禁止在月经期间离婚中例外的:

第一个问题:如果在与妻子单独幽会、或者接触之前离婚,则在妻子来月经的情况下可以离婚,因为在这个时候她没有待婚期,所以这种情况下的离婚没有违背真主的命令:“你们当在她们的待婚期之前休她们。”

第二个问题:如果女人是在怀孕的情况下来月经的,

第三个问题:如果是女人愿意退还钱财而要求离婚的,则在她来月经的时候可以离婚。

至于与来月经的女人缔结婚约,这是可以的,因为从根本上来说这是合法的,没有任何证据禁止这样做,但是在她来月经的情况下是否可以接触她,如果他保证不会与她发生性行为,这是可以的;否则不允许与她接触,直到她从月经中干净了才可以,以免陷入禁止的事情。

第八项律例:月经是离婚的待婚期的关键;

如果丈夫与妻子接触、或者单独幽会之后休了妻子,如果她是来月经的女人而不是怀孕的,则她必须要等待三次完整的月经,因为清高伟大的真主说:“被休的妇人,当期待三次月经。”《古兰经》(2:228);如果她是怀孕的,她生下孩子,就算守制期满,不论时间长短。因为清高伟大的真主说:“怀孕的,以分娩为满期。”《古兰经》(65:4);如果她是没有月经的妇女,或者因为她年龄大,已绝经,或者已经做了子宫切除手术等而不可能再有月经,这种妇女的守制期是三个月,因为清高伟大的真主说:“你们的妇女中对月经已绝望的,如果你们怀疑,就以三个月为她们的待婚期;还没有月经的,也是这样。”(《古兰经》65:4);如果她是因为疾病或者哺乳而停经的妇女,她就一直处于守制期,无论时间多长,一直到月经重新恢复,她的守制期就是等待三次完整的月经,三次月经干净后为守制期结束;如果她停经的原因已经消失了,如疾病痊愈了,或者哺乳期已经结束了,而月经仍然没有重新恢复,那么她的守制期就是自从停经的原因消失之后等待完整的一年,这是学者们正确的、符合教法原则的主张;如果她停经的原因已经消失了,而月经仍然没有重新恢复,那么她就像因为不明原因而停经的女人一样,女人因为不明原因而停经,那么她的待婚期是完整的一年,九个月为怀孕期(这是为了谨慎小心),三个月为守制期。

如果在缔结婚约之后、在接触或者单独幽会之前离婚,绝对没有待婚期,不必考虑月经以及其它的事情,因为伟大的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若娶信道的妇女,然后在交接前休了她们,那末,她们不该为你们而守限期。”(33:49)

第九项教法律例:澄清子宫的教法律例;

就是确定子宫里没有怀孕,这一点需要月经来证明,也需要澄清子宫的教法律例,它有几个问题,比如:如果一个人去世了,与他有夫妻之实的妻子怀孕了,则其胎儿要继承这个人的遗产;如果与他有婚约而没有发生性行为,妻子一直要等到来月经为止,或者明确她已经怀孕了;如果她明确地怀孕了,我们断定他有继承人,因为我们知道在被继承人去世的时候这个胎儿是存在的 ,如果她来月经了,我们断定他没有继承人,因为我们知道她因为来月经而确定子宫里没有怀孕。

第十项教法律例:必须要洗大净;

来月经的女人如果从月经中干净了,必须要洗大净,清洁全身,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对法土麦•宾特•艾布•哈比什(愿主喜悦之)说:“如果你的月经来了,你就放弃礼拜;如果你从月经中干净了,你就洗大净,做礼拜。”《布哈里圣训实录》辑录。

洗大净的时候必须要洗到全身各处,甚至要洗到发根,最好的方式就是圣训中先知(愿主福安之)所教导的方式:艾斯玛•宾特•舍克里(愿主喜悦之)向先知(愿主福安之)询问怎样洗月经的大净,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让她拿水与皂角去好好洗,把水倒在头上,用力揉搓,整个头部都要洗到,再倒水,再拿一块带麝香的棉花,用它好好去洗吧。” 艾斯玛说:“怎样用棉花去洗呢?” 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真奇怪呀!用棉花洗不懂吗?”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说:“用棉花擦去经血的残迹。”《穆斯林圣训实录》辑录。

不必解开发辫,除非发辫结得特别紧实,担心洗大净的水无法到达发根,《穆斯林圣训实录》辑录:温姆·赛莱梅(愿主喜悦之)传述:我说:“主的使者啊!我的头发辫得很结实,我在洗大净的时候必须要把它解开吗?”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不要解开,你只要在头上倒三捧水,然后遍洗全身,这样你就能成一个洁净的人。”

如果来月经的女人在可以做礼拜的时间当中干净了,她必须要马上洗大净,以便能够在礼拜的时间之内完成这一番礼拜;如果她在旅途当中,或者她没有水,或者她有水,但是害怕使用水会给她带来伤害,或者她生病了,使用水会加重她的病情,她可以用“土净”代替用水洗大净,一直到原因消失之后,再用水洗大净。

有的女人在可以做礼拜的时间当中干净了,却把洗大净的时间推迟到做礼拜的尾时,还说:“她在这个时间中无法完美的洗大净。”这不是她的证据和借口,因为她可以在洗大净的时候完成最起码的“瓦直布”,然后按时完成礼拜,如果有充分和宽裕的时间,再完美地洗大净。

这就是女人的月经所引起一些最重要的教法律例。

 

德高望重的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

的著作《关于女人月经的论述》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