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8: 精液和欢水的区别。


有时早上醒来,我会发现内裤上有湿的痕迹。这不是由于梦遗或不知觉的排尿所致,因为我经常会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欢水或一些粘稠的液体流出,很多时候我清洗内衣裤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曾在一本书上读到,如果在体液中不含精子,只是欢水,那么在要做礼拜的时候,就不必大净,只洗小净即可。若是这种情况,我们是否要清洗被沾染的衣服?我注意到,当我遇到一些紧迫的情况时,也会出现这样的欢水,尽管我避免了一切会引起分泌欢水的外因。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项区别:性状上的区别。

精液:男子的精液稠而白;妇女的精水黄而稀。

对此描述的来源是由温姆·赛利目(愿主喜悦她)传述的一段圣训。她曾就妇女如同男子般梦遗的事情向先知询问,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回答说:“如果妇女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应当做大净。”温姆·赛利目害羞地问道:“那样的事情会出现吗?”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说道:“若没有的话,孩子又怎会像似他的父母呢?男子的精水稠而白,妇女的精水稀而黄。哪一方占上峰或抢先,孩子就会像似哪一方。”(收录于两圣训真集,《穆斯林圣训集》469)

伊玛目·瑙威在《穆斯林圣训集注释》(3/222)中对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所说“男子的精水稠而白,妇女的精水稀而黄”解释道:这是阐明精液性状的重要原则。这是健康状态下,也是常规情况下的性状。学者们讲:健康状态下男子的精液是白色、粘稠的,出于性欲,一股一股的射出,射精过程中有快感。射精后性欲会消退。精液的气味与椰枣树花序的气味相似,这种气味近似于面团的气味。

精液可能会由于一些原因而改变其颜色,如:由于疾病而使精液变得稀而黄,或者无快感的流出;或由于性事频繁使得精液的颜色变红,呈血水状,甚至可能出现鲜血样。

精液的特征有三点:一,伴有欲望和快感,并在射精后性欲减弱。二,如前所述,精液的气味与椰枣树花序的气味像似。三,分一次或多次射出。具有以上其中任何一项特征,都可以确定为精液,而并不需三项特征俱全。不存在以上特征的,就不能将其断为精液。以上所讲,都是就男子的精液而言。至于妇女的精水,则是稀而黄,身体较强壮的妇女的精水,也可能发白色。可以从以下两项特征中的任何一项辨别妇女的精水:一,气味如同男子精液的气味。二,伴有快感,事后性欲减弱。

至于欢水,其为白色粘液,在产生性交的意念或欲望时出现。不伴有快感,不是射出,也不会因其流出而减弱性欲。男女都会有欢水,而妇女出现的情况要多于男子。(见伊玛目·瑙威的《穆斯林圣训集注释》3/213)

第二项区别:二者出现后处理上的区别。

射精后须大净,无论是清醒状态下由于性交或是其它原因,还是梦遗。

而出现欢水则只需做小净。教律方面相关的依据是:阿里·本·艾比·塔利布(愿主喜悦他)曾说:“我曾是欢水较多的人,因此我让米格达德就此事去询问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主的使者答曰:应当做小净。”(被收录在两圣训真集中,这段的词句出自《布哈里圣训集》)伊本·谷达麦在《穆额尼》(1/168)中讲到:伊本·门兹尔说:“学者们一致认为,大小便、欢水、下气,都坏小净。”

第三个区别:洁净与污秽方面的区别。

依照最为正确的观点,精液是洁净的。证据是:圣妻阿伊莎(愿主喜悦她)曾说:“当时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清洗衣服上的精液,然后穿着它去做礼拜,我还能看到衣服上清洗的痕迹。”(收录于两圣训真集中)在《穆斯林圣训集》中有这样的传述:“我曾将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衣服上的精液搓掉,然后他穿着它做礼拜。”另一传述:“我曾用指甲刮掉他衣服上已经干了的精液。”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只用小棍等物擦一擦衣服上尚湿的精液,而并未用水清洗它。正像在伊玛目·艾哈迈德收录的《穆斯奈德》(6/243)中记述的那样,阿伊莎(愿主喜悦她)说:“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曾用艾兹赫尔树的根茎擦去衣服上的精液,然后穿着它做礼拜。若精液已干,就将其从衣服上搓掉,然后穿着它做礼拜。”(伊本·胡宰麦收录在他的圣训集中,艾勒巴尼在《伊尔瓦》1/197中将其列为优良可靠的圣训)

至于欢水,则是污秽。前面提到的由阿里传述的圣训可以为证。另外,在来自于他的多个传述中,先知(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命令在出现欢水后,清洗阴茎和阴囊(两个睾丸处),并做小净。正如艾布·阿瓦乃在他的圣训集中所记述的那样。伊本·哈吉尔在《太赫里斯》中说:这个传述系统没有可指摘之处。因此,欢水坏小净,并须清洗阴茎和阴囊两睾丸处。

衣服沾染了精液或欢水

依照精液为洁净的说法,若衣服上沾染了精液,其不受污染。穿其做礼拜也是无妨的。伊本·谷达麦在《穆额尼》(1/373)中说:“即使我们认为精液是洁净的,但最好将其从衣服上搓擦掉,若没有搓掉而穿着它做礼拜,拜功也是有效的。”

若衣服沾染了欢水,清洗有困难的话,可以将水喷洒在衣服上即可。证据是:在《艾布·达伍德圣训集》中收录的,由赛赫勒·本·哈尼夫传述,他说:“我出现欢水的现象比较严重,我曾因此做大净的次数很多。后来,我就此事询问主的使者(真主的称赞、祝福与安宁属于他),他说:‘你做小净就可以了。’我问,主的使者啊,衣服上沾染了欢水怎么办呢?他说:‘你将一捧水洒到衣服上你认为被欢水污染的地方即可。’”此段由提勒米吉收录,他说:“这是一段确凿可靠的圣训。还有穆罕默德·本·伊斯哈格在关于欢水问题上传述的同样的圣训。”

《图哈发图·艾哈沃兹》(1/373)的著者说:“这段圣训证明,当欢水污染了衣服后,只需将水洒在上面即可,并非必须清洗。”真主至知。

谢赫·穆罕默德·萨利赫·穆南吉德

伊斯兰教义问答网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