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ربعاء 13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21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以及相关的圣训

السؤال

穆斯林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是正确的做法吗?学者们在这一问题中的看法是什么?
与之有关的这一段圣训和指导的正确性如何?
哈奈什(愿主喜悦之)传述:阿里(愿主喜悦之)曾经献祭了两只羝羊,一只是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的,另一只是为自己献祭的,有人询问他,他回答说:“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命令我这样做,所以,我绝不会放弃。”提尔密集和艾布·达乌德辑录的圣训。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谁也不能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因为宗教功修的根本就是阻止和依靠天启的命令,除非有证据说明可以履行该功修。

至于上述问题中提到那一段圣训,则是提尔密集辑录的,谢赫艾利巴尼等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我们将会在下面详细叙述。

《提尔密集圣训实录》(1495段)辑录:库法人穆罕默德•本•欧百德·穆哈勒比告诉我们、舍勒克通过艾布·哈斯纳伊告诉我们,哈奈什通过阿里传述:他曾经献祭了两只羝羊,一只是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的,另一只是为自己献祭的,有人询问他,他回答说:“他(指的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命令我这样做,所以,我绝不会放弃。”然后他评注这一段圣训而说:“这是陌生的圣训,我们只知道它是通过舍勒克传述的。”

艾哈迈德(1219段)和艾布·达乌德(2790段)通过舍勒克·本•阿卜杜拉·卡迪的系统辑录了这一段圣训。

欧斯曼•本•艾布·舍白告诉我们、舍勒克通过艾布•哈斯纳伊、通过哈克木、通过哈奈什告诉我们,他说:“我看见阿里(愿主喜悦之)曾经献祭了两只羝羊;我问他:“这是什么?”他回答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曾经嘱咐我要替他献祭,所以,我替他献祭一只羊。”

穆巴拉克福尔(愿主怜悯之)说:“孟泽尔说:哈奈什是伊本·穆尔特麦尔·开纳尼·萨那阿尼,许多考证圣训的学者对他颇有微词,伊本•韩巴尼·布斯提说:“此人在通过阿里单独传述的圣训中错误很多,不像可靠的传述人所传述的圣训,所以他传述的圣训不足以为证。”

舍勒克是伊本·阿卜杜拉·卡迪,此人也不是可靠的传述人,伊玛目穆斯林辑录过此人传述的圣训。”

我(作者)说:“艾布·哈斯纳伊是谢赫阿卜杜拉,据我所知,此人的历史不为人所知;所以这一段圣训是微弱的。”《艾赫沃吉的珍宝》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说:“我说:他的传述系统是微弱的,因为舍勒克的记忆力不好,他是阿卜杜拉·卡迪的儿子。

哈奈什是伊本•穆尔特麦尔•开纳尼•萨那阿尼,大众学者认为他是微弱的传述人

艾布·哈斯纳伊的历史不为人所知。”《艾布·达伍德传述的微弱的圣训》

谢赫阿卜杜勒•穆赫辛·阿巴德(愿主佑护之)在《艾布·达伍德圣训之解释》中认为他是微弱的传述人。

如果确定了这一段圣训是微弱的,就必须要依靠根本的原则,而根本就是不允许替先知(愿主福安之)献祭。

谢赫阿卜杜勒•穆赫辛·阿巴德(愿主佑护之)说:“当人们献祭的时候,可以为自己和家人献祭,也可以为他的家人中的活人或者亡人献祭,如果有人嘱咐他为他献祭,就让他为那个人献祭。

至于专门单独为亡人献祭,据我们所知,这是没有教法证据的,如果他是为自己和家人、或者亲戚、无论是活人或者亡人,都是可以的;这是在圣训中有证据的,包括亡人在内;至于专门单独为亡人献祭,并且没有他们的遗嘱,据我们所知,这是没有教法证据的。

艾布·达乌德通过阿里(愿主喜悦之)辑录的这一段圣训:阿里(愿主喜悦之)曾经献祭了两只羝羊,并且说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命令我这样做;这不是来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正确的传述,因为它的传述系统中有未知的传述人,也有不可靠的传述人;如果一个人想通过某件事情在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跟前获得崇高的品级和单位,就必须力努力地去做清廉的工作,真主把赋予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事情也赋予了他,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引导人们行善:“谁如果引导别人行善,他会获得与行善之人同样的报酬。”《艾布•达伍德圣训之解释》

假设这一段圣训是正确的,这也许是特殊的遗嘱,正如在艾布·达乌德辑录的圣训中明确所说的那样,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给任何人遗嘱,唯有阿里(愿主喜悦之)一个人,所以我们应该在明文的跟前止步,不可超越界限。

欲了解替亡人献祭的教法律例,敬请参阅(36596)号问题的回答。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موضوعات ذات صلة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