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ربعاء 13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21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之一:可以与非至亲的女人见面和单独相处

السؤال

我听到一种说法:伊斯兰民族一致公决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是所有穆斯林妇女的至亲,因为真主在《古兰经》中命令他:“以后不准你再娶妇女,也不准你以她们换掉别的妻子,即使你羡慕她们的美貌,除非是你的奴婢。真主是监视万物的。”(33:52)真主通过这一节经文禁止先知(愿主福安之)再娶妻,可以说先知(愿主福安之)是伊斯兰初期所有穆斯林妇女的至亲吗?她们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面前可以露面,就像在自己的至亲面前一样吗? 或者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可以在穆斯林的家里过夜吗?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许多学者主张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很多,比如可以与穆斯林妇女单独相处和见面,也可以在骆驼的后面捎带她。

马力克学派的汗塔布说:“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之一就是可以与穆斯林妇女单独相处,正如德玛米尼在《布哈里圣训实录之旁注》(旨哈迪章)中引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来到温姆·哈兰·宾图·米利哈尼的家里的事情。谢赫哲俩伦丁在《允许的事项》中说:“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很多,比如可以与穆斯林妇女单独相处和见面,也可以在骆驼的后面捎带她。”《哲利勒的天赋》(3 / 402)。

沙菲尔学派的比吉勒米在《比吉勒米对海推布的旁注》中说:“至于先知(愿主福安之),他特享的教法律例很多,比如可以与穆斯林妇女单独相处和见面,也可以在骆驼的后面捎带她,因为他是受到保护的,不会犯罪,这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可以进入温姆·哈兰的家里,在她那儿睡觉,让她梳理头发的正确的理由,尽管他俩之间没有至亲关系和婚姻关系;至于温姆·哈兰与先知(愿主福安之)具有哺乳关系的传述,蒂姆亚特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比吉勒米的旁注》(3 / 372)。

关于温姆·哈兰的故事:艾奈斯·本·马立克(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常去温姆•哈兰•宾图•米利哈尼那儿。温姆•哈兰是欧巴岱·本·萨米特的妻子。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去后,她就会给他做饭吃。有一次,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去她那儿,她先招待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吃饭,饭后她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捉头上的虱子,梳理头发。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睡着了,他醒后笑了起来。她问道:“真主的使者啊!你笑什么呢?”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我的‘乌玛’当中的一些人在我的梦中出现了,他们是主道上的战士,将要漂洋过海。他们就像宝座上的王子一样!”温姆·哈兰说:“真主的使者啊!请你向主祈祷,使得我也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吧!”;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就向真主做了祈祷,而后又睡着了。当他再次醒时又笑了。温姆·哈兰又问他:“真主的使者啊!你笑什么呢?”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我梦见了我的‘乌玛’当中的一些人,他们是主道上的战士,……。”接着他又说了相同的梦。温姆·哈兰说:“真主的使者啊!请你向真主祈祷,使我也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吧!”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是他们当中的第一批。”果然,在穆阿维叶执政时期,温姆·哈兰在海上航行(出征罗马)。她登岸后,从骑乘上摔下来归真了。《布哈里圣训实录》(2788段)辑录。

哈立德通过鲁拜伊尔·宾图·穆安韦兹传述:她说:“我结婚的第二天早上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进来了,他坐在我的床上,就像你现在的坐姿一样,房间里有几个姑娘打着手鼓歌颂白德尔战役中阵亡的我们的父亲们,其中一个姑娘唱道:‘我们中还有未卜先知的使者呢。’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听后马上说:‘可别这样唱!你原来怎么唱就怎么唱吧。’”《布哈里圣训实录》(4001段)辑录。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解释这一段圣训说:“我们通过确凿的证据得知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之一就是可以与穆斯林妇女单独见面和相处,这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可以进入温姆•哈兰的家里,在她那儿睡觉,让她梳理头发的正确的理由,尽管他俩之间没有至亲关系和婚姻关系。”《造物主的启迪》(9 / 203)。

许多学者选择的主张就是温姆·哈兰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至亲之一,而且伊玛目脑威传述这是学者们一致认同的主张。

在罕百利学派的著作《智者的追求》(5 / 34)中说:“先知(愿主福安之)可以在骆驼的后面捎带非至亲的女性,证据就是艾斯玛传述的圣训,艾布·达伍德辑录了伊法尔族女人传述的一段圣训:先知(愿主福安之)在驼鞍后面的行囊上捎带我;先知(愿主福安之)可以与非至亲的女性单独相处,证据就是温姆·哈兰传述的圣训。”

关于艾斯玛的故事,《布哈里圣训实录》(5224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4050段)辑录:艾斯玛•宾特•艾布•伯克尔(愿主喜悦之)说:“祖拜尔和我结婚时一没有田产,二没有仆人,只有一峰汲水的骆驼和一匹马,我用草料喂养着那匹马。我经常去汲水、缝补水袋和揉面团,但是我不会烤面包,所以辅士女邻居们帮我烤面包,她们是些非常诚实的女性。我也经常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送给祖拜尔的地里用头顶着椰枣核回家,那块地离我们家有一个‘法尔萨赫’三分之二的路程(大约四公里)。一次,我遇见了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一些辅士和他在一起。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叫我停下来,然后吆喝骆驼:‘快卧下来,快卧下来!’要我乘坐在他的后面。我不好意思和男人们一起行走,而且我也想起了祖拜尔和他的忌妒,他是最忌妒的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注意到了我的害羞,就走了。我回去后对祖拜尔说:‘我遇见了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他和一伙辅士一起走着。当时,我的头上顶着椰枣核。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吆喝他的驼卧下,以便把我捎带在后面,我很害羞,而且我也知道你的忌妒,所以,我没有骑乘。’祖拜尔听后说道:‘以真主发誓!你搬运椰枣核比你乘坐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骆驼更令我难堪。’我就这样一直工作着,直到后来我的父亲艾布·伯克尔送给我一位照料马匹的仆人,我似乎觉得自己被释放了。”

至于伊法尔族女人传述的圣训,《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313段)辑录:伊法尔族的一个女人传述:她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把我捎带在驼鞍后面的行囊上,以真主发誓!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清晨时宿营,他让骆驼卧下,我从行囊上下来,发现有血迹,这是我初次来月经,我紧贴骆驼,羞涩不已。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看见后,说:“你怎么了,也许你的月经来了。”我说:“是的。”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没关系。你取一些水,里边放点盐,洗涤行囊上的血迹,然后继续乘骑。” 谢赫艾利巴尼在《艾布·达伍德微弱的圣训集》中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

这个论题并不是学者们一致公决的,有的学者公开宣称与之相反的主张,伊拉基在《放弃责难》(5 / 167)中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探望祖巴尔·宾图·祖拜尔,因为她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亲戚,这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谦虚、接续骨肉和关心至亲,所以这不是先知(愿主福安之)与非至亲的女人单独相处,也没有与她们握手;假如先知(愿主福安之)与非至亲的女人单独相处,也是无可非议的,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是受到保护的,不会犯罪,但是他们没有把这一点列为先知(愿主福安之)特享的教法律例,先知(愿主福安之)与众人一样,禁止与非至亲的女人单独相处。”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