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ربعاء 6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4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为了宣教而阅读《圣经》的教法律例和比较宗教学的教法律例

209007

تاريخ النشر : 24-01-2015

المشاهدات : 1485

السؤال

比较宗教学是异端吗?难道我们不能为了宣教的工作而使用《圣经》吗?有的学者主张这种做法是异端,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禁止我们看《讨拉特》,这是正确的吗?请回答我的问题,同时附上先贤当中的学者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从根本上来说,《讨拉特》和《印支勒》(圣经)都是来自真主的,我们必须要相信这两部经典。真主说:“你们说:“我们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和尔萨受赐的经典,与众先知受主所赐的经典;我们对他们中任何一个,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顺真主。”(2:136),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确信真主和使者,以及他所降示给使者的经典,和他以前所降示的经典。谁不信真主、天神、经典、使者、末日,谁确已深入迷误了。”(4:136)。

但《讨拉特》和《印支勒》遭到了篡改和改变,真主说:“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真主所降示的。”他们欲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哀哉!他们亲手所写的。哀哉!他们自己所营谋的。“(2:79)。

由于这种篡改,其中的真理与谬误混淆不清,所以就禁止阅读这两部经典。

贾比尔•本•阿卜杜拉(愿主喜悦之)传述: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拿着他从“有经人”的跟前获得的一本经书,来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跟前,把它读给先知(愿主福安之),他非常生气,说:“伊本•汗塔布啊,难道你们要在其中彷徨不定吗?以掌握我的生命的主宰发誓,我给你们带来了洁白无瑕的经典,你们不要向他们询问任何事情,也许他们给你们说了真理,你们加以否认;或者他们给你们说了假话,你们却信以为真;以掌握我的生命的主宰发誓,假如穆萨圣人还活着,他也只能跟随我。”艾哈迈德(14736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在《消除饥渴》(6 / 34)中认为这是优美的圣训。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在叙述了这段圣训的传述系统之后说:“这是传述这段圣训的全部途径,虽然其中的内容不足为证,但是这一切说明这是有根据的。”《造物主的启迪》(13 / 525)。

《古兰经》囊括了《讨拉特》和《印支勒》中蕴含的真理。真主说:“我降示你这部经典,可以对他们常常宣读,难道还不能使他们满意吗?在这经典里对于信道的人确有恩惠和记念。”(29:51)。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因为《古兰经》是最优美的话,所以禁止跟随其它的经典,真主说:“我降示你这部经典,可以对他们常常宣读,难道还不能使他们满意吗?在这经典里对于信道的人确有恩惠和记念。”(29:51)。

奈萨伊等人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看到欧麦尔•本•汗塔布(愿主喜悦之)的手里拿着《讨拉特》的一些册页,他说:“假如穆萨圣人还活着,然后你们跟随了他,抛弃了我,那么你们已经迷路了。”在另一个传述中说:“他也只能跟随我”。还有一个记载:当欧麦尔把《讨拉特》的一些册页展示给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时候,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脸色都变了,一些辅士就对他说:“伊本•汗塔布,难道你没有看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脸色都变了吗?”欧麦尔马上就说:“我们喜欢真主作为我们的主宰,喜欢伊斯兰教作为我们的宗教,喜欢穆罕默德作为我们的先知。”

所以圣门弟子都禁止遵循《古兰经》之外的任何经典。......”《伊本•泰米业法特瓦全集》(17 / 41 - 42)。

所以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之)说:“穆斯林大众啊!你们怎么向有经典的人请教呢?你们的经典是真主降示于他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是真主的最新的启示,你们应研读它,它没有受到丝毫篡改。的确,真主已经告诉你们,有经典的人们,他们曾亲手篡改了真主降示于他们的经典,并且说:这是来自真主的,他们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难道降示给你们的知识还不足以禁止你们向他们询问吗?以真主起誓,我从未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人来向你们请教关于《古兰经》的事儿!”《布哈里圣训实录》(7363段)辑录。

研读《讨拉特》和《印支勒》在后世中对穆斯林毫无裨益。

古尔图壁(愿主怜悯之)说:“正如我们在本书的前言中叙述的那样,如果诵读《古兰经》的每一个字母可以获得10件或者更多善行的报酬,那么放弃《古兰经》而阅读其它的经典是迷误、亏折、愚蠢和残缺的行为”。《古兰经教法大全》(16 / 378)。

第二:

根据上述情况,学者们主张:阅读犹太教和基督教经典的人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人就是信仰微弱、没有知识的普通穆斯林;禁止他们阅读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经典,以免他们不辨真伪,深受其害;或者耗费精力,劳心伤神,一无所获;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在这个问题中应该区别对待,对于信仰尚未稳定,一知半解的人而言,不能去研究其中的任何东西。”《造物主的启迪》(13 / 525 ) 。

对于这一类普通人、或者想从这些经典中寻找有利于伊斯兰的东西的人,学者们的主张就是禁止他们研究《讨拉特》和《印支勒》。

在《智者的追求》( 1 / 607 )中说:“明文规定不允许阅读“有经人”(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经典,因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看到欧麦尔手里拿着《讨拉特》的一些册页的时候,他非常生气。也不能阅读“包括真理和虚伪的、真假难辨的经典或者传述”,因为这些经典会破坏信仰。

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说:“《讨拉特》和《印支勒》是教法禁止阅读的,因为他们篡改和改变了这些经典。”《求学者的花园》( 10 / 259 )。

谢赫阿卜杜•阿齐兹•本•巴兹(愿主怜悯之)说:“每一个穆斯林必须要相信《讨拉特》、《印支勒》和《宰布尔》都是来自真主的经典,相信真主给先知们降示了一些经典,其中有真主的命令和禁止、劝诫和提醒,叙述了古代的一部分事情,关于乐园和火狱的情况等等,但穆斯林不能使用这些经典,因为这些经典已经遭到了篡改、替换和改变,所以穆斯林不应该拥有《讨拉特》、《印支勒》和《宰布尔》,不应该阅读这些经典,因为其中有危险,他有可能否认真理,或者以假为真;因为这些经典已经被篡改和改变了,犹太人和基督徒等对这些经典进行了篡改和替换,把有的内容提前或者推后等等,真主给我们降示了《古兰经》,所以不需要这些经典。”《道路之光法特瓦》(1 / 9)。

有人向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询问:“是否允许穆斯林拥有《印支勒》(圣经),以便了解真主对他的仆人和使者尔萨(愿主福安之)说过的话?”

谢赫回答:“穆斯林不能拥有《古兰经》之前的经典,比如《讨拉特》和《印支勒》等,其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凡是在这些经典中有益的内容,真主在尊贵的《古兰经》中一一阐明了。

第二个原因:《古兰经》森罗万象,不需要这些经典,因为真主说:“他降示你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以证实以前的一切天经;他曾降示《讨拉特》和《引支勒》”;真主说:“我降示你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以证实以前的一切天经,而监护之。故你当依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为他们判决”。凡是在以前的经典中包含的真理,在《古兰经》都有。

至于说“以便了解真主对他的仆人和使者尔萨(愿主福安之)说过的话,其中对我们有益的内容:真主在《古兰经》中给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没有必要到别处去寻找。另外:现在存在的《印支勒》是被篡改的,证据就是有四部福音书,互相矛盾,而不是一部《印支勒》,所以不足为凭。”《谢赫伊本•欧塞米尼的法特瓦和论文全集》(1 / 32 - 33)。

第二类人就是信仰根深蒂固和知识丰富的学者,他们利用这些经典与犹太人和基督徒进行辩论,作为反驳他们的证据。

在这种情况下,不必担心他们受到影响,因为知识丰富的学者有能力,也有资格了解这些经典中的错误,小心翼翼的提防,进行反驳,并警告穆斯林要小心谨慎,与“有经人”进行辩论,驳斥他们的虚伪是很有裨益的合法行为,。

所以学者们一直不断的把这些经典作为与犹太人和基督徒的辩论的证据,利用他们的经典驳斥犹太人和基督徒的著名学者和著作很多,比如: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著作《对篡改基督教的人的正确回答》,伊本•甘伊姆的著作《引导对犹太人和基督徒的回答迷惑不解的人》、伊本•哈兹姆的著作《各宗教、派别和分支的详述》,古尔图壁的著作《阐明基督教中的腐败和幻想》等不一而足。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说:“信仰根深蒂固和知识丰富的学者可以阅读《讨拉特》和《印支勒》,尤其是在需要驳斥对手的时候,证据就是过去和现在的许多伊玛目引用《讨拉特》里面的相关内容,迫使犹太人承认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真主的使者,假如他们认为不允许阅读《讨拉特》,他们就不会接二连三的这样做。”《造物主的启迪》(13 / 525 -- 526)。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如果懂得他们语言的可靠的学者把这些经典翻译成阿拉伯语,可以在辩论和演讲中利用它,比如阿卜杜拉•你·萨拉姆、赛里曼·法尔西、犹太学者克尔布等,都阐述过他们的知识,然后引证他们的经典中与先知(愿主福安之)带来的内容互相一致的证据,以此驳斥他们和其它的人,正如我们已经阐明的那样。”《伊本·泰米业法特瓦全集》(4 / 109 – 110) 。

在罕百里学派的著作《智者的追求》(1 / 607 – 608 )中说:“深谙《古兰经》和圣训、知识丰富、信仰坚定、聪明机智、能够发掘教法证据的学者可以研究异端者的著作,驳斥他们的谬论,揭示他们的秘密,揭起他们的帷幕,以免无知者因为他们的花言巧语而上当受骗,僵化的信仰受到破坏;穆斯林精英当中的伊玛目都这样做过,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那些异端者无言以对;他们也可以阅读《讨拉特》,从中找出描述我们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相关内容。”

有人向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的学者们询问:“阅读《讨拉特》(圣经)的教法律例是什么?”

学者们回答:“以前的天启经典已经遭到了篡改、增加和删减,正如真主所说的那样,所以不允许穆斯林贸然的去阅读和浏览那些经典,但知识丰富和信仰坚定的学者们可以阅读,阐明其中遭到篡改和互相矛盾的内容。”《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法特瓦》第一集(3 / 311 )。

谢赫阿卜杜•阿齐兹•本•巴兹(愿主怜悯之)说:“明察秋毫的学者可以研究这些经典,以便反驳伊斯兰教的敌人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正如先知(愿主福安之)在犹太人否认石刑的时候要求他们把《讨拉特》拿来,让他们亲眼目睹、亲口承认石刑的惩罚。

总而言之:知识渊博、深谙伊斯兰教法的学者们有可能需要阅读《讨拉特》、《印支勒》和《宰布尔》,为了维护伊斯兰,反击真主的敌人、阐明《古兰经》的优越性以及其中的真理和引导;至于一般的普通人,则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一旦发现他们的手中有《讨拉特》、《印支勒》和《宰布尔》,必须要把它埋掉或者烧毁,以免他们误入迷途。”《道路之光法特瓦》(1 / 10)。

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说:“至于能够辨别真理和虚伪的求学者,可以研究《印支勒》(福音书),为了驳斥虚妄,列举证据,反击他们的错误信仰。”《伊本·欧塞米尼的法特瓦和论文全集》(1 / 33)。

总而言之,宣教员利用《讨拉特》和《印支勒》的明文反驳犹太人和基督教徒的谬论,阐明他们的迷误行为,这是教法允许的,不是异端行为,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有根有据。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业(愿主怜悯之)说:“如果他们中的辩论家想要引经据典,诽谤《古兰经》中的内容,比如引用他们的经典中对众先知的叙述,与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带来的内容格格不入,或者与真主在他们的经典中叙述的不一样,比如他们对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妄言:真主只命令他们把奸夫的脸抹黑,不能对他实施石刑;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要求把《讨拉特》拿来,并且找来能够用阿拉伯语诵读和翻译《讨拉特》的可靠的翻译人员,比如阿卜杜拉·本·萨拉姆等;(当他们的学者读到石刑的经文时,以手盖之,越过不读);真主的使者命令他把手从石刑的经文上升起来,石刑的经文展现在大家的眼前,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从他们的经典中找到了证据,遂下令对两人执行石刑;那是因为这个刑法规定符合真主给他降示的石刑。

可以阅读通过可靠的穆斯林学者翻译成阿拉伯语的《讨拉特》和《印支勒》,以此了解他们的情况,比如精通他们语言的圣门弟子宰德·本•萨比特等等...,所以真主说:“一切食物对于以色列的后裔,原是合法的。除非在降示《讨拉特》之前易司拉仪(的后裔)自己所戒除的食物。你说:“你们拿《讨拉特》来当面诵读吧,如果你们是诚实的。”(3:93)。

真主命令我们要求他们把《讨拉特》和《印支勒》拿来,如果他们在与之相反的传述中是诚实的,实际上他们的情况是这样的:“他们中确有一部分人,篡改天经,以便你们把曾经篡改的当作天经,其实,那不是天经。他们说:“这是从真主那里降示的。”其实那不是从真主那里降示的,他们明知故犯地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3:78),真主说:“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真主所降示的。”他们欲借此换取些微的代价。哀哉!他们亲手所写的。哀哉!他们自己所营谋的。“(2:79),他们在他们的话和他们的经典中撒谎,所以不能接受他们的翻译,除非是可靠的学者的翻译。

如果他们把来自古代使者的传述作为证据,反对《古兰经》,比如来自穆萨圣人(摩西)的传述:他说:“只要天地长存,你们应该坚持安息日。”我们可以对他们说:“这是在哪一本经典中说的?你们把它拿来吧!”我们已经知道这不是他们的经典中的,而是编造的谎言......”《伊本·泰米业法特瓦全集》(4 / 110 --112)。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