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ربعاء 13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21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叙述《古兰经》是真主古有的话的教法律例

السؤال

叙述《古兰经》是真主古有的话的教法律例是什么?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它的单词、字母和意思,始于真主,归于真主,真主以此而说话,哲百利来天使听见了真主的话,并把它降示给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真主说:“这确是宝贵的《古兰经》,记录在珍藏的经本中,只有纯洁者才得抚摸那经本。《古兰经》是从全世界的主降示的。”(56:77—80),真主说:“艾列弗,俩目,米目。(这)是从全世界的主降示的经典,其中毫无疑义。”(32:1—2),真主说:“这本经典是从万能的、至睿的真主降示的。”(39:1)。

《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也是他的一个属性,谁如果说《古兰经》是被造的,他是异教徒,这是逊尼派不同于歪门邪道的信条。

托哈维(愿主怜悯之)在他的著作《托哈维信仰》中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始于真主,没有说话的方式,而是通过启示的方式降示给他的使者,信士们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确信《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千真万确,而不是被造的,像被造物的话那样。谁如果在听到《古兰经》之后说它是人类的话,他已经叛教了,真主贬低这种人,羞辱他,并且以火狱警告他,真主说:“我将会使他进入火狱。”当真主以火狱警告说“这只不过是人类的话”的人,我们就知道,而且确信这是人类的造物主的话,不像人类的话。”

伊本•古达麦(愿主怜悯之)说:“伟大的《古兰经》是真主的话,这是真主的明确的经典,牢固是绳索,端庄的道路,全世界的主宰降示的,忠实的灵魂(哲百利来天使)用明确无误的阿拉伯语把它降示到历代使者的领袖穆罕默德的心中,《古兰经》是被降示的,它不是被造的,始于真主和归于真主,它是精妙的章节和明确的经文,包括字母和单词,谁如果像阿拉伯人一样诵读它的每一个字母,就会获得十件善功的报酬;它有最前面的经文和最后的经文,分为各卷和各部分,通过口舌被诵读,在心灵中能背记,通过耳朵被聆听,在册本中被书写,其中有明确的经文和隐晦的经文、废止的经文和被废止经文、特殊的经文和笼统的经文,也有命令和禁止;真主说:“虚伪不能从它的前后进攻它,可颂的主降示的。”(41:42),真主说:“你说:“如果人类和精灵联合起来创造一部像这样的《古兰经》,那么,他们即使互相帮助,也必不能创造像这样的妙文。””(17:88)。

就是这一部阿拉伯文的经典,不信道的人对它说:“我们绝不会相信这个《古兰经》。”(34 :31);有的人说:“这只不过是人类的话。”(74:25),真主说:“我将会使他进入火狱。”(74:26);穆斯林之间没有争议的就是:谁如果否认《古兰经》的一章、一节经文、或者一个字母,穆斯林一致认为他是叛教者(卡菲尔),其中有断然的证据说明《古兰经》就是字母。”《信仰的光泽》(第28—22页)。

逊尼派说:(《古兰经》始于真主),就是真主以《古兰经》而说,所以它的出现和开始来自真主。

逊尼派说:(《古兰经》归于真主):它将在末世从册本和心灵中被取消,所以在心灵和册本中不会留下一节经文,正如在数段圣训中提到的那样。

哈菲兹齐亚乌丁•迈格迪西(卒于伊斯兰历 643 年)有一篇关于这个问题的论文,题目为:“《古兰经》专归至仁主”。

异端分子有许多文章,违背了明确的理性证据和正确的经典证据,可以参阅它,并且了解逊尼派学者对这些异端的反驳,其中的一部分著作专门反驳异端分子对能言的属性的谬论,比如《穆额尼》的作者伊本·古达麦所著的《关于古兰经论题的明证》和《古兰经中叙述的辩论》,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有许多著作和论文,谈论与能言的属性有关的问题,可以查阅《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第十二卷,还有一本非常重要的著作《九十论》,从九十个方面驳斥了艾什阿里派对能言的属性的谬论。

至于当代的著作,谢赫阿卜杜拉·哲迪尔在他的著作《赛莱菲耶对真主的话的信条》中单独论述了这个问题,这是在这一个领域中非常有益的著作。

第二:

叙述《古兰经》是古有的,或者叙述真主的话是古有的,有两层含义:

第一:它不是被造的,如前所述;能言的属性对真主来说是古有的,只要真主意欲,他一直能够说话,不拘一格,与他意欲的仆人说话,这是真理,它来自逊尼派学者称《古兰经》或者真主的话为“古有”。

其中包括艾布·卡西姆·阿莱卡伊的著作《逊尼派信条原则之解释》,他在(2 / 224)中说:“通过先知(愿主福安之)传述的圣训说明《古兰经》是真主古有的属性之一。”;然后他在(2 / 227)中说:“通过圣门弟子公决的传述说明《古兰经》不是被造的。”

伊本·古达麦(愿主怜悯之)亦是如此,他在《信仰的光泽》(第15页)中说:“真主的属性之一就是以古有的话而能言,他意欲的仆人能够听到,穆萨圣人没有通过任何媒介而听到了真主的话,哲百利来、以及真主允许的许多天使和使者都听到了真主的话,真主在后世里要与信士互相说话,允许他们探望真主;真主说:“真主曾与穆萨说话。”(4:164);真主说:“真主说:“穆萨啊!我确已借我的使命和面谕而将你选拔在众人之上了,你要接受我所赐你的恩惠,并当感谢我。””(7:144];真主说:“他们中有真主曾和他们说话的。”(2:253];真主说:“任何人也不配与真主对话,除非启示,或从帷幕的后面,或派一个使者,奉他的命令而启示他所欲启示的。他确是至尊的,确是至睿的。”(42:51);真主说:“他来到那个火的附近,就有声音喊叫说:“穆萨啊!我确是你的主,你脱掉你的鞋子吧,你确是在圣谷‘杜瓦’中。”(20:11—12);真主说:“我确是真主,除我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你应当崇拜我,当为记念我而谨守拜功。”(20:14),谁也不能说这是除真主之外的。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他)说:“先贤们主张《古兰经》真主的话,是被降示的,不是被造的,他们主张只要真主意欲,他一直是能言的,所以他们阐明真主的话是古有的,即他的话的本性依然是古有的。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没有说特定的话的本身是古有的,他们中也没有一个人说《古兰经》是古有的;但他们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话,是被降示的,不是被造的。

如果真主根据他的意志通过《古兰经》说话,《古兰经》就是他的话,就是从真主的跟前降示的,不是被造的,但它不是像真主一样无始古有的;假如真主意欲的时候一直说话,他的话的本性是古有的。

谁如果了解先贤的主张,并且在这些主张之间做出区别,关于困扰世人的这些疑难问题中的疑惑就会迎刃而解。”《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12 / 54)。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他)说:“真主的话:真主亲自所说的话,根据他的选择和能力而说的话,不是独立于真主的,不是被造的,而是以本体自立的,尽管真主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意志而说话,但它不是以他的能力和意志之外的东西而自立。

先贤们说:真主在意欲的时候一直说话。如果有人说:真主的话是古有的,意思是真主在没有说话之后就不是说话者;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也不是以本体自立的古有的一种意思,真主在意欲的时候是一直说话的。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没有说特定的话的本身是古有的,他们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话,是被降示的,不是被造的。它始于真主,归于真主。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说:《古兰经》是古有的;他们没有说:真主的话是以本体自立一种意思;他们没有说:《古兰经》的字母或者它字母和声音是前无始的、古有的、以真主的本体自立的,哪怕字母的本性是真主在意欲的时候通过它而说话的也罢;他们说:《古兰经》的字母不是被造的,他们否认“真主创造了字母的这种说法。”《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12 / 566--567)。

第二个含义:《古兰经》是意思,或者是意思和字母,真主通过它在之前的永恒中说话,然后再没有说话,这是艾什阿里派等“凯拉姆学派”(教义学)的主张,他们的目的是藉此摆脱穆尔太济赖派和哲海米耶派坚持的《古兰经》被造论。

谁如果说《古兰经》中的或者其它的真主的属性和选择的行为是古有的,目的就是这个,那么,他的目的是荒谬的,他使用的这个词是概括的,不是传自先贤的。

正因为使用的这个词有可能内含荒谬的意思,以及这个词不是传自先贤的,最侧重的主张就是不要使用“古有”这个词叙述《古兰经》,而应该使用先贤们的说法:《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先贤的追随者说:真主的话是古有的,即真主意欲的时候一直能言;他们没有说:特定的话的本身是古有的,比如真主对穆萨的呼唤等。

但是,这些艾什阿里派的人认为《古兰经》和真主的其它的话本身都是古有的,真主不以他的意志和能力说话,然后他们的主张各有不同:

他们当中有人说:古有的就是一种意思,就是《讨拉特》、《印支勒》和《古兰经》的全部意思,如果用阿拉伯语表达《讨拉特》,它就是《古兰经》,如果用希伯来语表达《古兰经》,它就是《讨拉特》:他们说:真主没有说过阿拉伯语的《古兰经》,而且《古兰经》是在某些物体中被造的,要么是哲百利来天使或者穆罕默德新生的,所以就变成了使者的话,用它反映以真主的本体自立的一种意思,也就是真主的话的所有的意思。

有些人说:古有的《古兰经》是字母、或者字母和声音,它是古有的、前无始的,以无始无终的真主的本体自立的;如果真主与穆萨、或者众天使、或者在复生日与仆人们说话,在说话的那一刻里,不是用他的意志和能力而说,而说创造一种意识,藉此感知相随于无始无终的真主本体的、古有的话。

他们认为真主仍然在说:“阿丹啊!你和你的妻子同住乐园吧!”(2:35)、“努哈啊!你下船吧!从我发出的平安和幸福,将要降临你和与你同船的人的部分后裔。”(11:48)、“易卜劣厮啊!你怎么不肯对我亲手造的人叩头呢?你自大呢?还是你本是高尚的呢?”(38:75),我们在多处已经阐明了对这些主张的讨论。

这两种主张的目的是:谁也不能通过任何一位先贤转述其中之一,我指的是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以宗教和知识而著称的穆斯林的伊玛目,他们在伊斯兰民族中享有诚实的口碑,是在艾哈迈德•本•罕百里的时代,而不是沙斐仪的时代,也不是艾布•哈尼法和他之前的时代。新生这个原则的第一个人就是艾布·穆罕默德·阿卜杜拉·本·赛义德·本·凯拉布。”《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17 / 85)。

因此,谁如果说《古兰经》是古有的,或者真主的话是古有的,想要表达第一种意思:《古兰经》和真主的其它的话,都是从真主的跟前降示的,不是被造的,尽管如此,它与真主的意志和选择息息相关,这种意思是正确的,当然,最应该和最安全的意思就是局限于先贤使用的话,不会出现概括和错误的表达。

如果他想要表达第二种意思,否认真主的话与他的意志和选择息息相关,这种意思是荒谬的,表达的词语也是异端。

敬请参阅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所著的《先知圣训的方针》(5 / 419--421)。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