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3: 庆祝阿舒拉日或者在那一天举办哀悼会的教法律列


人们在阿舒拉日抹黑眼圈、洗大净、染指甲、互相握手、做各种谷物的稀粥、表现出兴高采烈的样子,诸如此类的行为的教法律列是什么?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正确圣训中是否提到了这一方面的事情?如果在正确的圣训中没有提到这一切行为,是否意味着这一切行为都是异端?还有的人举办哀悼会、表现出忧伤和伤心的样子,哀悼逝者、嚎啕大哭、撕扯衣领等,这些做法是否有教法证据?

Published Date: 2017-09-23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有人向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询问了这个问题,他回答说:“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养育之主;在这一方面没有来自先知(愿主福安之)和圣门弟子的正确的圣训,包括四大伊玛目在内的任何一位伊玛目都没有认为这是可嘉的行为(穆斯太罕布);著名的学者们也没有辑录过这一方面的圣训,没有通过先知(愿主福安之)、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传述正确的、或者微弱的圣训,在所有的圣训实录、圣训经和传述系统(木斯奈德)中没有辑录相关的圣训,在最优越的那几个时代里谁也不知道关于这一方面的圣训。

但是,后辈的一些人传述了相关的许多圣训,比如他们说:谁如果在阿舒拉日抹黑眼圈,他在那一年中不会患眼疾;谁如果在阿舒拉日洗大净,他在那一年中不会得病等。他们也传述了在阿舒拉日礼拜的诸多优越性,他们说:在阿舒拉日,阿丹圣人向真主忏悔,努海圣人的船停泊在朱迪山上,优素福圣人回到叶尔孤白圣人的跟前,易卜拉欣圣人从火中得救,并且为伊斯玛仪圣人用羊赎身等等。他们伪造圣训,假借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义而说:“谁如果在阿舒拉日改善家人的情况,真主就会改善他一年的情况。”

然后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论述了伊拉克的土地上的两伙迷误的人,他们都在库法,他们标新立异,把阿舒拉日当作他们的节日。一伙人就是“拉菲朵派”,他们表面上向圣裔表示忠诚,实际上他们是叛教的无神论者、无知者和追随私欲者。另一伙人是“纳随柏派”,他们因为所发生的一切纷争和灾难而憎恶阿里和他的追随者。在《穆斯林圣训实录》中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在塞基夫族中将会出现一个骗子和杀人狂。”

这个骗子就是塞基夫族的穆赫塔尔·本·艾布•奥贝德,他表面上显示出对圣裔的忠诚,援助他们,杀死了伊拉克的埃米尔欧拜杜拉·本•齐亚德,因其组织小分队杀害了侯赛因•本•阿里(愿主喜悦之),然后他原形毕露,谎言连篇,并自称先知,妄言哲百利来天使为他而降临了,甚至他们对伊本•欧麦尔和伊本•阿巴斯也说了这一件事情。他们对伊本·欧麦尔说:“穆赫塔尔•本•艾布•奥贝德自称有天使降临他。”伊本·欧麦尔说:“是啊,真主说:“我告诉你们,恶魔们附在谁的身上,好吗?恶魔们附在每个造谣的罪人身上。”(26:221--222)。他们对伊本·阿巴斯说:“穆赫塔尔妄称他受到了启示。”伊本•阿巴斯说:“是啊,真主说:“恶魔必定“启示”他们的朋友,以便他们和你们争论;”(6:121)。

至于杀人狂,则是塞基夫族的哈查吉•本•优素福,他背离了阿里和他的同伴,他是“纳随柏派”,而前者穆赫塔尔是“拉菲朵派”,此人谎言连篇,背叛宗教,甚至自称先知。

当侯赛因•本•阿里(愿主喜悦他俩)在阿舒拉日被残暴和不公正的一伙人杀害的时候,正是这两派人库法兴风作浪,党同伐异;真主让侯赛因成为烈士,这是对他的款待,犹如真主款待了许多圣裔,使他们成为了烈士一样,比如哈姆宰、哲尔发和阿里等,真主让侯赛因为教捐躯,以此提升了他的品级,提高了他的等级,他和他的哥哥哈桑是乐园里青年人领导;须知,获得崇高的地位必须要通过考验,正如有人向先知(愿主福安之)询问:“哪一种人经受的考验最严峻?”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历代先知,然后是清廉的人,然后以此类推,每个人根据他的宗教程度经受考验,如果他的宗教越坚定,经受的考验越大;如果他的宗教越软弱,经受的考验越轻;信士会一直不断的经受考验,最终他在地面上行走的时候,身上没有一个过错。”《提尔密济圣训实录》以及其它圣训集辑录。

哈桑和侯赛因获得了来自真主的崇高的地位,但是他俩没有经受他们的先辈经受过的考验,他们都出生在伊斯兰教强盛的时代里,接受了尊严和高贵的教育,穆斯林大众尊重和款待他俩,先知(愿主福安之)去世的时候,他俩尚未达到明辨是非的年纪,真主赐予他俩的恩典之一就是让他俩经受圣裔经受过的考验,犹如真主考验比他俩更加优越的人一样,阿里·本·塔里布比他俩更加优越,他被人杀害而成了烈士,侯赛因惨遭不幸,在穆斯林大众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奥斯曼(愿主喜悦之)被人暗杀,也是导致穆斯林大众动荡不安的最大原因之一,伊斯兰民族因为他而四分五裂,一直到今天。所以在圣训中说:“谁如果从我的去世、坚韧的哈里发被人所杀和骗子(旦扎里)这三件大事中幸免于难,那么,他已经得救了。”

然后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哈桑的一部分传记和公正,他说:“然后他就去世了,获得了真主的款待和喜悦;许多人纷纷而起,向侯赛因写信,并承诺如果他起来主事,他们会援助他,与他互助合作,但他们不是一言九鼎的人,当他派遣他的堂兄去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破坏了盟约,他们与承诺要保护他,与他一起作战的人沆瀣一气,倒打一耙。

具有真知灼见和喜爱侯赛因的人,比如伊本·阿巴斯和伊本•欧麦尔等劝他不要去见他们,也不要接受他们的建议,他们认为他去见那些人是没有好处的,也不会有令人高兴的结果,事实果然如他们所说,真主的命令是无法抵御的。当侯赛因(愿主喜悦之)来了,看到情况发生了变化,要求他们让他返回,或者驻守边疆,或者到他的堂兄叶济德的身边,他们都推三阻四,一直到他沦为阶下之囚,互相搏斗,他最终惨遭杀害。

那些与他在一起的人,被人迫害致死,也成为了烈士;真主以烈士的品级提升了他,让他追上了冰清玉洁的圣裔,同时贬低了迫害他和侵犯他的那些人,使他们的罪行暴露无遗。所以产生了无知的、迫害他人的一伙人:要么是阳顺阴违是无神论者,要么是为所欲为的迷误者,他们表现出忠于他和忠于圣裔的样子,把阿舒拉日当作哀悼、忧愁和嚎啕大哭的节日,表现出蒙昧时代的行为:打自己的脸颊、撕裂衣服的领口、宣传蒙昧时代的言论,真主和他的使者命令穆斯林在遇到不幸的时候必须要忍耐、寻求真主的报酬、并且念“回归词”(我们属于真主,我们将归于真主)。

正如真主说:“你当向坚忍的人报喜。他们遭难的时候,说:“我们确是真主所有的,我们必定只归依他。”这等人,是蒙真主的护佑和仁慈的;这等人,确是遵循正道的。”(2:155—157)在正确的圣训中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谁打自己的脸颊、撕裂衣服的领口、宣传蒙昧时代的言论,他不是我的教民。”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我与嚎啕大哭的女人、剃光头发的女人和撕裂衣服领口的女人毫无关系。”

 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嚎啕大哭的女人如果在去世之前没有忏悔,她在复生日被复活的时候,穿着燃烧的火裙和沾满癞疮的污衫。”在《木斯奈德圣训经》中通过法图麦·宾图·侯赛因,通过她的父亲侯赛因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只要一个人遭遇了灾难,后来他想起了灾难,即便年代久远也罢,他随即念了“回归词”(我们属于真主,我们将归于真主),那么,真主一定会赐给他像遭遇灾难的人在遭难之日一样的报酬。”这是真主对信士们的款待,侯赛因等人的灾难,如果在长时间之后记起了,信士应该念“回归词”,遵循真主和使者的命令,就会获得像遭受灾难的人在遭难之日一样的报酬。

如果真主命令人们在刚刚遭受灾难之际要忍耐,追求真主的报酬,时间久远的灾难更不用说了,但是恶魔粉饰了迷误者和偏斜的人们的行为,他们把阿舒拉日当作哀悼日,在那一天又哭又喊,吟诵伤感的诗歌,讲述充满谎言的故事,其中仅存的诚实只是为了重新引起人们的悲伤,故步自封,顽固不化,挑起仇恨和战争,在伊斯兰教的人民之间制造矛盾和灾难,把它作为侮辱先贤的手段,这个世界上谎言和灾难数不胜数,但是伊斯兰教的各派别所知道的谎言和灾难,以及与异教徒沆瀣一气,共同对付穆斯林的行为,与这个迷误的、不义的派别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他们比离经叛道的“出走派”(哈瓦利吉派)更加邪恶。先知(愿主福安之)针对那些人而说:“他们杀戮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对崇拜偶像的人置若罔闻。”

这些人与犹太人、基督徒和多神教徒沆瀣一气,共同对付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后裔和穆斯林民族,他们与土耳其人和鞑靼人当中的多神教徒狼狈为奸,进行杀戮、俘虏和破坏家园,迫害巴格达等地的圣裔、使命的根源阿巴斯的儿子等信士。这些人对穆斯林的伤害和罪恶行为罄竹难书,即便是能言善辩的人也无法一一统计。有的人反对他们,要么是支持侯赛因和圣裔的有偏见的“纳随柏派”,要么是无知之人,他们以暴易暴、以恶制恶、尔虞我诈、你不仁我不义、用异端邪说对付异端邪说,他们在阿舒拉日的欢乐和高兴的仪式中留下了他们的影响,比如抹黑眼圈和染颜色,增加家人的花费和开支,烹饪平时难得一见的食物等庆祝节日的行为,所以他们把阿舒拉日当作值得高兴和庆祝的节日。

另一派人把那一日当作抒发悲伤和忧愁的哀悼日,那两派人都错了,超越了圣行,“拉菲多派”的目的更为恶劣,他们更加无知,更显得不义,而真主命令人们要公正和行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你们在我之后的有生之年,将会看到许多分歧,所以你们要坚持我的圣行、以及我之后的正统哈里发的圣行,你们要坚持它,要用大牙紧紧地咬住它,你们要谨防新生事物;凡是异端,都是迷误。”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和他的正统哈里发都没有在阿舒拉日规定这些行为,没有规定痛苦和悲伤的仪式,也没有规定高兴和快乐的仪式;当先知(愿主福安之)来到麦地那的时候,发现犹太人在阿舒拉日封斋,他问:“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真主在这一天从淹没中拯救了穆萨圣人,所以我们在这一天封斋。”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我们比你们更应该跟随穆萨圣人。”于是他自己封斋,并命令人也封斋。古莱氏人在蒙昧时代尊重这一天的封斋。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人们封斋的一天就是那一天,他是在伊斯兰历三月来到麦地纳的,到了第二年,他在阿舒拉日封斋,并命令人们也封斋,然后在这一年的九月份规定了主命的斋戒,阿舒拉日的斋戒被废止了。

学者们曾经争执不休的问题是:“在那一天封斋是必须的义务(瓦直布)吗?或者是可嘉的行为(穆斯太罕布)?有两种著名的观点,而最正确的主张:这是必须的义务(瓦直布),在此之后,在那一天封斋的人,也把那一天的斋戒当作可嘉的行为(穆斯太罕布),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命令穆斯林大众在那一天封斋,但他说:“这是阿舒拉日,我在这一天封斋了,谁愿意封斋,他可以封斋。”他说:“阿舒拉日的斋戒能够罚赎一年的过错,阿拉法特日的斋戒可以罚赎两年的过错。”当使者(愿主福安之)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中听到犹太人把阿舒拉日当作节日的时候,他说:“如果我能够活到明年,我一定要在第九日封斋。”

一定要与犹太人保持不同,不能像他们一样把阿舒拉日当作节日,许多圣门弟子和学者都在阿舒拉日不封斋,也不认为在阿舒拉日封斋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泰罕布),而且讨厌单独在那一天封斋,这是来自一部分库法人的传述,也有的学者认为在阿舒拉日封斋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泰罕布);正确的主张就是:在第九日和阿舒拉日(第十日)一起封斋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泰罕布),因为这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最后的命令,他说:“如果我能够活到明年,我一定要在第九日和第十日一起封斋。”这是对一部分圣训的解释,也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行。

至于其他的事情:比如烹饪平时难得一见的食物,无论是粮食或者其它的豆类、或者更换新衣服、增加开支和花费、或者在那一天购买一年的用品、或者履行特殊的宗教功修,比如阿舒拉日专门的礼拜,或者有目的的宰牲、或者把宰牲节的肉贮存起来,在那一天和各种谷物一起熬粥,或者抹黑眼圈和染颜色,或者洗大净、互相握手、互相访问,或者访问清真寺和一些场所等等,这一切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异端,这不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制定的,也不是他的继任者(哈里发)制定的,穆斯林的任何一位伊玛目都没有认为那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泰罕布),无论是马力克、扫尔、莱斯·本·赛尔德、艾布·哈尼法、奥扎尔、沙斐仪、艾哈迈德·本·罕百利、伊斯哈格·本·拉哈维等穆斯林的伊玛目和学者,都没有制定过那些行为。伊斯兰教基于两个原则:我们只崇拜真主;我们按照真主规定的方式崇拜,不能按照异端的方式崇拜。真主说:“故谁希望与他的主相会,就叫谁力行善功,叫谁不要以任何物与他的主受同样的崇拜。”(18:110)。”

清廉的工作就是真主和使者喜爱的,也是教法规定的和圣行,所以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在祈祷中说:“主啊,求你使我的所有工作成为清廉的,使之成为专门博取你的喜悦的,不要让任何人在其中分享。”这是从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的著作《最大的法特瓦》(第五册)中概述的内容。真主是指引最端庄的道路的主宰。

真主至知!

谢赫穆罕默德·萨利赫·穆南志德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