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70: 抹皮靴子或者袜子的期限从什么时候开始?


抹皮靴子或者袜子的期限从什么时候开始?

Published Date: 2009-12-13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学者们对于这个问题有两种著名的主张:

第一种主张:从穿上袜子之后坏小净的时候开始;

第二种主张:从坏小净之后抹皮袜子的时候开始;

艾布•哈尼法、沙菲尔、艾哈迈德和他们的同仁(愿主怜悯他们)都采取这个主张,我们只知道他们仅仅是依靠自己的主见,而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证据,因此他们的一部分同仁的主张与他们不一样,我们在下面就要说明;我们也不知道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当中的先贤与他们持同样的主张;而第二种主张就不同了,他们的证据就是正确的圣训和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的法特瓦。

至于圣行,许多圣门弟子在《穆斯林圣训实录》和四大圣训实录以及其他的传述系统中传述的正确圣训很多,比如;“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抹皮袜子。”在有的传述中说:“先知(愿主福安之)特许抹皮袜子。”又如“先知(愿主福安之)规定抹皮袜子的期限是居家的人一天一夜,出门在外的人三天三夜。”非常明确的是这段圣训作为抹皮袜子期限开始的明文,说明就是从抹皮袜子的时候直接开始,也可以作为驳斥第一种主张的明文,因为正如他们在细枝末节中所规定的那样,它的意思就是:谁在太阳出来之前做了晨礼,然后在第二天黎明的时候坏了小净,他就洗小净,并且第一次抹皮袜子做晨礼,他就在此之后不能抹皮袜子了。这就符合抹皮袜子的期限是一天一夜吗?按照被侧重的第二种主张,他可以继续抹皮袜子,直至第三天的黎明;他们还有比这个更加奇特的主张:如果坏了小净,而没有抹皮袜子,甚至坏小净之后过了一天一夜或者三天三夜(如果他是出门在外的人),抹皮袜子的期限就结束了,在此之后就不能抹皮袜子,除非重新洗小净之后再穿上皮袜子,他们禁止从这个特许中获得益处。根据这个违背圣行的主张,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因为遵循正确的证据只能违背自己学派的主张。

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在叙述了第一种主张以及持这种主张的人之后在( 1 / 487 )中说:“奥扎尔和艾布•扫尔主张:抹皮袜子的期限从坏小净之后抹皮袜子的时候才开始,这是通过艾哈迈德和达伍德的传述,也是在证据方面被选择和侧重的主张。伊本•孟泽尔选择了这个主张,他通过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讲述了类似的传述。马如迪和沙斯也通过哈桑•巴士拉传述:抹皮袜子的期限从穿上抹皮袜子的时候开始,主张期限从抹皮袜子的时候开始的人以这段圣训为证:先知(愿主福安之)规定抹皮袜子的期限是出门在外的人三天三夜。正如在前面所说,这是正确的圣训,明确无误地说明抹皮袜子三天,这只能是说明抹皮袜子的期限。因为沙菲尔(愿主怜悯之)说:“如果在居家的时候坏了小净,在出门在外的时候抹皮袜子,那么就要按照出门在外的人的期限抹皮袜子。”他把这个教法律例与抹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同仁以哈菲兹•噶西姆•本•宰科里亚通过索夫旺传述的圣训为证“从坏小净到另一次坏小净”,这是未曾确定的、陌生的增加和类比。

我(艾利巴尼)说:“上述的类比,如果其正确性是可以接受的,则接受它并以之作为证据的条件就是不能违背圣行;而事实上正如你所见,它是违背圣行的,所以不值一顾,因此人们说:‘知道了正确的圣训,个人的主见就无效了; 真主的河流来临了,要塞的河流就无效了’。何况它也违背了正统哈里发欧麦尔•本•汗塔布的主张,当正确的圣训与欧麦尔•本•汗塔布的主张不一样时,我知道跟随者会说坚持正确的圣训,正如在关于三次休妻的主张一样,那么在欧麦尔•本•汗塔布的主张与圣行相符合的时候,为什么不坚持他的主张呢?阿卜杜•冉扎格在《姆算尼夫》(  1 / 209 / 807) 中通过艾布• 欧斯曼•奈海迪传述:我来到赛尔德和伊本•欧麦尔跟前,他俩向欧麦尔争执抹皮袜子的问题,欧麦尔说:“抹皮袜子就是从抹的时候开始一天一夜。”我说:“这个传述系统是正确的,符合布哈里和穆斯林的条件,它明确地说明抹皮袜子的期限就是从抹的时候开始一天一夜。据我们所知,这是所有圣门弟子传述的圣训的表面意思,包括阿卜杜•冉扎格和伊本•艾布•筛柏在《姆算尼夫》中所辑录的圣训,比如来说,我可以叙述一下伊本•艾布•筛柏通过阿穆尔•本•哈里斯在 ( 1 / 180  )中传述的圣训:他说:‘我和阿卜杜拉一起去麦达因,他就抹了皮袜子三天,而没有从脚上脱下来。’这个传述系统是正确的,符合布哈里和穆斯林的条件。先贤的遗训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训是完全一致的,就像我们所叙述的这样,你只要坚持圣行,如果真主意欲,就是遵循正道的人。”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所著的《对抹皮袜子教法律例的完美解答》(第89和90页)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