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جمعة 8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6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驳斥夜行和升霄是迷信的谬论

السؤال

利比亚的一位不学无术的文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夜行和升霄事件纯粹是迷信,任何人都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还引证了《夜行章》的一节经文,真主说:“或者你有一所黄金屋;或者你升上天去,我们绝不信你确已升天,直到你降示我们所能阅读的经典。”你说:“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我只是一个曾奉使命的凡人。”(17:93)他说《古兰经》否认先知(愿主福安之)升天的可能性,升霄事件与《古兰经》经文的明文格格不入,升霄仅仅是一场梦境,证据就是这一节经文,真主说:“当时我曾对你说:“你的主是周知众人的。我所昭示你的梦兆和在《古兰经》里被诅咒的那棵树,我只以这两件事物考验众人,并加以恫吓,但我的恫吓只使他们更加蛮横。”(17:60)
最后,我告诉你,这个问题让我疑惑不解,但是我坚信这是一个奇迹,我希望你回答和阐释,以便否认人升天的这一节经文和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奇迹之间不会产生矛盾,我当然坚信《古兰经》的经文是不会自相矛盾的。请你不吝赐教,愿真主回赐你。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毫无疑问,夜行和升霄是真主的伟大迹象,说明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诚实,在真主的跟前享有崇高的地位,同时说明真主无所不能,超越所有的被造物,真主说:“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我在远寺的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迹象。真主确是全聪的,确是全明的。”(17:1)

连续的众传的圣训说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被天使带着升上天空,为他打开了天门,甚至超过了第七层天,真主与他交谈,命令每日五次礼拜;真主首先为他规定了五十番礼拜,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继续不断的要求减轻,最终确定为五番礼拜,但是这五番主命拜可以获得五十番礼拜的报酬,因为一件善功可以获得十倍的报酬。感谢真主赐予大家的恩典。

学者们对夜行和升霄有不同的主张,有的学者认为这是一个梦境,而正确的主张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清醒的情况下被天使带着夜行和升霄,大量的证据都说明了这一点。

托哈维(愿主怜悯之)在《托哈维信仰》中说:“升霄是真的,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清醒的情况下被天使带着升天,然后到了真主意欲的高处,真主款待他,把意欲的事情都启示给他,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心灵没有否认他所看到的一切,愿真主在今世和后世中都祝福他。”

哈奈非学派的艾布·伊本·恩泽(愿主怜悯之)在《托哈维信仰之解释》中说:“学者们对夜行有不同的主张;有的学者主张夜行是灵魂的,而身体仍然在麦加,这是伊本·伊斯哈格通过阿伊莎和穆阿维叶(愿主喜悦他俩)传述的,通过哈桑·巴士拉传述的;但是必须要知道,夜行是梦境的主张和夜行是灵魂而非身体的主张之间有区别,这个区别是很大的,阿伊莎和穆阿维叶(愿主喜悦他俩)没有说这是梦境,他俩主张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夜行是灵魂的,而身体仍然在麦加,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睡觉的人梦见的事情有可能是已知的形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比如他梦见自己好像升到天上,去了麦加,而他的灵魂没有升天,也没有去麦加,管理梦境的天使只给他打了一个比方,所以他俩没有主张这是一个梦境,他俩的意思是灵魂被天使带着夜行,它离开了躯体,然后又返回到躯体,他俩认为这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具备的特性,至于其他人,只有在死亡后灵魂才能完整的升天。

有的学者主张夜行有两次:一次是清醒的,另一次是梦境;有的学者主张:夜行有两次:一次是在启示降临之前,另一次是在启示降临之后;有的学者主张夜行有三次:一次是在启示降临之前,两次是在启示降临之后;每当遇到疑惑不清的词语,他们为了调和就增加夜行的次数,这是微弱的圣训学家所做的,但是所有的伊玛目都主张夜行只有一次,发生在先知(愿主福安之)在麦加为圣之后,迁移麦地那之前的一年,伊本·阿卜杜·宾勒认为是一年零两个月。

按照正确的主张,夜行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身体和灵魂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先知(愿主福安之)骑着“布拉格”飞马,在吉卜力勒天使的陪同下从禁寺夜行到阿克萨清真寺(远寺),在那里带领历代先知做了礼拜,把“布拉格”飞马栓在阿克萨清真寺的大门;有的学者认为先知(愿主福安之)落在伯利恒,在那里做了礼拜,事实并非如此。

然后,天使带着他在那一夜从远寺升上了临近的天空,经过吉卜力勒天使的要求之后天门为他打开了,他在那里看到人类的祖先阿丹圣人,向他致以“赛俩目”问候,阿丹圣人回答了问候,并表示欢迎,承认他的圣品,然后天使带着他升到第二层天......。

一直到托哈维(愿主怜悯之)说:“说明夜行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身体在清醒的情况下进行的证据就是真主说:“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17:1),仆人就是身体和灵魂的总和,犹如人就是身体和灵魂的综合名称一样;这是众所周知的,也是正确的,所以夜行就是身体和灵魂一起进行的,理智也不否认这一点,假如人不能升天,那么天使也不能下降,而这会导致否认圣品,这是叛教的行为(库夫尔)。”《托哈维信仰之解释》(1 / 245)。

伊本·凯希尔(愿主怜悯之)在《伊本·凯希尔经注》(3 / 33)中说:“然后学者们有所分歧: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夜行是身体和灵魂一起进行的?或者只是他的灵魂进行的?有两种观点,大多数学者主张夜行是身体和灵魂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而非睡梦,他们也不否认先知(愿主福安之)在此之前梦见了这一切,然后在醒来后看见了这一切,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梦犹如黎明破晓一样,其证据就是这节经文:“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我在远寺的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迹象。真主确是全聪的,确是全明的。”(17:1);只有在伟大的事情中赞颂真主超绝万物,假如只是做了一个没有大事的梦,不值得大张旗鼓,而且古莱氏人一定会马上进行否认,已经信仰伊斯兰教的有些人也会因此而背叛伊斯兰教,而且人是身体和灵魂的总和。”

真主说:“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17:1);真主说:“我所昭示你的梦兆和在《古兰经》里被诅咒的那棵树,我只以这两件事物考验众人。”(17:60)

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之)说:“这节经文指的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被天使带着夜行时亲眼目睹的事情;至于‘被诅咒的树’,则是指‘赞古木’树。”《布哈里圣训实录》(3888段)。

真主说:“眼未邪视,也未过分;”(53:17),眼睛是身体的器官,而不是灵魂的器官;而且他骑着“布拉格”飞马,它是具有光泽的白马,当然骑马的只是人的身体,而非灵魂,因为灵魂在活动的时候不需要骑马,真主至知!

谢赫哈菲兹·哈克米在《接受的阶梯》(3 / 1067)中说:“假如夜行是灵魂在梦中的经历,它就不是一个奇迹,古莱氏人也不会否认它,他们说:“我们骑乘骆驼去耶路撒冷,去的时候需要一个月前,返回的时候需要一个月,穆罕默德妄称昨夜去了耶路撒冷,今天早晨又回到了我们这里。”他们嘲笑先知(愿主福安之),假如这是一场梦,他们认为有可能,不会反驳睡梦中的事情,因为一个人有可能在梦中看见比耶路撒冷更远的地方,谁也不会否认他的睡梦;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讲述的是清醒的事实,而非睡梦,所以他们否认他,嘲笑他,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高傲自大,不知道真主是无所不能的、为所欲为的;当他们把这个消息告诉艾布·伯克尔(愿主喜悦之)的时候,他说:“如果先知(愿主福安之)这样说了,那肯定是真实的。”他们问他:“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吗?”他说:“是的,我相信他说的比这更加离奇的事情,他早晚都接到天上的消息。”所以艾布·伯克尔被称为“孙迪格”(诚信的人)。

哈菲兹艾布·汗塔布·欧麦尔·本·迪哈耶在他的著作《明灯诞辰之说明》中说:“夜行的圣训是连续的众传的圣训,是通过下列的圣门弟子传述的:欧麦尔·本·汗塔布、阿里、伊本·麦斯欧德、艾布·赞尔、马力克·本·索尔索尔、艾布·胡莱赖、艾布·赛义德、伊本·阿巴斯、善达德·本·奥斯、吴班耶·本·克尔布、阿卜杜、拉赫曼·本·格尔图、艾布·韩柏、艾布·莱拉、阿卜杜拉·本·阿穆尔、扎比尔、胡宰法、布赖代、艾布·安优布、艾布·乌玛麦、萨姆拉·本·君戴布、艾布·赫姆拉伊、苏海布·鲁米、温姆·哈尼、艾布·伯克尔的两个女儿阿伊莎和艾斯玛(愿主喜悦他们),他们中有的人叙述的圣训很长,有的人根据传述系统简而言之,尽管一部分人的传述达不到正确的条件,但所有的穆斯林一致认同夜行的圣训,伪信士和无神论者拒不接受,他们妄想用他们的口吹灭真主的光,但真主完善他的光明,哪怕异教徒不喜欢也罢。引自《伊本·凯希尔经注》(3 / 36)。”

第二:

询问者在上述问题中求证的时候仅限于异教徒提出的一个要求,所以他误以为古兰经的这个回答“你说: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我只是一个曾奉使命的凡人”是针对这一个要求的,就是升上天空,说明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这个回答是针对多神教徒提出的许多要求,他们刁难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千方百计的否认他的圣品;请看一下《古兰经》阐明的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真主说:“他们说:“我们绝不信你,直到你为我们而使一道源泉从地下涌出,或者你有一座园圃,种植著椰枣和匍萄,你使河流贯穿其间;或者你使天如你所说的那样,一块块地落在我们的头上;或者你请真主和众天使来(与我们)见面;或者你有一所黄金屋;或者你升上天去,我们绝不信你确已升天,直到你降示我们所能阅读的经典。”你说:“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我只是一个曾奉使命的凡人。”(17:90--93)

你观察一下这些要求,最好的回答就是《古兰经》的回答:“你说:“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我只是一个曾奉使命的凡人。”

难道凡人可以开辟大地、贯穿河流、使天空掉落、招来真主和众天使吗?!可以升上天空,拿来针对每一个逆徒的经典吗?!正如穆扎希德等经注学家所说,这符合真主的这一节经文:“不然,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希望获得一些展开的天经。”(74:52)

 毫无疑问,这不是人类的特性,也不是他们能做到的,这个不可能是针对这些要求的,而不是针对其中的某一个要求,否则其中的某个要求通常是可能的,在正确的圣训中辑录:从先知(愿主福安之)手指间流出清水,比如在《布哈里圣训实录》(3576段)等辑录的圣训,使源泉从地下涌出,或者拥有一座椰枣的园圃,他们的这些要求并不是不可能,但这些人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获得这些东西,他们只是千方百计的刁难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冥顽不灵,顽固不化,执迷不悟,沉迷于悖逆之中。

塔希尔·本·阿舒尔(愿主怜悯之)说:“因为他们提出的建议是故意刁难和顽固不化,真主命令使者(愿主福安之)使用一个惊叹句回答他们“赞颂我的主超绝万物”,表示对他们的话感到惊奇,然后使用一个双重否定句,限定先知(愿主福安之)只是一个曾奉使命的凡人,也就是说我不是支配万物的主宰,不能创造你们要求的东西,我怎么能够招来真主和众天使呢?我怎能在大地上创造不存在的东西呢?”《阿舒尔经注》(15 / 210--211)。

第三:

真主的仆人啊,一定要注重你的心灵,珍惜你的宗教胜过珍惜金币和银币,不​​要让人类和精灵中的恶魔有机可乘,窃取你心灵中的确信,或者动摇你心中的信仰;只要你没有获得教法知识,就不能保护自己防御怀疑者的疑惑,所以你必须要远离这些人、他们的座谈和论坛,不要倾听他们的花言巧语头,如果那些疑惑进入你的内心,你不知道它何时才能出来;如果你遇到灾难,不知道能否全身而退,或者深陷其中。

我们祈求真主赐予我们和所有认主独一的仆人正道、顺利和正确。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