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ثلاثاء 5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3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为正朝或者副朝而受戒的人可以穿的鞋子有哪些?

219643

تاريخ النشر : 25-12-2016

المشاهدات : 368

السؤال

我听说在环游天房的时候男人不允许穿盖住脚面的鞋,(这是哈奈非学派的许多学者的主张),这是正确的吗?或者可以穿各种各样的鞋吗?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受戒者穿的鞋子五花八门,各有各的教法律列,可以归纳为三类:

第一类:

遮住全脚和两踝骨的鞋(踝骨就是在小腿和脚关节跟前凸起的两个骨头),比如靴子、遮住脚踝骨的长筒靴和军用马靴等。

这些是不允许受戒者穿的鞋子,证据就是《布哈里圣训实录》(1543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177段)辑录的圣训:纳菲尔传述:阿卜杜拉·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他俩)说:一个人问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受戒者穿什么衣服?”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不能穿长衫,不能戴缠巾,不能穿长裤,不能穿带帽的斗篷,不能穿靴子,无凉鞋者可以穿靴子,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也不能穿用红花或姜黄染过的衣服。”

这一段圣训明确地禁止穿靴子,凡是与之一样的遮住全脚的鞋子,也是禁止的。

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说:“穿靴子对男性受戒者是禁止的,这是一致公决的,无论靴子是完整的、或者破烂的都一样。”《总汇——精华之解释》(7 / 258)。

第二类:

脚面、脚跟和两踝骨都裸露的、穿在脚底部的凉鞋。

这是可以穿的鞋子。

在圣训中肯定受戒者穿这一种鞋是可嘉的行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你们受戒的时候可以穿上下两件戒衣和凉鞋。”艾哈迈德在《木斯奈德圣训集》(8 / 500)中辑录,伊本胡宰麦在(2601段)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伊本•古达麦(愿主怜悯之)说:“至于凉鞋,则是允许穿的,无论它的形式是怎样的,也不必截短,因为这个允许是笼统的。”《穆额尼》(5 / 123)。

朱维尼说:“至于凉鞋,则是受戒者可以穿的,哪怕它与脚面上的鞋带也罢,都不妨碍称之为“凉鞋”,而凉鞋的皮带和鞋带,也是在长途行走的时候需要的。”《研究学派的需求之终点》(4 / 251)。

在《需求者的馈赠》(4 / 162)中说:“凉鞋(奈尔莱):指的是“塔姆赛”(凉鞋、拖鞋、便鞋),比如皮带没有遮住全部脚趾的木鞋(格布尕布)。”

在《智者的追求》(2 / 329)中说:“受戒者可以穿凉鞋(奈尔莱),也称之为“塔姆赛”,哪怕是有鞋跟和皮带的凉鞋也可以。”

意思是凉鞋的皮带,有助于把凉鞋和脚牢牢地绑在一起,在无论皮带在脚后跟或者在脚趾的方面,都是可以的。

第三类:

没有遮住两踝骨、但是遮住脚趾、脚背和脚后跟的鞋子。

学者们对受戒者穿这一类鞋子有所分歧,因其介于靴子和凉鞋之间,有的学者禁止它,认为它遮住了大部分脚,把它归于靴子的同类;有的学者允许它,认为它没有遮住两踝骨,把它归于凉鞋的同类。

大众学者禁止穿遮住脚的鞋子,只要从前面遮住所有的脚趾、或者遮住整个脚后跟、或者遮住脚面都不允许,哪怕没有遮住两踝骨也罢。

艾布·伊斯哈格•设拉子说:“在有凉鞋的情况下,穿着靴筒截短至踝骨之下的靴子是不可以的,这是明文规定的,必须要交纳罚赎,因为这样的鞋遮住了全脚,与靴子一样。”《伊玛目沙菲仪的法学之精华》(1 / 381)。

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说:“在有凉鞋的情况下,可以穿遮盖脚面的拖鞋(迈达斯)、拖鞋(珠姆珠姆)和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吗?作者和他的同人们叙述了两种著名的主张,他们一致公认正确的主张就是禁止穿那些拖鞋,这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上述圣训中表达的意思:“无凉鞋者可以穿靴子,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总汇——精华之解释》(7 / 258)。

麦纳威说:“因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允许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的靴子,条件是没有凉鞋,如果条件不存在,允许也是不存在的。”《哈维·凯比尔》(4 / 97)。

伊本•古达麦(愿主怜悯之)说:“谁在有凉鞋的情况下,穿了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的靴子,他必须要交纳罚赎,并且不能继续穿它,这是艾哈迈德明文规定的,也是马力克坚持的主张;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允许穿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的靴子的条件就是没有凉鞋,这说明在有凉鞋的情况下不允许穿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的靴子,因为它是按照脚的大小缝制的,所以穿它的受戒者必须要交纳罚赎。”《穆额尼》(5 / 122)。

谢赫伊本•欧赛米尼(愿主怜悯之)选择了这一个主张,他说:“有的学者主张两个踝骨之下的短靴是可以的,因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阿卜杜拉·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圣训中说:“无凉鞋者可以穿靴子,必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他说:把靴子的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也就相当于凉鞋。

但这一段圣训笼统的表面意思是(不能穿靴子),正确的主张就是:穿靴子是禁止的,受戒者不允许穿皮鞋,哪怕鞋帮在两踝骨之下也罢。”《谢赫伊本·欧赛米尼法特瓦全集》(22 / 136)。

谢赫穆罕默德•穆赫塔尔说:“受戒者不能穿遮住脚、或者大部分脚的鞋,但是可以穿没有遮住大部分脚的鞋,如果鞋子遮住了一部分脚,那么,脚趾必须要裸露出来,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根据这一点,脚趾必须要裸露出来,所以,如果鞋子遮住了脚趾头,则不是不允许穿的,比如遮住前脚的摩洛哥的拖鞋(布莱合),这是不能穿的。”《知足者的干粮之解释》(135 / 5)。

哈奈非学派主张可以穿遮住脚的鞋,条件不能遮住两踝骨,假如穿的鞋遮住了前脚、脚后跟和脚面,只要没有遮住两踝骨,则是可以穿的。

他们的证据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指导没有凉鞋的人可以穿着靴子,而且要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由此可知,靴筒截短之后的靴子从禁止的样式变成了允许的样式,这说明没有遮住两踝骨的鞋是可以穿的。

卡萨尼说:“我们的一部分后辈学者特别允许穿有皮带的拖鞋(算得莱),这是与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进行类比的结果,因为它们是同一类鞋。”《教法精妙》(2 / 184)。

赛尔赫斯说:“根据这一点,我们的后辈学者主张:受戒者可以穿“密闪酷”(拖鞋),因为它没有遮住踝骨,与凉鞋一样。”《麦布苏特)(4 / 127)。

在《法学百科全书》(2 / 154)中说:“马力克学派、沙菲仪学派和罕百里学派主张:凡是包住脚的鞋子,都与靴子的教法律列一样,所以他们不允许穿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除非找不到凉鞋;如果能够找到凉鞋,就不允许他穿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如果已经穿上了,必须要脱下来;如果因为疾病等原因穿上了,他没有罪责,但是要交纳罚赎。

至于哈奈非学派,他们的学者主张:凡是没有遮住两踝骨的鞋子,对受戒者是允许穿的。”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选择了这一个主张。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正确的主张就是:可以穿鞋帮在脚踝骨之下的鞋,比如有后跟的短靴、遮盖脚面的拖鞋(迈达斯)、拖鞋(珠姆珠姆)等等,无论能否找到凉鞋都一样。”《谢赫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26 / 110)。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针对这一段圣训而说:“(无凉鞋者可以穿靴子,必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这说明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相当于凉鞋,是绝对可以穿的,也可以穿着诸如此类的遮盖脚面的拖鞋(迈达斯)和拖鞋(珠姆珠姆)等,这是艾布•哈尼法的主张,也是艾哈迈德和其他学者的一种主张,我的爷爷艾布·拜尔卡特(愿主怜悯之)在晚年的一次朝觐中以此做出教法判例(法特瓦)。

圣训中说(无凉鞋者):因为在有凉鞋的情况截短靴筒是破坏靴子的行为,而在没有需要的情况下浪费钱财是禁止的行为,这与没有靴子的情况也不同,因此在这情况下规定了一个替代品,以免浪费钱财。”《最大的法特瓦》(1 / 327)。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圣训说:(无凉鞋者可以穿靴子,必须把靴筒截短至踝骨以下)。它阐明了可以穿的鞋子,以此摆脱了禁止穿的靴子的范围,变成了与允许穿的凉鞋一样,否则,穿着健全的靴子和靴筒被截短的靴子之间没有任何区别,如前所述,这是专门为没有凉鞋的人规定的,然后,特许没有凉鞋的人穿靴子和长裤,所以靴筒被截短的靴子就像有裂口的长裤,无论如何都是可以穿的。

同样,先知(愿主福安之)只禁止受戒者穿靴子,犹如他允许抹靴子一样,靴筒被截短的靴子、以及诸如此类的拖鞋和便鞋,都不是靴子,也不属于靴子的同类,所以不在禁令之内,犹如不属于抹的范围,尤其是禁止靴子,就是允许除它之外的鞋子,那是因为有人向先知(愿主福安之)询问被禁止的衣服,而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不能穿……。”他列举了禁止穿的衣服,所以凡是他没有提到的,都是允许的。

另外:靴筒被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短靴,要么属于靴子,要么属于凉鞋,实际上它更像凉鞋,所以它像凉鞋一样不允许抹。

另外:脚是需要穿鞋的肢体,所以在需要的情况下必须允许穿鞋,很多人无法穿着凉鞋行走,所以必须要特许有鞋带的拖鞋或者有皮带的拖鞋等。”。《法学支柱之解释》(3 / 46)。

谢赫伊本•巴兹(愿主怜悯之)也选择了这一个主张,他说:“谁穿着鞋帮在两踝骨之下的短靴,也是可以的,根据学者们最正确的两种主张之一,它属于凉鞋的同类,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对没有凉鞋的人说:“可以穿靴子,必须把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

这说明靴筒被截短的靴子属于凉鞋的同类,在丢失凉鞋的情况下,许多学者允许穿没有截短靴筒的靴子。

综上所述:靴筒被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是可以穿的,如果短靴的鞋帮在两踝骨之下,没有遮住两踝骨,那么,这是可以的穿的,因为它的教法律列就是凉鞋的教法律列。”《道路之光法特瓦》(17 / 275)。

谢赫伊本•巴兹(愿主怜悯之)说:“可以穿靴筒截短至两踝骨之下的靴子,因为它属于凉鞋的同类。”《调查和说明》(第34页)。

这是哈奈非学派、伊斯兰的谢赫和其他学者们选择的主张,尽管它的证据确凿,论述有力,但穆斯林为了在宗教功修中谨慎小心,最好不要这样做;尤其是在凉鞋很多和很充分的情况下,除非遇到特别需要的情况,比如因为穿凉鞋而受到伤害,或者无法轻松地穿着凉鞋行走。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