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24 Jm2 1435 - 24 April 2014
43458

可以从先知(愿主福安之)因为法土麦(愿主喜悦之)的恼怒而恼怒中得出结论: 法土麦是不犯错误的吗?

“拉菲多派”的一部分人制造了一个难题,他们说法土麦(愿主喜悦之)是不犯错误的,他们的证据是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法土麦是我的一部分,谁惹怒了她,就已经惹怒了我。”他们说:既然法土麦(愿主喜悦之)的恼怒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恼怒,而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恼怒是真主的恼怒,所以法土麦(愿主喜悦之)不会为了虚伪之事而恼怒,也就是说她是不会犯错的,怎样回答他们的这个疑难问题?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拉菲多派”是一伙善于诡辩的人士,他们经常引起许多无谓的疑惑,夸大疑惑使之变成所谓的事实,然后抛在老百姓的面前,以此与他们争辩;但是真主使一些学者精通宗教,明察各种疑问,他们肯定会揭露这些人的疑惑以及他们证据的软弱无力,包括询问者刚才所提到的这个疑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回答这个疑惑:

第一: “拉菲多派”通过这段圣训求证,他们引用询问者所叙述的这种推理,他们最后的目的在于攻击艾布•百克尔(愿主喜悦之),因为艾布•百克尔曾经惹怒了法土麦,当时他阻止法土麦(愿主喜悦之)要求分享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遗产,如果事实如此,艾布•百克尔的确惹怒了法土麦(愿主喜悦之),当然也就惹怒了先知(愿主福安之),最后必然惹怒了真主!!这是他们的无知和愚蠢,因为这一段圣训从根本上来说是针对阿里(愿主喜悦之)的。布哈里和穆斯林辑录:密斯沃勒•本•麦赫勒迈传述:阿里(愿主喜悦之)向艾布•哲海里的女儿求婚,法土麦(愿主喜悦之)听到了此事,她就来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跟前说:“你的族人都胡说你不会为了自己的女儿恼怒,现在阿里(愿主喜悦之)都去向艾布•哲海里的女儿求婚了。”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站起来了。她在作证的时候听到使者说:“赞主赞圣之后,我把女儿嫁给艾布•阿斯•本•拉比尔,他与我谈话,并且相信我。法土麦是我的一部分,我不喜欢有人伤害她。以真主发誓,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女儿绝不可能与真主的敌人的女儿共事一夫”,所以阿里(愿主喜悦之)放弃了求婚。在布哈里的传述中说:“法土麦是我的一部分,谁惹怒了她,就已经惹怒了我。”《布哈里圣训实录》(3532段)和(3556段)以及《穆斯林圣训实录》(2449段)辑录。观察一下上述的传述,如果有人应该被贬低,那么,被贬低的人应该是阿里(愿主喜悦之),因为上述圣训出现的原因就是阿里(愿主喜悦之)想娶艾布•哲海里的女儿,就在这个时候法土麦(愿主喜悦之)才恼怒了。原理学家们肯定教训取决于文字的普遍意义,而不是取决于特殊的原因;他们同样肯定原因首先并入明文之内,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它排除在明文之外;如果“拉菲多派”想通过这段圣训达到贬低艾布•百克尔(愿主喜悦之)的目的,由于他们自己的无知和混淆黑白,他们隐瞒了这个贬低——即便是已经发生的——首先应该针对的是阿里(愿主喜悦之)。

第二:这段圣训中提到的恼怒,是由于上述的特定原因而发生的,它说明恼怒不是因为法土麦(愿主喜悦之)是不会犯错误的或者如“拉菲多派”所说的那样,而是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注重女儿的感受,凡是使她恼怒的事情也会使先知(愿主福安之)恼怒,穆斯林辑录的圣训可以作为证据:“法土麦就是我的一部分,凡是伤害她的事情也会伤害我。”这就是对先知(愿主福安之)本人的伤害,而与“拉菲多派”所说的不会犯错误没有丝毫的关系。

第三:先知(愿主福安之)在其它的正确的圣训中说:“谁服从了我,就已经服从了真主;谁违抗了我,就已经违抗了真主;谁服从了我的官员,就已经服从了我;谁违抗了我的官员,就已经违抗了我。”《布哈里圣训实录》(6718段)和《穆斯林实训实录》(1835段)辑录。这是大家一致同意的,甚至“拉菲多派”也一样:使者的官员不会成为不犯错误的,而且先知(愿主福安之)派遣的一部分官员在许多事情中犯了错误,违背了真主的经典和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行;据阿里(愿主喜悦之)正确的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派遣了一个小分队,任命了一个辅士为官长,命令大家要服从他。这个人在非常气愤的情况下说:“难道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命令你们要服从我吗?”大家说:“不,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了。”他说:“你们为我收集一些木柴。”大家收集了一些木柴,他说:“你们点燃木柴!”大家就点燃了木柴。他说:“你们全部进入烈焰之中!”他们想进入烈焰,但是有的人互相拉扯,并且说:“我们逃离烈焰,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跟前去告状。”就这样,柴火熄灭了,这个官长的怒气也平息了。先知(愿主福安之)得知此事后说:“假如你们走进了烈焰,直到复活日你们都无法从烈焰中走出来。须知,在合理的事情中要服从。”《布哈里圣训实录》(4085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840段)辑录。因此,先知(愿主福安之)以合理的事情限制了服从。同样,如果法土麦(愿主喜悦之)的恼怒是使者(愿主福安之)恼怒,学者们一致认为也应该以合理的事情受到限制;如果法土麦(愿主喜悦之)的恼怒与真主的法律相抵触,那么,合理的事情就是实践真主的法律,哪怕法土麦(愿主喜悦之)恼怒也罢!所以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假如穆罕默德的女儿法土麦偷盗了,我一定会割断她的手。” 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穆罕默德的女儿法土麦,你和阿里从真主的那里赎回自身吧,我不能为你俩在真主的那里掌握一点点权力。你俩现在向我要多少钱财都可以。”敬请参阅《先知圣行的方针》4 / 250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