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سبت 9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7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解释尊名而不会导致叛教的准则以及该问题的裨益

السؤال

你们在网站上的许多“法特瓦”(教法判例)里详细的阐明了关于解释尊名中无知的借口、以及树立证据的方式,但我在网站上没有看到关于解释尊名的人应该遵循的明确的准则;我阅读了这个问题的相关内容,但我在实践学者们阐明的准则时,发现了互相矛盾的内容,例如一些学者说:“如果他们解释的意思是语言所包含的,我们认为他们的解释是有理由的;如果他们解释的意思是语言没有包含的,我们认为他们的解释是无理由的,他们已经触犯了叛教(库夫尔)的行为。” 艾什阿里派的把“伊斯太瓦”(上升)解释为“伊斯涛俩”(控制),他们对该派的态度截然不同,他们说:“这是语言没有包含的意思,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判定否认真主崇高属性的人是叛教者。”与此同时,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引述艾布•哈尼法的主张,判定否认真主崇高属性的人是叛教者。
我们需要专门阐明学者们判定自由论和宿命论的许多派别是叛教的。
有学者判定艾什阿里派是叛教的吗?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将会通过以下几点进行研究:

1. 在宗教中解释尊名的理由和无知的理由之间没有区别,但是解释尊名的人比无知的人更有理由,因为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坚持的主张,而认为它是正确的,为此引述证据,维护自己的主张,无论是实践问题或者学术问题中的理由,都是没有区别的。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旨在跟随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解释尊名的人是不能被判定为叛教的,如果他进行创制之后错了,也不是犯罪的,这是在实践问题中众所周知的;至于信仰问题:很多人判定在信仰中犯错的人是叛教者;任何一位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和穆斯林的伊玛目都没有说过这样的主张,实际上这是异端者的主张。”《圣训的方针》(5 / 239)。

2.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应该受到限制,就像古达麦•本•麦祖欧尼在解释喝酒的明文的时候受到限制一样,也不意味着他不应该受到鞭刑和斥责,但不能用迷误或者叛教描述他的信仰(将要对此进行详细的叙述),甚至达到了处以死刑的程度,因为目的是让人们远离他的异端行为和保护宗教。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一个穆斯林因为教法创制的解释或者因袭盲从而放弃了自己的义务、或者做了教法禁止的事情,我说的这种人的情况在我的跟前是非常明确的,他的情况远胜于因为解释而导致叛教之人的情况,这并不妨碍我与因为解释而施暴的人作战,对因为解释而饮酒的人实施鞭刑等,因为解释绝对不能取消现世的惩罚,而惩罚的目的就是防止侵略的行为蔓延。”《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22 / 14)。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谁表现出对人有危害的行为,即使通过惩罚他也要抵御他的危害,哪怕他是一个违法犯罪的穆斯林、或者违抗主命的人、或者因为教法创制而犯错的公正之人,甚至是清廉的人、或者学者,无论他是有能力的或者无能力的都一样;谁如果散播异端,伤害人们的宗教,也要受到惩罚,哪怕他因为教法创制或者因袭盲从而有可能在这一件事情中是情有可原的也罢。”《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 10 / 375 )。

3. 并不是每一个解释都是在伊斯兰教中允许的;在两个“作证词”、真主的唯一性、承认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使命、复活、天堂和火狱等问题中不能做任何解释,从一开始把这一切称之为解释是不可接受的,而且这是破坏宗教的歪理邪说。

艾布•哈密德•安萨里(愿主怜悯之)说:“我们必须要提醒大家注意另一个原则:有的人可能违背了连续众传的明文,他自称是解释明文的人,但他的解释只是信口开河,没有语言方面的任何依据,与明文的意思根本不沾边,这是叛教的行为(库夫尔),所谓“解释明文的人”实际上谎言连篇。”《分门立派的制裁者》(第66、67页)。

伊本•沃吉尔(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毫无争议的是:谁如果否认明知对大家带来伤害的行为,打着解释的幌子歪曲不能解释的明文,那么,他就是叛教者;比如否认真主的人歪曲地解释真主的所有尊名,甚至解释所有的《古兰经》经文、教法和后世里的复活、末日、天堂和火狱。”《喜爱真理胜过万物》(第377页)。

4. 教法允许的解释是不会破坏宗教的,符合阿拉伯人的语言规范的,解释者的目的是发现真理,言之有据,符合学术的原则,这种人即使在解释中犯错了也是情有可原的,这正是学者门在叙述学术问题中产生分歧的因素时所提到的教法允许的原因。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导致叛教的主张也一样,也许坚持这一种主张的人尚未得知确定真理的明文,也许已经听到了明文,但是还没有确定,或者未能理解明文的意思,或者对明文的意思疑虑重重、一知半解;信士如果为了追求真理而竭尽全力的进行教法创制,结果错了,那么真主一定会饶恕他的错误,不管他是谁,无论是在理论方面或者是实践方面的问题,这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和伊斯兰教的大多数伊玛目坚持的主张。”《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 23 / 346 )。

哈菲兹伊本•哈哲尔(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说:情有可原的解释者没有罪责,如果他的解释符合阿拉伯语的规范表达,而且有学术方面的理由。”《造物主的启迪》(12 / 304)。

5. 有正确的圣训说明:如果在信仰中的解释没有破坏宗教,不能判定解释者为叛教;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犹太人分为七十一派,一派人进入乐园,七十派人进入火狱;基督徒分为七十二派,七十一派人进入火狱,一派人进入乐园;以掌握穆罕默德生命的主宰发誓,我的教民将会分为七十三派,一派人进入乐园,七十二派人进入火狱。”有人问:“真主的使者啊,那一派人是谁?”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他们就是“坚持集体的人”。”《伊本•马哲圣训实录》(3992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艾布•苏莱曼•汗塔比(愿主怜悯之)说:“先知说(我的教民将会分为七十三派),这说明这一千个奴隶都没有背叛伊斯兰教,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把他们当作教民之内的人;也说明解释者没有背叛宗教,虽然他在解释中错了也罢。”汗塔比所著的《圣训的标志》(4 / 295),敬请参阅白海格所著的《最大的圣训》(10 / 208)。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其余的七十二派人也一样;他们当中有伪信士,就是在内心中不信道的人(卡菲尔);如果不是伪信士,而且在内心中信仰真主和他的使者,他在内心中也不是不信道的人(卡菲尔),虽然他在解释中错了,无论他的错误是什么。有人说:这七十二派当中的每一派都叛教了,他们都违背了《古兰经》、圣训和全体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的公决,而且违背了四大伊玛目以及其他伊玛目的公决,没有一个伊玛目判定七十二派中的每一派都叛教了,只是这七十二派因为一部分主张而党同伐异,一部分派别判定另一部分派别为叛教。”《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7 / 218)。

6. 有的学者之所以把没有达到叛教程度的异端者判定为叛教,这里的叛教(库夫尔)指的是没有到达背叛宗教的程度。

伊玛目白海格(愿主怜悯之)说:“我们通过沙斐仪等伊玛目传述的判定那些异端者为叛教的主张,指的是没有达到背叛宗教的程度的叛教(库夫尔)。”白海格所著的《最大的圣训》(10 / 207)。

伊玛目百额威(愿主怜悯之)说:“沙斐仪允许异端者作证、可以在他们的后面跟拜,但这是憎恶的行为,他的这一种主张说明尽管他给其中的一部分人冠以叛教(库夫尔)之名,但不是达到叛教程度的“库夫尔”,正如真主说:“谁不依照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判决,谁是不信道的人(卡菲尔)。”(5:44)”《圣行之解释》( 1 / 228 )。

伊玛目用“库夫尔”一词表达的意思是:警告穆斯林远离错误的信仰。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他们中也许有人传述:他把有的人因为一部分主张而判定为叛教,他的目的是说明这一种主张是叛教,让大家小心防范;如果说主张是叛教(库夫尔),因为无知和解释而坚持这一种主张的人不一定是叛教者;确定某个具体的人是叛教者,犹如确定他在后世里应该遭遇被警告的惩罚一样,有诸多条件和限制。”《圣训的方针》( 5 / 240 )。

7. 至于诸多伊玛目对坚持叛教的异端主张的人是否叛教的断法各有不同,则取决于区别人和事的具体情况,所以他们判定某个具体的信条为“库夫尔”,但是他们没有判定坚持该信条的人为“卡菲尔”(叛教者),除非此人完全符合叛教的诸多条件、以及诸多限制消失。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但这里的目的是各位伊玛目的主张建立在区别人和事的具体情况的基础上,所以一伙人通过他们的传述与之不同,没有理解他们主张的究竟,而一伙人传述艾哈迈德判定异端者为叛教,这是两种笼统的传述;甚至一伙人在判定穆尔吉埃派(展缓派)和崇尚阿里的什叶派为叛教中有分歧,或许侧重于判定他们为叛教和永居火狱。

这不是艾哈迈德、以及其他伊玛目的主张,毫无争议的主张就是他没有把“展缓派”判定为叛教,因为他们主张信仰只是口舌的承认,而非工作;他也没有把认为阿里优越于奥斯曼的人判定为叛教,而且明文公开宣称不能把哈瓦利吉派(出走派)、自由论和其他人判定为叛教,但他把否认真主的尊名和属性“哲赫米耶派”(宿命论)判定为叛教,因为他们的主张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带来的一切格格不入,证据确凿,明确无误;他曾经因为他们而受到考验,最终知道了他们事情的真相,他把“哲赫米耶派”(宿命论)判定为叛教的主张是在先贤和诸多伊玛目当中非常著名的,但他没有提名点姓的判定他们当中的某某人为叛教。

尽管如此:一些地方长官信奉“哲赫米耶派”的主张,他们说《古兰经》是被造的,在后世里不能眼见真主等等,并呼吁人们接受这些信条,如果他们不接受,就考验他们,惩罚他们,并且把没有响应他们的人判定为叛教,甚至他们抓获俘虏之后,不会释放他们,除非他们接受“哲赫米耶派”的主张,承认《古兰经》是被造的等,他们不结盟、不支付国库里的钱财,除非对方接受他们的主张,尽管如此,伊玛目艾哈迈德仍然祈求真主怜悯他们,为他们祈求饶恕,因为他知道他们并不清楚这一种主张否定了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反对先知(愿主福安之)带来的一切,他们只是解释明文,犯了错误,因袭盲从,仅此而已。

当哈夫斯•法尔德坚持《古兰经》是被造的主张时,沙斐仪判定他悖逆了真主,为他阐明这个主张是叛教的行为(库夫尔),但是没有仅因为这一点而判定哈夫斯叛教,因为他尚未明确导致叛教的相关证据,假如他认为此人已经叛教了,则会全力处死他,沙斐仪在他的著作中明确的说明允许异端者作证、在他们的后面可以跟拜。”《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23 / 348、349)。

8. 至于具体的论述阿什阿里派,毫无疑问,他们在违背先贤的信仰中有嫌疑,许多学者加入了他们的阵营,成为他们咨询和盲从的对象,他们在信仰中不是处于一个等级的,各有各的学派和道路,他们当中最接近前三个世纪的人,是最接近真理的人;通过我们在前面提到的对阿什阿里派的详细叙述,可以得知判定他们为叛教的人,指的只是在他们的信条当中有叛教的问题,而不是判定他们当中的具体的人物叛教了,用“叛教”指的是他们的主张,而且意思指的是没有达到叛教程度的叛教,所以它不是叛出伊斯兰教的派别,他们的成员也不是叛教者(卡菲尔),他们只是在大家承认的问题和信条中加以解释,所以是情有可原的人。

谢赫伊本•欧赛米尼(愿主怜悯之)说:“我不知道有人判定艾什阿里派为叛教。”敬请参阅艾哈迈德•本•阿卜杜•拉赫曼博士所著的《记录的成果》(第9个论题)。

9. 我们可以总结一下对异端派别的教法律例,引述谢赫阿卜杜•拉赫曼•赛尔迪(愿主怜悯之)在严谨的学术论文中所说的话,他说:“谁如果否认使者(愿主福安之)带来的一切,或者否认一部分,标新立异,没有加以解释,他就是叛教者,因为他否认了真主和他的使者,拒绝真理,顽固不化。

A. “哲赫米耶派”、自由论、出走派和“拉菲多派”当中的每一个异端者,如果知道自己的异端行为与《古兰经》和圣训互相矛盾,然后固执己见、顽固不化,那么,他就是悖逆真主的人(卡菲尔),也是在正道阐明之后,违抗真主和使者的人。

B. 异端者当中如果有人在表面和内心里信仰真主和使者,尊重真主和使者,遵循使者(愿主福安之)带来的一切,但他违背了真理,在一些主张中犯了错误,在解释尊名和否认已经确知的正道中犯了没有达到叛教程度的错误,那么,他不是一个叛教者(卡菲尔),而是标新立异的犯罪者,或者是迷误的异端者、或者是被宽恕的人,因为他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进行教法创制而力不从心。

所以穆尔太济赖派、哈瓦利吉派(出走派)和宿命论等异端者各有不同的分类:

A. 他们当中有叛教者(卡菲尔),这是毋庸置疑的,比如否认真主的尊名和属性的“哲赫米耶派”的极端者,他们知道自己的异端与使者(愿主福安之)带来的一切截然不同,他们明知故犯的否认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

B. 他们当中有些人是标新立异的、迷误的、犯罪的人,比如解释尊名“哈瓦利吉派”(出走派)和没有否认先知的“穆尔太济赖派”,但他们因为自己的异端行为而深陷迷误,他们认为自己坚持的主张是正确的,所以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一致判定“哈瓦利吉派”的异端行为和伪信,正如在正确的圣训中提到的那样,他们也一致判定那些人没有叛出伊斯兰教,尽管他们妄杀穆斯林,反对为犯大罪的人说情等许多宗教原则,但是他们的解释阻止学者们把他们判定为叛教。

C. 异端者当中还有很多仅次于他们的人,比如自由论、库拉比耶派和阿什阿里派当中的很多人,他们都是迷误的异端者,违背了《古兰经》和圣训的许多原则,这是众所周知的;根据他们距离真理的远近,根据他们对坚持真理之人的迫害、把坚持真理的人判定为叛教、犯罪和异端,根据他们了解真理和进行教法创制的能力的不同,他们深陷异端的程度各有不同,如果详细的叙述,需要长篇大论。”《完美充分的解释》(156 --158)。

我们希望你已经理解了上述内容,清楚了这个问题,我们祈求真主赐予我们和你们顺利,获得有益的知识和清廉的工作。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