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80: 莱阿依布(愿望,求愿)拜属于异端


莱阿依布拜是圣行吗?鼓励礼这种拜功吗?

Published Date: 2011-06-11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莱阿依布的拜是出现在赖洁布月中的异端行为之一,指的是在赖洁布月(伊历七月)的第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昏礼和霄礼之间礼的拜,在这之前还要封星期四(赖洁布月的第一个星期四)的斋戒。

这个拜功最早是在伊历八十四年新创于耶路撒冷的异端行为。没有任何传述先知(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礼过这样的拜功,也没有任何一个圣门弟子这样做过。无论优秀的先贤,还是著名的大伊玛目都没人礼过这种拜功,就凭这点就可以证明这是受谴责的异端,而不是受赞许的圣行。

学者们一再提醒要警防诸如此类迷误的异端。

脑威(愿真主慈悯他)在《麦吉姆尔》(3/548)中说:“这种拜功被称为莱阿依布拜,它就是在赖洁布月的第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昏礼和霄礼之间所礼的十二拜,以及在舍尔巴乃月中旬所礼的一百拜夜间拜,这两种拜功都是新生的异端,都是丑陋的恶行。不要因为在《心灵的食量》和《信仰复兴学》的书中提到了它俩,或有关它俩而提到的圣训所欺骗,那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的;更不要让部分对这两种拜功的断法混淆不清的伊玛目,杜撰几页纸声称它俩属于嘉行而欺骗。的确,谢赫伊玛目艾布穆罕默德・阿布杜莱哈曼・本・伊斯玛依赖・艾勒穆甘德斯在其最为经典,最有价值的著作《昂贵》一书中指出了这两种拜功都是无效的。祈求真主慈悯他。”

脑威在《穆斯林圣训集注解》中说:“真主咀咒那些新创异端者,这是罪恶的异端,是导致迷误、愚昧的异端,这其中的罪恶是显而易见的。关于这些异端很多学者都著有相当有价值的著作,其中阐明了这些异端的丑陋性、迷误性,其中引证了它的丑陋性、破坏性和迷误性的证据不计其数。”

伊本・阿比待伊在他的《注解》(2/26)中说:“在《百海勒》中记载道:‘由此可知,赖洁布第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人们集体礼的莱阿依布拜是可憎的,它是一种新生的异端。’

学者奴仑・蒂尼・麦戈迪斯的著作《拒绝莱阿依布的盾牌》中详细叙述了四大教法学派以及历代和近代的学者们对这种拜功的看法。

有人问伊本・哈吉勒・海逸太密(愿真主慈悯他):“是否允许礼莱阿依布拜?”学者答道:莱阿依布拜如人们所知的刻意在舍尔巴乃月中礼的夜间拜一样是可憎的,受谴责的,丑恶的。有关这方面的圣训都是杜撰的,无论是单独礼还是集体礼都是受憎恶的。

摘自《大型教法案例解答集》(1/216)

伊本・哈吉・马利克在《麦德海日》(1/294)中说:“人们在赖洁布月份新创的异端之一就是:第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清真寺或礼拜的场所(即不礼主麻拜的小清真寺)礼莱阿依布拜。他们所做的是异端,他们就像法律中规定的拜功一样由伊玛目领着在清真寺礼这种拜功……。马利克(愿清高的真主慈悯他们)学派认为莱阿依布拜是可憎的,因为值得我们效仿的先贤们(愿真主喜悦他们)没有任何人礼过这样的拜功。

伊斯兰的学者伊本泰怡米耶(愿真主慈悯他)说:在特定的时间内,礼特定的拜数,诵读特定内容的集体拜功,如赖洁布月第一个星期五礼的莱阿依布拜,赖洁布月上旬礼的一千番拜,舍阿巴乃月中礼的夜间拜,赖洁布月27日晚礼的夜间拜等等,伊斯兰的伊玛目们一致公决这些都是教门中所不允许的,只有愚昧无知的异端新创者才会礼这些拜。如果允许人们在教门中新创异端,肯定会导致伊斯兰的法律面目全非。”

摘自《教法案例解答大全》(2/239)

有人关于这个问题问伊斯兰的学者伊本泰怡米耶(愿真主慈悯他),他说:“无论是真主的使者(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还是圣门弟子、再传弟子、穆斯林的伊玛目们,没有任何人礼过类似这种的拜功,也不曾鼓励礼这种拜;无论是真主的使者(愿真主祝福他,并使他平安),还是先贤、大伊玛目没有任何人说过这个夜晚有什么特殊的贵重性。学者们一致认为有关这方面的圣训都是杜撰的,因此说这是可憎的,不是佳行。”

摘自《教法案例解答大全》(2/262)

《教法大全》(22/262)在记载道:“哈尼法学派和沙菲尔派都认为以特殊的方式或特定的拜数,刻意在赖洁布月第一个星期五礼的莱阿依布拜以及舍阿巴乃月中礼的夜间拜都是丑陋的异端。”

艾布・法勒吉・本・焦瑞说:莱阿依布拜是对真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的造谣,是杜撰的圣训。他从多方面阐明了它们的异端本质及可憎性,如圣门弟子、先贤及他们的前人对此怎么会没有任何记载呢?为何400年后这种新生的异端才诞生呢?”

www.islam-qa.com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