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 18 Jm2 1435 - 18 April 2014
87779

他们反对实践圣行,并且妄言圣行使穆斯林四分五裂!

我们清真寺的伊玛目在聚礼日的演讲中说:“不应该严厉地坚持先知的圣行,因为圣行使穆斯林四分五裂,我们必须要团结统一。”他引证了一段圣训:一个乡下游牧人来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他说:“真主的使者啊,请你指示我一件工作,我实行了它,就能进乐园。” 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崇拜真主,不要以物配主,履行天命拜,完纳天课,封‘莱买丹’月的斋。”那人说“以掌握我的生命的真主盟誓,我就谨守这些功修,既不增加,也不减少。”那人走了以后,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们谁喜欢欣赏乐园的居民,那么就让他看看这个人吧!” 这种说法是正确的吗?须知我们是遵循圣行的,而他把遵循圣行的人称之为“过分严厉的人”。请你给予答复、不吝赐教,愿真主赐你幸福和吉庆!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你们的伊玛目所说的是谬论和虚妄的假话,他必须要敬畏真主,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口舌,以免因之而陷入罪恶。

先知的圣行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引导,就是他的言语和行为,圣行怎么可能使穆斯林四分五裂呢?!如果圣行使穆斯林四分五裂了,那么还有什么东西能够使穆斯林团结统一呢?!

假如那位伊玛目实话实说,他一定会这样说:“的确,圣行团结了所有的穆斯林,使一盘散沙的人们重整旗鼓,团结如一人!”

伊玛目艾布·姆祖菲尔·塞姆阿尼(愿主怜悯之)说:“逊尼派团结一致的原因就是他们通过《古兰经》、圣训和经典证据接受了他们的宗教,所以他们团结一致,互相融洽;而异端分子通过理性证据接受了他们的宗教,所以他们四分五裂、互相分歧。”

《逊尼派的胜利》第47页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团结一致的原因就是既有宗教信仰,又有实践工作,那就是按照真主命令的方式、表里如一地崇拜独一无二的真主;四分五裂的原因就是放弃了仆人奉命遵循的福分,互相党同伐异;团结统一的结果是获得真主的仁慈、喜悦和祝福,获得今世和后世的幸福,成为面容洁白的成功和得救的人;四分五裂的结果是招致真主的惩治和诅咒,成为面容漆黑的罪人,这种人与真主的使者毫无关系!”

《伊本·泰米业法太瓦全集》( 1 / 17 );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 遵循使者的圣行就会产生和睦团结,遵循合情合理的事情就会获得真知灼见,正如马力克(愿主怜悯之)说:‘如果知识稀少泯灭,粗暴无情就会随即现身增多;如果圣行销声匿迹,私心欲望就会马上肆无忌惮地盛行。’”

《驳斥相互矛盾》( 1 / 149 )

穆斯林本来就奉命要遵循圣行、仿效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言行举止,怎么能把遵循圣行的人称之为“过分严厉的人”?!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一丝不苟地遵循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行,这位伊玛目对他们的行为要怎么说呢?!他对下面这个事件的观点和断法又是什么呢?!

艾布·赛义德·胡德尔(愿主喜悦之)传述:正当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带领圣门弟子做礼拜的时候,他脱下了脚上的鞋子,然后把它放在左边;众人看到使者这样做,于是都脱掉了他们的鞋子。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做完礼拜后询问:“你们为什么都脱掉了你们的鞋子?”他们说:“我们看到你脱掉了你的鞋子,于是我们也都脱掉了我们的鞋子。”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哲百利来天使(愿主使之平安)来了,他告诉我在鞋子上有污秽物。”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如果你们谁走进清真寺,就应该看一看自己的鞋子,如果看见鞋上有污秽物,就要把它擦净,然后穿着鞋子做礼拜。”《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650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这些圣门弟子仅仅因为看到他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脱掉了鞋子,也都在礼拜当中脱掉了他们的鞋子,如果是先知(愿主福安之)颁发的命令或者禁止,他们又会怎样做呢!

第二:

诽谤遵循先知(愿主福安之)圣行的人,诬陷他们是过分严厉和激进的人,这是对他们的伤害和污蔑,真主已经警告了这样做的人,更何况这种行为与以前伤害穆斯林的多神教徒的行为如出一辙,真主说:“以信士们和信女们所未犯的罪恶诽谤他们者,确已担负诬蔑和明显的罪恶。”(33:58)真主说:“犯罪的人们常常嘲笑信士们,当信士们从他们的面前走过的时候,他们以目互相示意;当他们回家的时候,洋洋得意地回去;当他们遇见信士们的时候,他们说:‘这等人确是迷误的。’”(83:29—32)

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说:“当他们遇见信士们的时候,”就是违法犯罪的人遇见信士们的时候,“他们说:‘这等人确是迷误的。’”是迷失了正确方向的人、落伍和落后的人、一本正经的老古董、过分严厉的人等许多外号,不一而足,这些古人在我们的这个时代,以及在此之前和之后,留下了继承他们的后人;有的人对那些行善的人说:他们是反动的人,他们是落伍和落后的人;他们对坚持宗教的人说:他是过分严厉的人、一本正经的老古董、;此外他们还对使者说:他们是邪术师、或者是疯子。真主说:“他们以前的各民族也像这样,每有一个使者来临他们,他们就说:‘他是一个术士,或是一个疯人。’”(51:52)使者的继承人——宗教学者的遭遇与使者们的遭遇一模一样,他们也遭到了嘲笑,被冠以各种各样的恶名,那些宣扬异端邪说的人对坚持圣行的先贤冠以各种恶名,比如草包、把真主形象化、把真主人性化等,使一般人的人听到这些恶名之后就对他们产生厌恶之情。

《敞开门扉的聚会》(第30次聚会)

第三:

在宗教中被贬低的严厉就是把可嘉的事情(穆斯泰汗布)当作必须的事情(瓦直布),或者把憎恶的事情(麦克如哈)当作被禁止的事情(哈拉姆),先知(愿主福安之)警告穆斯林在宗教中不能过分,也不能严厉,过分和严厉的意思并不是实践圣行,而是改变圣行的教法律列,把本来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瓦直布)或者不是非法的事情(哈拉姆),过分严厉地当作必须要做的事情或者非法的事情。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解释这段圣训“你们不要对自己过分严厉,否则真主会对你们严厉;因为一伙人对自己严厉,所以真主对他们也严厉,那就是他们在教堂和修道院里的遗迹”,他说:“在这段圣训中先知(愿主福安之)禁止增加法律而过分严厉;在有的时候,过分严厉就是把宗教功修当中不是‘瓦直布’和‘穆斯泰汗布’的事情当作‘瓦直布’和‘穆斯泰汗布’;还有的时候,过分严厉就是把佳美的食物当中不是‘哈拉姆’和‘麦克如哈’的东西当作‘哈拉姆’和‘麦克如哈’;其原因就是基督教徒对自己过分严厉,真主也就对他们严厉,最后就导致了他们现在所坚持的那种“自创的出家制”。

在这段圣训中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讨厌基督教徒所坚持的那种“自创的出家制”,尽管我们当中的许多人都陷入了那种行为,无论他们怎么解释或者有没有合法的原因都一样。

在这段圣训中说明对自己严厉是真主对他严厉的开端,要么通过立法的方式,要么通过前定的方式;至于通过立法的方式:比如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他的时代看见穆斯林们到清真寺里与他一起集体做间歇拜,就担心这个宗教功修会被增加为“瓦直布”(必须的),或者当圣门弟子向先知(愿主福安之)询问一些没有被禁止的事情时,先知担心某些被询问的事情被增加为“哈拉姆”(非法的);又如已经许愿履行功修的人,必须要实践自己的许愿,而许愿本来是被禁止的行为;因某些原因而必须要履行的罚赎也一样。

至于通过前定的方式:我们经常看到或者听到某人在一些事情中非常讲究,后来遭遇了某些因素,而被迫必须要那样做或者禁止那样做,比如在小净中被恶魔蛊惑而犹豫不决的人:如果他们超越了教法,他们就受到了考验,必须要做极其困难和麻烦的事情。

《遵循端庄的道路》( 103 ، 104 ) .

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愿主怜悯之)在解释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这段圣训:“你们千万要提防在宗教中过分的行为,就是在宗教中过分的行为毁灭了你们的先民。”《奈萨伊圣训实录》(3059段)和《伊本·马哲圣训实录》(3029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在《奈萨伊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他说:“在这段圣训中,使者(愿主福安之)提醒他的民族在宗教中不要过分,并且举例说明过分就是先民灭亡的因素,因为它违背了教法,也因为它毁灭了以前的民族,可以从两个方面体会禁止过分行为的益处:

第一个方面:先知(愿主福安之)警告要提防过分行为,警告就是禁止和增加;

第二个方面:它是毁灭民族的原因,正如它毁灭了我们之前的民族那样;凡是毁灭的原因,就是被禁止的事情。

人们履行宗教功修的情况,就在两个极端和中间,有的人消极怠慢,有的人积极过分,有的人平稳中和。真主的宗教在于过分和冷淡之间,人是中正的,不能偏向这个或者偏向那个:这是应该做的,所以在宗教中不能过分和严厉,也不能轻视和漠不关心,而应该介于两者之间。

《谢赫伊本·欧赛麦尼法太瓦全集》( 9 / 367 ، 368 ) .

第四:

你们的伊玛目引证的那段圣训,是《布哈里圣训实录》(1333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4段)辑录的圣训,其正确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他错误地理解了这段圣训,假如他知道了这段圣训的各种传述和学者们的主张,一定不会像他所理解的那样引证这段圣训;在《布哈里圣训实录》中辑录了这段圣训的传述:“给他教导了伊斯兰的所有教法”,这个单词包括所有的主命,也包括所有的各种副功。

哈菲兹·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说:“他向使者询问伊斯兰”,就是询问伊斯兰的教法,他有可能询问伊斯兰的实质,之所以没有给他叙述作证词,是因为使者知道那个人也知道作证词,或者知道那个人只是想询问行为方面的教法律列,或者使者叙述了作证词,而传述者因作证词非常著名而没有叙述;至于没有叙述朝觐,要么是当时尚未被定为主命,或者传述者省略了它,作者——布哈里——在斋戒篇中辑录的圣训支持第二种主张,他通过伊斯玛义·本·哲尔法、通过其父艾布·苏海里在这段圣训中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告诉了他伊斯兰的所有教法……”所有的主命和副功都包括在其中。

他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提到了天课”,在伊斯玛义·本·哲尔法的传述中说:“请你告诉我真主给我规定的天课的主命。”他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就给他告诉了伊斯兰的教法。”这个故事的这个传述包括了许多概括的事情,其中阐明了天课的法定数额(满贯),而在另外的两个传述中没有解释这一点;五番礼拜的名称也一样,好像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在他们的跟前非常著名,不需要解说;或者这个故事的目的在于阐明:谨守所有主命的人就是得救的人,哪怕他没有履行其它的各种副功也罢……

如果有人这样问:他因为没有减少功修而成功,这是非常明确的;至于他因为没有增加功修而成功,这是怎么回事?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回答:“因为他完成了主命而肯定他会成功,那么,如果他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额外的副功,就不能说他不会成功,既然他凭借主命而成功了,则主命加上副功,他更应该获得成功!”

《法特哈·巴勒》( 1 / 108 )

我们希望那位伊玛目仔细思考这个词汇的意义“给他教导了伊斯兰的所有教法”;我们也希望他能够思索我们通过哈菲兹·本·哈哲尔转述的最后的内容,以及伊玛目脑威所肯定的事实:完成了主命之后又完成了副功的人更应该获得成功!

第五:

我们嘱咐你们必须要遵循真主和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所有命令,我们也嘱咐你们必须要实践圣行和各种可嘉的事情(穆斯泰汗布),但是不能过分和严厉,必须要通过富有哲理和优美的方式把它教授给大众,你们不能在比较宽松和有余地的事情中过分严厉地要求别人,也不能把可嘉的事情(穆斯泰汗布)当作必须的事情(瓦直布)来对待,或者严厉地抨击大众,尤其是他们当中的特殊人物,如清真寺的伊玛目、或者教律说明官(穆夫提)、或者有地位的人,请你听一下这位德高望重的学者综合性的忠告:

谢赫萨利赫·福扎尼(愿主佑护之)说:

你必须要遵循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行,必须要维护它,不要顾虑别人的非难和谴责;至于你的父母责备你坚持圣行,想让你敷衍了事的对待圣行,你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要服从他俩的意愿,尤其是如果这些圣行是必须要坚持瓦直布(必须的事情),如果事情没有达到过分严厉的程度,在穆斯泰汗布(可嘉的行为)当中也不要服从他俩;如果事情达到了过分严厉的程度,你也不应该服从他俩,但是你必须要适当中和地实践圣行、遵循圣行,不要过分和严厉,也不要怠慢和松懈,过犹不及,这就是你应该所做的。无论如何,如果真主意欲,你会获得真主的报酬;你必须要遵循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行,必须要说服责备你的人,尤其是你的父母;你必须要追随父母,鼓励他俩遵循圣行,为他俩阐明遵循圣行的益处和报酬,也许他俩就不会再反对、或者感到惊奇和诧异,也许这件工作会成为他俩坚持圣行和仿效使者的原因,你就是召人信仰真主宣教员;毋庸置疑,召人信仰真主宣教员应该首先召唤自己的亲戚和最亲近的人,而父母是你最亲近的人。

无论如何,如果你坚持圣行而没有达到过分和极端的程度,这就是可嘉的好事,你必须要持之以恒,要召唤你的父母和别人遵循圣行。真主至知!

《谢赫福扎尼法太瓦精选》( 2 / 301 ، 302 ) .

最后,可耻的严厉就是把穆斯泰汗布(可嘉的行为)当作瓦直布(必须的事情)、或者把麦克如哈(憎恶的事情)当作哈拉姆(非法的事情)、或者我们强迫自己做真主没有要求我们做的事情,对教法原则的无知之一就是破坏伟大的总则,就是穆斯林之间必须要相亲相爱,必须要共同坚持牢固的绳索,保护穆斯林的名誉不能被剥夺和诋毁,更不用说侵略、伤害和杀戮;无知的行为之一就是我们破坏了这一切,只是因为这个人坚持穆斯泰汗布(可嘉的行为),而别人不认为那是穆斯泰汗布(可嘉的行为),或者没有遵循它;甚至侵犯穆斯林的名誉或者权利,只是因为他扰乱了别人所坚持的一件事情,就因为类似的原因而对穆斯林进行卑鄙的侵略,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侨居之地和异国他乡,那该怎么办?那儿的人都把我们看作我们宗教的形象。

伊玛目穆斯林在《穆斯林圣训实录》(2812段)辑录:扎比尔(愿主喜悦之)传述:他说:我听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的确,恶魔对那些做礼拜的人在阿拉伯半岛崇拜它的事情已经感到绝望了,但是它对在他们之间进行骚扰的事情仍然满怀希望。”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 至于礼拜的形式:其标志之一就是念“泰斯密”的问题,大家对这个问题没有定论,有的人肯定“泰斯密”本身就是《古兰经》的一节经文,有的人对此持反对态度,对于诵读“泰斯密”的教法律列各持己见;双方著书立说,一部分言论纯属无知和不义,但是关于它的训词轻微;至于对类似的问题固持己见和顽固不化,则是被禁止的拉帮结派和党同伐异的标志;其原因就是偏重伊斯兰民族之间四分五裂的各种标志……,如果不是恶魔煽风点火、让每个派别宣扬各自的标志,那么,这些问题都是无足轻重的细枝末节的问题。”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一个人为了联络穆斯林大众的心灵而放弃这些穆斯泰汗布(可嘉的行为),本身就是可嘉的行为,因为在宗教中团结统一的利益远远胜于履行一件穆斯泰汗布的利益,正如先知(愿主福安之)放弃重建天房(克尔白)的想法,因为保存天房的现状有利于团结穆斯林大众的心灵;正如伊本·麦斯欧德反对欧斯曼在旅途中全礼(应该短礼),但是他仍然跟在欧斯曼的身后全礼。他说:“分歧是最坏的事情。”

《伊本·泰米业法太瓦全集》  ( 22 / 405—4079 ) .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