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جمعة 8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6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把《古兰经》、众天使、先知和圣门弟子作为向真主祈求的媒介的教法律例

220340

تاريخ النشر : 28-01-2017

المشاهدات : 484

السؤال

在下列的祈祷词中有真主和他的使者不喜欢的内容吗?其中有非法的内容吗?非法的内容是什么?《古兰经》和圣训中的相关证据是什么?“我以《古兰经》和它的字母向你要求,我以哲百利来天使和他的使命、米卡伊来天使和他的忠诚、伊斯拉非来天使和他的吹号角、我们的领袖努海圣人和他的后裔、易卜拉欣圣人以及他与真主的友谊、穆萨圣人以及他与真主的谈话、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和他的说情、诚实的艾布•伯克尔和他的执政、欧麦尔和他的明辨是非、奥斯曼和他的腼腆、阿里和他的勇敢向你要求。”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询问者引用的媒介可分为四种类型:第一类就是以《古兰经》为媒介;第二类就是以先知(愿主福安之)为媒介;第三类就是以清廉的天使和先知等为媒介;第四类就是不明其意的媒介。

至于第一类:以《古兰经》为媒介;

以《古兰经》向真主要求是允许的,因为这是属于以真主的属性为媒介,教法允许以真主的属性为祈祷的媒介,《穆斯林圣训实录》(2202段)和《提尔密集圣训实录》(2080段)辑录:奥斯曼•本•艾布•阿斯(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教导他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念:“我以真主的尊严和全能祈求佑护,免遭我发现的和提防的一切东西的伤害。”先知(愿主福安之)说:“主啊,凭借你全知幽玄和全能于万物,如果你知道活着对我有益,求你使我生活;如果死亡对我有益,求你使我死亡。”艾哈迈德在他的《木斯奈德圣训经》(30 / 265)中辑录,使命出版社发行的版本的考证者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许多证据说明以真主的属性作为祈求的媒介是合法的。

真主的话属于真主的属性,《古兰经》就是真主的话,以《古兰经》为媒介是允许的,艾哈迈德等先贤的证据就是:《古兰经》是真主的话,不是被造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我以真主完美的言辞祈求佑护。”他们说:先知以它祈求真主佑护,没有以任何被造物祈求真主佑护。”敬请参阅《关于祈祷的媒介的重要原则》(1 / 297)。

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说:“以《古兰经》祈祷,就是人们以真主的话向真主要求,《古兰经》是真主的属性之一,所以把《古兰经》作为向真主祈求的媒介是可以的。”《道路之光法特瓦》

第二类:以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本身作为祈求的媒介;

这是在许多后辈学者中盛行的媒介,他们说:“主啊,我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向你要求。”或者“我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面子向你要求。”这一种意思是在圣训中没有提到的,艾布•哈尼法和他的同伴们主张这是不允许的,并且禁止它,他们说:“不能以被造物向真主要求,任何人不能说:“我以众先知的权利向你要求。”

哈奈非学派的载莱尔在《阐明事实》(6 / 31)中说:“艾布•优素福说:“我憎恶以某人的权利、以众先知和使者的权利向真主要求,因为任何人在伟大的真主跟前没有丝毫的权利。”敬请参阅卡萨尼所著的《教法精妙》(5 / 126)。

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最正确的主张就是禁止以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面子作为媒介,所以不允许一个人说:“主啊,我以你的某某先知的面子向你要求,那是因为媒介不能称之为媒介,除非媒介对获得所求之物会产生影响,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面子对于祈祷者而言,在获得所求之物中没有影响;如果它没有影响,就不是一个正确的因素,只能通过正确的、在所求之物中有影响的因素向真主祈祷;而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面子只是先知独自特有的,也是先知独享的殊荣,我们不能以先知的面子获得裨益,只能通过信仰先知(愿主福安之)而获得裨益。”《道路之光法特瓦》

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他)说:“如果说‘我以你的先知穆罕默德向你要求’的意思就是:我以信仰他和喜爱他向你要求,我把我对他的信仰和喜爱作为向你祈祷的媒介,你们不是说过这是允许的,没有任何争议的吗?回答:谁想要的就是这个意思,那么,他在这个问题中是正确的,而且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正如一部分圣门弟子、再传弟子以及伊玛目艾哈迈德等学者的转述:先贤们在先知(愿主福安之)归真之后,以先知(愿主福安之)作为祈祷的媒介,这是很好的,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问题中没有任何争议。

但许多普通穆斯林使用这个名词,想要的却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有的学者反对这些人的做法。

犹如圣门弟子以先知(愿主福安之)作为祈祷的媒介,就是以先知的祈祷和说情作为媒介,这是允许的,没有任何争议的;但我们这个时代里的大多数人想要的并不是该词的这个意思。”《关于祈祷的媒介的重要原则》(第119页)。

第三类:以被造物的本身作为媒介。

这是教法反对的异端行为,也是从惯例和文字的方面反对的异端行为,这是抢先于真主的贸然之举,实属真主未曾允许的行为,与祈祷者、恳求者和要求说情者的宗旨格格不入,有失祈祷的礼仪。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如果说情的对象没有为要求者说情,也没有为他祈求解决需要,甚至不知道他的要求,那么,不能称之为“说情”,无论是在语言中、或者在明白自己所说之话的说情者跟前都一样。”《谢赫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1 / 242)。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如果一个人对位高权重之人说说:“我以某人对你的服从、你喜爱他服从你的行为、以及他因为服从而在你的跟前所享的面子向你要求,那么,这是以与他无关的事情向他要求,真主对亲近之人的善待和喜爱、以及他们对真主的崇拜和服从亦是如此,其中没有任何因素说明真主一定会答应以那些人为媒介的要求。

肯定答应祈祷的因素要么来自他,因为他服从他们;要么来自他们,因为他们为他说情;如果没有这个和那个因素,则没有任何因素。

他说:“有人说:主啊,我以天使、先知和清廉者当中的某某人、或者以某人的面子、或者某人的尊严向你要求,首先要求这些人在真主跟前有面子,这是正确的;的确,这些人在真主的跟前有地位、面子和尊严;要求真主提高他们的品级,尊重他们的分量,如果他们说情,要接受他们的说情;...... 如果他们没有祈祷,也没有说情,那么,他就是以与真主无关的事情、对他无益的因素向真主要求。

他在另一个地方说:“真主对某人的款待并不是必须要答应这个祈祷的因素,如果他的因素就是他的说情和祈祷,如果他为他说情和祈祷,这是正确的。

如果他没有为他说情,也没有为他祈祷,则没有任何因素。”

伊斯兰的谢赫、权威学者伊本•泰米叶在他的著作《关于祈祷的媒介的重要原则》中深入浅出的、详细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第四类:

至于询问者所列举的媒介:吹号角、努海圣人的后裔、艾布·伯克尔的执政和阿里的勇敢等等,只是祈祷者引用的骈文,根本没有考虑它的意义,所以祈祷者在向真主祈祷的时候不应该引述没有意义的话。

努海圣人的后裔怎么能成为答应祈祷的因素呢?他们当中有穆斯林和异教徒、善人和恶人?诚实的艾布•伯克尔的执政、欧麦尔的明辨是非、奥斯曼的腼腆、阿里的勇敢、甚至易卜拉欣圣人的友谊,怎么能成为答应祈祷的原因呢?

这个祈祷者与易卜拉欣圣人有何关系呢?他与圣人的崇高地位有何福分呢?

这只是违背圣行、喜爱标新立异的祈祷词、牵强附会的使用骈文的结果,由此可知禁止在祈祷词中牵强附会的使用骈文的哲理所在。

伊本•班塔里(愿主怜悯之)说:“因为使用骈文是有一定困难和牵强附会的,在祈祷中会妨碍对真主的恭敬和虔诚,所以在圣训中:“真主不接受疏忽大意、心不在焉之人的祈祷”,在祈祷中使用骈文的人,主要精力花费在遣词造句和文字押韵上,谁如果牵强附会、殚精竭虑地修饰文字,他的内心就会失去对真主恭敬,疏忽大意、心不在焉。《布哈里圣训实录之解释》(10 / 97)。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