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16: 我们在礼拜中说“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是最好的吗?


我们在礼拜的“台善胡德”中怎样说最好?我们说 “我作证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主啊,求你祝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或者我们只说 “穆罕默德”而不说“我们的领袖”?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毫无怀疑,用“领袖”描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是正确的称呼,先知(愿主福安之)不仅是我们的领袖,而且是全人类的领袖。《穆斯林圣训实录》(2278段)辑录:艾布•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在复生日,我是人类的领袖。” 《提尔米基圣训实录》(3615段)辑录:艾布•赛义德(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到了后世,我是人类的领袖,绝不骄傲;我手执颂扬的旗帜,绝不骄傲;除过阿丹之外所有的先知,都在我的旗帜之下;我是从裂开的坟墓中第一个复活的人,绝不骄傲。”谢赫艾利巴尼在《提尔米基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第二:

必须要知道的就是:所有的功修建立在顺从的基础之上,在功修中只能顺从真主的使者所规定的,而不能增加别的任何东西,这才是仆人喜爱真主的标志之一,伟大的真主说:“你说:‘如果你们喜爱真主,就当顺从我;﹙你们顺从我﹚,真主就喜爱你们,就赦宥你们的罪过。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3:31)

顺从就是像先知一样做、像先知一样说,放弃先知所放弃的事情,在先知的行为中不增加也不减少,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谁做了不属于我们教门的事情,则就是被拒绝的。”《布哈里圣训实录》(2697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718段)辑录。在礼拜的“台善胡德”中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训就是“我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在祝福先知当中传述的圣训就是:“主啊,求你祝福穆罕默德……主啊,求你赐福穆罕默德。”据我们所知,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所以在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我们的事情中不要增加任何别的东西,我们要完全顺从先知的圣行,毫无怀疑,这是最优越的行为,而违背先知(愿主福安之)引导的行为怎么会是最优越的呢?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每个聚礼日的演讲中,站在演讲台上说:“最好的语言就是真主的经典,最好的道路就是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道路。” 《穆斯林圣训实录》(867段)辑录。

有人向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询问:“在礼拜中祝福先知(愿主福安之)而说‘我们的领袖’是最好的吗?因为这是对先知的尊称,或者不要这样说是最好的,因为在圣训中没有出现这个词汇? ”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回答:“遵循圣训中的词汇是最侧重的主张,不要这样以为: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说这个词汇只是他的谦虚,他的教民在叙述先知的时候最好说这个词汇;假如这种认为是正确的,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一定会这样说,但是我们在任何一位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愿主喜悦他们)的遗训中没有看到这样的词汇,尽管他们在这一方面的传述很多。

然后他叙述了一部分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以及伊玛目沙菲尔(愿主怜悯之)的遗训,其中都没有“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然后他说:“这个问题在教法典籍中是非常著名的,其目的在于凡是叙述这个问题的所有教法学家 ,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主张中没有“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如果增加这个词汇是可嘉的行为,他们不至于不知道这一点而全部对此疏忽大意。所有的幸福就在顺从。真主至知!”

谢赫艾利巴尼在《礼拜的形式》(第153—155页)援引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的主张。

有人向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的学者们询问:“我们在礼拜中祝福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时候,在祝福易卜拉欣圣人等的词句中可以说“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吗?”

他们回答:“据我们所知,在‘台善胡德’当中祝福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祷词中没有“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也就是“主啊,求你祝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宣礼和成拜词的形式也一样,在其中没有“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给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教导了祝福先知的形式、宣礼和成拜词的形式,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这些正确圣训中没有出现这个词汇,因为所有的功修都是天启性的,不能随意增加真主没有规定的任何东西;如果在其它的地方说“我们的领袖”这个词汇是可以的,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到了后世,我是人类的领袖,绝不骄傲。”

《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法特瓦》( 7 / 65 )。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