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سبت 9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7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经典和理性的十大证据说明《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

السؤال

请告诉我如何对待异端者的荒谬主张,尤其是主张《古兰经》被造论的异端,我希望你详细的驳斥他们的谬论,同时叙述一下值得信赖的学者们在这个问题中驳斥异端者的著作。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驳斥异端首先要从圣行的根本和信仰原则的基础谈起,按照《古兰经》和圣训的正确方针建立学术。

这种建立学术不是通过阅读一些零散的法太瓦(教法判例)、或者肤浅的研究而得以完成,而是要通过科学的方针和根深蒂固的研究,求学者要花费多年的时间,进行研究、背记、理解和收获,才能理解各种误解和歪曲,并了解学者们的话,分析导致产生这样严重的信仰问题的隐患。

在这里,我们引述一个简明的报告,从根本上说明《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否定《古兰经》被造的谬论,所以就通过简洁明了的方式,引述一个专门的研究,简单地认识大家讨论的这个信仰问题,它的宽大和精密、以及需要研究和检查的程度。

我们说:可以通过十个证据说明《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其证据如下:

第一个证据:

全能的真主说:“你们的主确是真主,他在六日内创造了天地,然后,升上宝座,他使黑夜追求白昼,而遮蔽它;他把日月和星宿造成顺从他的命令的。真的,创造和命令只归他主持。多福哉真主——全世界的主!”(7:54)。

以这一节经文求证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个理由:真主区别了创造和命令之间的差异,这是真主描述自己的两个属性;至于创造,则是真主的行为;至于命令,则是真主的言语,这两个属性在根本上有差异,除非上下文说明非其所指,实际上有许多语境肯定了它们之间的区别,其中包括第二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创造就是通过命令而完成的,正如真主说:“当他欲造化任何事物的时候,他的命令只是说声“有”,它就有了。”(36:82)。

这句话意思是:“(有):就是真主的命令,如果它是被造的,则它的创造需要命令,而命令也需要命令,此事没有尽头,这是荒谬的。

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以这节经文质疑穆尔太济赖学派的哲海米耶。

他说:“我认为:真主说:“创造和命令只属于真主。”真主区别了创造和命令之间的差异。”这是罕百里在《磨难》(第53页)传述的。

他对他们:“真主说:“真主的命令来临了,……。”(16:1),真主的命令就是他的话,他的能力不是被造的,所以你们不能在真主的经典中发现自相矛盾的话。”这是罕百里在《磨难》(第54页)传述的。

他在被问及《古兰经》的问题时,在写给穆塔瓦基勒的信件中说:“全能的真主说:“以物配主者当中如果有人求你保护,你应当保护他,直到他听到真主的言语,然后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这是因为他们是无知的民众。”(9:6),真主说:“创造和命令只属于真主。”真主先说了创造,然后说了“命令”,这就说明命令不是被造的。”这是他的儿子萨利赫在《磨难》(120--121)中传述的。

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对他的老师、哈菲兹、可靠的权威学者、伊玛目苏富扬·本·欧叶奈·希拉里提出了这个证据,他说:“真主说:“创造和命令只属于真主。”创造就是真主的创造,命令就是《古兰经》。”这是阿吉尔在《教法》(第80页)中通过良好的传述系统传述的。

第二个证据:

真主说:“至仁主,曾教授《古兰经》,他创造了人,”(55:1—3)。

真主区分了他的知识和他的创造,所以《古兰经》是他的知识,人类是他的创造物,而真主的知识不是被造的。

真主说:“你说:“真主的指导,确是指导。”在知识降临你之后,如果你顺从他们的私欲,那么,你绝无任何保护者或援助者,以反抗真主。”(2:120)。

真主把《古兰经》称为知识,因为它是来自真主的,真主把它教授给了他的先知(愿主喜悦之),真主的知识不是被造的,假如真主的知识是被造的,则真主在创造万物之前就会具备相反的属性!赞颂真主超绝万物,清净无染。

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在哈里发穆阿台绥姆的跟前与穆尔太济赖学派的哲海米耶辩论的时候,以此质疑他而说:“阿卜杜•拉赫曼·格扎兹对我说:“真主是原有的,《古兰经》不是原有的。”我对他说:“难道真主是原有的,知识不是原有的吗?!”他哑口无言,假如他妄言真主是原有的,而知识不是原有的,则他一定会叛教!”。这是罕百里在《磨难》(第45页)辑录的。

有人向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询问:“人们说:如果一个人说:“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他们会说:“你的这个主张的伊玛目是谁?你因何而说那它不是被造的?”他说:“这种主张的证据就是真主的经文“在知识降临你之后,凡与你争论此事的人,……”,降临他的只是《古兰经》。”

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说:“《古兰经》真主的知识,谁如果妄言真主的知识是被造的,则他是异教徒。”伊本•哈尼在《各种论题》(2 / 153、154)中辑录。

第三个证据:

真主说:“你说:“假若以海水为墨汁,用来记载我的主的言辞,那么,海水必定用尽,而我的主的言辞尚未穷尽,即使我们以同量的海水补充之。””(18:109)。

真主说:“假若用大地上所有的树来制成笔,用海水作墨汁,再加上七海的墨汁,终不能写尽真主的言语。真主确是万能的,确是至睿的。”(31:27)。

真主告诉我们他的话是无穷无尽的,真主的话是最正确的;假如真主创造的大海都变成书写的墨汁,真主创造的树木都变成笔,那么,墨汁会耗尽,笔会朽坏,而真主的话无穷无尽。

这一节经文说明了真主的话的伟大,这是真主的叙述和知识,不能与被造物腐朽的话相提并论,如果它是被造的,则在大海耗尽之前穷尽了,但真主为被造物规定了腐朽,真主和他的属性是不朽的。

第四个证据:

在《古兰经》中提到了真主的许多尊名,比如安拉、至仁的、至慈的、全听的、全知的、至恕的和慷慨的等优美的名字,它属于真主的话,因为真主通过这些尊名的文字和意思称呼自己。

真主已经把赞美自己超绝万物和赞美尊名超绝万物相提并论,真主说:“你当赞颂你至尊主的大名超绝万物,”(87:1),把祈祷真主和祈祷真主的尊名相提并论,真主说:“真主有许多优美的尊名,故你们要用那些尊名祈祷他。”(7:180);同样把记念真主和记念真主的尊名相提并论,真主说:“你应当朝夕记念你的主的尊名,”(76:25)。

这种赞美、祈祷和记念,如果发生在被造物的身上,则是悖逆真主的行为。

如果有人说:“如果真主的话是被造的。”

真主的尊名就包含在里面,谁如果这样说,他已经否认了我们上述的内容,因为这意味着真主在创造他的话之前没有优美的尊名,那么,以真主的尊名发誓的人就是以物配主,因为他以被造物发誓,而被造物不是造物主。

绝大多数先贤和伊玛目通过这个证据说明《古兰经》不是被造的,其中包括权威学者伊玛目苏福扬•本•赛义德·扫尔,他说:“谁如果说“你说,真主是独一的,真主是无求的”是被造的,他就是异教徒(卡菲尔)。”阿卜杜拉在《圣训》(13段)辑录,其传述系统是良好的。

伊玛目沙菲仪(愿主怜悯之)说:“谁如果以真主的尊名发誓,然后破坏了誓言,他必须要交纳罚赎,因为真主的尊名不是被造的;谁如果以“克尔白”发誓、或者以索法和麦尔沃发誓,他不必交纳罚赎,因为这些是被造的,而真主的尊名不是被造的。”

伊本•艾布·哈帖姆在《沙斐仪的礼仪》(第193页)辑录,其传述系统是正确的。

艾哈迈德·本·罕百里(愿主怜悯之)说:“真主的尊名在《古兰经》,《古兰经》来自真主的知识,谁如果妄称《古兰经》是被造的,他就是异教徒;谁如果妄称真主的尊名是被造的,他已经叛教了。”他的儿子萨利赫在《磨难》(第52、66—67页)辑录。

第五个证据:

真主告诉我们:真主降示了《古兰经》,而且《古兰经》是真主的话,真主说:“这是从全世界的主降示的经典,其中毫无疑义。”(32:2),真主说:“蒙我赏赐经典的人,他们知道这是你的主降示的,包含真理的经典,故你绝不要犹豫”(6:114),真主说:“圣灵从你的主那里降示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16:102),

从下降的一切中,真主只把下降的话归于自己,这说明它具有专门的意义,与真主下降的雨水和铁等不一样,真主告诉我们他下降了这些东西,但没有把它归于自己,而真主的话与之不一样,真主的话是属性,而属性只能归于具备这种属性的人,不能归于别人,如果属性是被造的,则它会离开造造物主,不适合叙述造物主,因为造物主不需要他的被造物,也不会具备被造物的任何属性。

第六个证据:

豪莱·宾图·哈克木·素赖米业说:我听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在一个地方下榻,然后念“我以真主完美的话祈求保护,免遭他创造的万物的伤害”,那么,他不会受到伤害,直到他从那个地方启程。”《穆斯林圣训实录》(2708段)辑录。

如果真主的话是被造的,以它祈求保护是以物配主的行为(什尔克),因为它这是以傍晚祈求保护,众所周知,凡是以真主、及其尊名和属性之外的名称祈求保护,都是以物配主的行为(什尔克),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使命教授传达纯粹的认主独一,他怎么会给他的民族教授明显的以物配主的行为(什尔克)呢!

这说明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

纳伊姆·本·哈马德说:“不能以被造物祈求保护,不能以仆人、精灵、人类与天使的话祈求保护。”

布哈里在这句话的后面:“这说明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除此之外的话但是被造的。”敬请参阅《仆人行为的被造》(第143页)。

第七个证据:

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真主的话优越于其余的话,犹如真主优越于万物。”这是优良的圣训,欧斯曼·达尔米在《驳斥“哲海米耶”》(287和340)中辑录,艾利卡伊在(557段)辑录。

这一段圣训包括先贤的信条:《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可以通过两个方面说明这一点:

第一个方面:区别对待真主的话和其余的话,真主的话是真主的属性,被造物的话是真主创造的,所以把真主的属性归于真主,其余的话都是普通的话,包括除真主的话之外的所有的话;假如所有的话都是被造的,则没有必要区别对待。

第二个方面:真主的话和其余的话之间的区别,犹如真主的本体与万物之间的区别,真主的话和属性犹如真主的本体和属性;被造物的话和属性,就是合适和适应被造物的本体和属性的。

这是伊玛目·奥斯曼·本·赛义德·达尔米在《驳斥“哲海米耶”》(第162--163页)中反驳的证据,他在叙述了诸多圣训之后继续说了类似的话:“这些圣训说明《古兰经》不是被造的,因为任何被造物在优越性之间的差异,绝对不会像真主与被造物之间的差异,因为被造物之间的优越性是可知的,而真主优越于被造物是不可知的,谁也不能计算它,真主的话优越于被造物的话也是如此,假如真主的话是被造的,则真主的话与被造物的话之间的优越性,不像真主优越于被造物的程度,也不是百分之一比百万分之一等,你们必须要理解,因为任何东西都不似像真主,所以真主的话也不像任何话,谁也永远不会说出与之一样的话。”

第八个证据:

显而易见:如果真主的话是被造的,则不外乎两种情况之一:

第一种情况:它是以真主的本体而存在的被造物。

第二种情况:它是从真主上分开和离开的被造物。

而这两种情况都是荒谬的,而且是严重的否认。

至于第一种情况,则说明被造物以造物主而存在,这在逊尼派和异端者的主张中是荒谬的,因为真主从所有的方方面面中不需要被造物。

至于第二种情况,则废除了造物主能说话的属性,因为如前所述,属性是根据具备属性的对象而存在的,不能以别的对象而存在;如果它以别的对象而存在,则说明它是该对象的属性,这也意味着真主不能说话,这是明确的否认,我们已经阐明了相关的证据。

第九个证据:

你已经知道了,属性不会自己存在,如果是造物主的属性,它以造物主而存在;如果是被造物的属性,它肯定以被造物而存在;所以动、静、站、坐、能力、意志、知识和生命等属性,如果归于某个东西,它就是这个东西的属性,隶属于它依附的东西;这些属性如果归于被造物,它就是被造物的属性;如果其中的一部分属性归于造物主,如能力、意志、知识和生命等,那么,它就是造物主的属性;只要是被造物的属性,它就是被造的;只要是造物主的属性,它就不是被造的。

能言的属性与其它的属性一样,必须要依附于一物,如果他依附于一物,就是该物的属性,而不是它物的属性,如果把它归到造物主,就是造物主的属性;如果被归到其它物,就是它物的属性;造物主的属性与他的本体一样,不是被造的,被造物的属性也与他的本体一样,是被造的。

因为真主把能言归到自身,并以此形容自己,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因为它隶属于他的本体,而真主的本体不是被造的,属性的能言是本体能言的分支。

假如有人说:他是被造的。

我们说:如果真主不具备被造物的属性,你们也自称新生事物不能依附真主而存在,也就是说真主超绝万物,所以你们不能把能言归于真主,你们以此而否认了经典和理性,因为经典和理性都说明真主具有能言的属性。

但他们通过上述的显而易见的荒谬的证据,拒绝承认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所以他们说:我们肯定真主是能言的,他的话是依附它物而存在的,所有真主与穆萨说话,他的话是被造的,依附于树而存在的,而不是依附真主的本体存在的。我们都认为新生事物不能依附真主而存在。

我们说:“你们已经把能言当作依附物必须的属性,按照你们的主张,就是树说的话,所以树对穆萨说:(穆萨啊,的确,我是真主,全世界的养育之主),至此,树的话与法老的话之间没有任何区别,该死的法老说:(我是你们至高无上的主宰);因为树的话是树的属性,而不是真主的属性;法老的话是法老的属性,他们每一个自称主宰,所以穆萨否认法老的话,而接受树的话,这是不正确的!!

你参悟一下这一种公然的叛教,丑恶的异端分子深陷其中,不满意、也不接受真主降示的事实,放弃高贵的启示,换取追随私欲的脑海里的垃圾。

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在哈里发穆阿台绥姆的跟前与穆尔太济赖学派的哲海米耶辩论的时候,就是通过这个理性的证据反驳他们,他说:“这是穆萨的故事,真主在他的经典中叙述自己而说(真主与穆萨说话),真主肯定了与穆萨说话,这是真主对穆萨的尊重,然后出现了一个(说话)的词根,强调说话的行为;真主说:“穆萨啊,的确,我是真主,没有接受崇拜的主宰,唯有我。”你们否认这一点,那么,这里的“我”指的就是除真主之外的,难道是被造物自称主宰吗!?实际上这就是真主。”这是罕百里在《磨难》(第52页)中辑录的。

第十个证据:

先辈的伊玛目关于肯定这个信条的名言:

杰出的再传弟子当中的伊玛目阿穆尔·本·第纳尔说:“我在七十年前遇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他们都说:“真主是创造者,除他之外的都是被造物,《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它源于真主,归于真主。”

阿卜杜拉•本·纳菲尔说:“马力克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古兰经》被造论是荒谬的。”这是萨利赫·本·艾哈迈德在《磨难》(第66页)通过正确的传述系统辑录的。

拉比尔·本·苏莱曼(沙斐仪的同人和学生)讲述他和哈夫斯·法尔德之间发生的关于《古的辩论,他说:“他向沙斐仪提问,沙斐仪反驳,这次辩论的时间很长,沙斐仪提出了证据,说明《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并且认为哈夫斯·法尔德离经叛道。拉比尔说:“我后来在一个坐席中遇见了哈夫斯·法尔德,他说:“沙斐仪想杀了我。”这是阿卜杜•拉赫曼•本·艾布·哈帖姆在《沙斐仪的礼仪》(第194—195页)中通过正确的传述系统辑录的。

伊本•艾布·哈帖姆说:“我问我父亲和艾布·宰热尔询问逊尼派的宗教原理,他俩所了解的各地学者、以及他俩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他俩说:“我们知道的希贾兹地区、伊拉克、沙姆地区和也门等所有地方的学者,他们都主张信仰就是言语和行为,有增也有减;《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从任何方面来说都不是被造的。”

伊本•泰百利在《圣训》(1 / 176)中通过正确的传述系统辑录。

伊玛目艾布·卡西姆·希百图拉·本·哈桑•泰百利·阿莱卡伊在他的伟大著作《逊尼派信条原则之解释》中说:“伊斯兰民族中有五百五十个学者和先贤坚持这种主张,他们都说:“《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谁如果说《古兰经》是被造的,他是异教徒。”

他还说:“这五百五十个或者更多的学者,来自再传弟子、三传弟子、和杰出的伊玛目,最优秀的圣门弟子除外,他们来自不同的时代,历经岁月沧桑,其中大约有一百个伊玛目,穆斯林大众向他们求教,坚持他们的主张;如果引述圣训学家的话,这些学者的名字就会成千上万。”《圣训》(493页)。敬请参阅《赛莱菲耶对真主的话的信条以及揭露异端分子的谬误》(第121—147页)。

欲了解更多内容,敬请参阅《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法太瓦》第十二卷:“《古兰经》是真主的话”和伊本·甘伊姆所著的《被派遣的雷霆之缩写》。

敬请参阅谢赫阿穆尔·布斯优尼所写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篇有益的文章,题目是“为什么说《古兰经》被造论、以及《古兰经》是心里的话都属于叛教(库夫尔)?”

链接如下:

http://taseel.com/display/pub/default.aspx id=3300&mot=1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