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ربعاء 6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4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有些人在增加的“至大词”中与他们不一样,所以他们禁止跟着那些人做节日拜

السؤال

节日拜的“至大词”是六个还是十二个?因为哈奈非学派的弟兄和“塞莱福”的弟兄之间对这个问题有所分歧,“塞莱福”的弟兄们说:他们绝对不和哈奈非学派的弟兄们一起做节日拜,除非那些人在节日拜的两拜中念十二个“至大词”,但是那些人显然不会这样做,所以在一个地方里做了两次节日拜,当然前后两次节日拜的时间不一样;这种做法的教法律例是什么?如果今年的节日拜按照哈奈非学派的形式做,明年的节日拜按照“塞莱福”的形式做,可以按照这种中和的方式进行调节吗?

ملخص الجواب:

总而言之:在节日拜的增加的“至大词”的数目中产生的分歧,不能导致穆斯林四分五裂,成立另一次节日拜,因为做两次节日拜,每一个团体各自礼拜,这是教法反对的异端行为,分裂穆斯林集体的行为,这是有智之士心知肚明的事情,教法或者圣训都不允许类似的事情。 所以不能说:我们按照“塞莱福”的形式做一次,按照哈奈非学派的形式做一次,所有的穆斯林奉命要按照一种形式做节日拜,那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和圣门弟子的形式,也是伊斯兰的诸多伊玛目,比如艾布·哈尼法、马力克、沙斐仪和艾哈迈德等坚持的形式,凡是圣门弟子和学者们在其中的分歧,都是允许的,让我们敞开胸怀,容纳这些分歧。 我们祈求真主使所有的穆斯林团结在真理上,并且使他们心心相印和齐心协力。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这是一个关于教法创制的问题,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和诸位伊玛目都在其中有争议,一共有十几种主张。

在《法学百科全书》(13 / 209)中说:“马力克学派和罕百利学派主张:节日拜的第一拜中有六个“至大词”,在第二拜在有六个“至大词”,这是通过麦地那的七大教法学家、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祖海勒和姆宰尼传述的。

显而易见,他们把开始的“至大词”也算作第一拜中的七个“至大词”当中,同样把起身时念的“至大词”也算作第二拜中的五个“至大词”当中。

哈奈非学派和艾哈迈德在一个传述中主张:节日拜中有六个增加的“至大词”,第一拜中有三个,第二拜中有三个;这也是伊本·麦斯欧德、艾布·穆萨·艾什阿里、胡宰法·本·叶玛尼、欧格白·本·阿米尔、伊本·祖拜尔、艾布·麦斯欧德·百德勒、哈桑·巴什里、穆罕默德·本·西林、扫尔和库法的学者们坚持的主张,这是通过伊本·阿巴斯的传述。

沙斐仪学派主张:第一拜中增加的“至大词”是七个,第二拜中增加的“至大词”是五个;艾尼叙述了关于增加的“至大词”的十九种主张。”

绍卡尼(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对节日拜中的“至大词”的数目和位置有所分歧,一共有十种主张:第一种主张:在第一拜中诵读经文之前有七个“至大词”,在第二拜中在诵读经文之前有五个“至大词”;伊拉基说:“这是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当中的学者、以及诸位伊玛目坚持的主张。”第二种主张:开始的“至大词”算作第一拜中的七个“至大词”当中,这是伊玛目马力克、艾哈迈德和姆宰尼坚持的主张;第三种主张:“至大词”在第一拜中有七个,在第二拜中有七个,这是通过艾奈斯·本·马力克、穆厄莱·本·舒尔佰、伊本·阿巴斯、赛义德·本·穆散伊布和奈赫尔传述的;第四种主张:在第一拜中有三个“至大词”,在开始的“至大词”之后,在诵读经文之前;在第二拜中有三个“至大词”,在诵读经文之后,这是通过众多圣门弟子、伊本·麦斯欧德、艾布·穆萨、艾布·麦斯欧德传述的,也是扫尔和艾布·哈尼法坚持的主张;......。”《如愿以偿》(3 / 355)。

最正确的圣训就是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圣训: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开斋节和宰牲节的节日拜的第一拜中念了七个“至大词”,在第二拜中念了五个“至大词”。《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1149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在《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这是大部分学者的主张。

伊本·阿卜杜·宾勒(愿主怜悯之)说:“通过许多优良的途径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两大节日拜的第一拜中念了七个“至大词”,至于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则在两大节日拜的“至大词”的数目中有很大的分歧,再传弟子亦是如此。”《前言》(16 / 37--39).

敬请参阅(36491)号问题的回答。

第二:

在诸如此类的问题中产生的分歧是教法允许的分歧,也不否认在其中有分歧的人,怎么能否认呢?这是通过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传述的,他们是教法创制的伊玛目,是跟随圣行的精英!

所以伊玛目艾哈迈德(愿主怜悯之)主张:凡是通过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关于节日拜中增加的“至大词”的数目,都是可以的,他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在“至大词”中的所有分歧,全部都是可以的。”《教法分支》(3 / 201)

谢赫穆罕默德·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在提到了节日拜的第一拜中有七个“至大词”,在第二拜中有五个“至大词”之后说:“这是伊玛目艾哈迈德主张的康庄大道,他认为先贤们如果在某件事情中有所分歧,而且没有断然明确的明文,他们的所有分歧都是可以的,因为他尊重和敬重圣门弟子的主张,所以他说:“如果没有断然明确的明文反对其中的任何一种主张,那么,这件事情是非常宽松的。”但是,如果他与之不同,根据圣门弟子的其它主张,在第一拜和第二拜中念了五个“至大词”、或者在第一拜和第二拜中念了七个“至大词”,伊玛目艾哈迈德说:“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在“至大词”中有所分歧,都是可以的。”伊玛目艾哈迈德认为这件事情是非常宽松的,只要按照圣门弟子传述的方式,哪怕念“至大词”的次数各有不同,也是可以的。

毋庸置疑,伊玛目艾哈迈德是选择的这个主张,有利于伊斯兰民族的团结和统一,因为有的人把允许教法创制的问题中的分歧,当作自立门户和各自为政的原因,甚至以假乱真,导致他的弟兄陷入迷误。

这是在这个时代里蔓延的灾难,尽管这个时代里青年人对觉醒抱着乐观的态度,但是这个灾难也许会破坏觉醒,因为各自为政的原因而重新酣然入睡,如果一个人在教法创制的、没有断然明文的问题中持有不同的主张,他的弟兄就会厌恶他,破口大骂,对他胡说八道,这就是灾难,敌视这一种觉醒的人对此欢欣鼓舞,拍手称赞。

如果是可以进行教法创制的事情,就让我们谅解其他弟兄创制的断法;弟兄之间可以心平气和地进行有益的探讨。

所以我说:愿真主赐福于伊玛目艾哈迈德提出的这种优美的方式:先贤们如果在某件事情中有所分歧,而且没有断然明确的明文,那么,这件事情是非常宽松的,他们的所有分歧都是可以的。”《津津有味的解释》(5 / 135 --138)。

由此可知:遵循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的做法是可以的,哪怕在第一拜中念七个“至大词”、在第二拜中念五个“至大词”是更加优越的做法也罢。

第三:

必须要竭尽全力的联络人心和团结一致,这是宗教的根本之一,不能因为可嘉的圣行而破坏这个根本,因为可嘉的圣行是可以放弃的,而且没有罪恶。

是的,可以探讨、研究和平心静气地对话,以便遵循最正确和最接近圣行的主张,如果没有达成一致,双方都认为自己的做法最接近圣行,仿效以前的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和诸多伊玛目的主张,那么在此时此刻,一个城市里的穆斯林必须要在一番礼拜中团结在一个伊玛目的领导之下,不要四分五裂,因为分裂是来自恶魔的行为,令亲者痛,仇者快。

我们在(12585)号法特瓦中已经阐明了:如果伊玛目在礼拜中做了跟拜者认为不合法的动作,只要是属于教法创制的问题,跟拜者必须要跟随伊玛目的动作。

假如这些人在杰出的圣门弟子的后面做礼拜,他们将会怎么做呢?比如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艾布·穆萨·艾什阿里或者艾布·麦斯欧德·百德勒等!他们在第一拜中念三个“至大词”,在第二拜中念三个“至大词”。

难道这些人要放弃在杰出的伊玛目的后面做礼拜吗?!他们全都是伊斯兰民族中知识最丰富、心灵最纯洁的伊玛目。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موضوعات ذات صلة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