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39417: 怎样实践真正的伊斯兰的德育?


有很多人能够背诵《古兰经》,是因为有教授《古兰经》的老师,许多人能够学习教法,是因为有很多教授法学的谢赫和老师,但我们在人际交往、实际生活和世人的观点中注意和感受到的问题,就是德育的效果不佳,或者换句话说就是可怕的、毁灭性的文盲教育。真正的教育家何在?怎样才能培养真正的教育家?
怎样才能把德育纳入传授教法知识的教育方针中?没有德育的知识有何益处?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教师缺乏德育的方针性!?他们为什么选择了教授知识的道路?难道家庭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吗?殊不知德育的破产才是真正的破产!
我们如何培养真正的教育者?难道教育就是传授纯粹的知识吗?或者只是理解学者和技师的学术吗?先辈中的学者、国王、苏丹、王公贵族和平民百姓是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的?

Published Date: 2017-03-14

回答: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每个观察者都知道,在许多上层人士和普通百姓的意识中知识和工作、认识和德育已经脱节了,所以许多人误以为教育问题就是传授纯粹的知识和理论的问题,取决于父母给子女填充各类知识和提供学术典籍的能力,竭尽全力的获取讲述教育方法的著作和论文,最终把宗教经文转化为纯粹的理论知识,从不考虑实践德育的一面。

例如,真主说:“真主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才敬畏真主。”(40:28)他们认为这一节经文的意思包括知道教法知识的学者、或者经验科学的学者,实际上这一节没有说明所有的学者都敬畏真主,而说明凡是敬畏真主的人,都是有知识的学者。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在《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 7 / 539)中说:“真主说:“真主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才敬畏真主。”(40:28),这一节说明凡是敬畏真主的人,都是有知识的学者,这是真理;它没有说明所有的学者都敬畏真主。”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在《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7 / 21)中说: “它的意思是只有学者才敬畏真主;真主告诉我们凡是敬畏真主的人,都是有知识的学者,正如真主在另一节经文中说:“(景况更好的,是你呢?)还是在夜间专心事主,叩头立正,谨防后世,希望主恩的人呢?”你说:“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39:9)

他们认为伊斯兰的谢赫指出的另一节经文同样是在称赞科学和知识,哪怕是缺乏工作和德育的知识也罢,那是因为他们局限于这一节经文的未句,而没有注重首句,真主是这样说的:“你说:“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这是解释之前的句子:“(景况更好的,是你呢?)还是在夜间专心事主,叩头立正,谨防后世,希望主恩的人呢?”这里的有知识的人,指的就是顺从真主、在夜间专心事主、害怕真主的火狱、渴望真主的天堂和怜悯的人!而无知识的人,他们是疏忽这一切的人,你务必要深思!

因此,伊玛目伊本·甘伊姆在《幸福家园的钥匙》(1 / 89)中肯定了这一论题的整体原则,他说:“先贤们只把知识和行为相结合的学问称之为“费格海”(法学)。”

这是清廉的先贤们所谓的“法学”的实质,与工作伴随的知识,当这一个事实在许多宣教员、教育家和老师的脑海中泯灭的时候,他们只是注重纯粹的认知教育,传授单纯的知识,放弃了矫正行为、陶冶心灵、克制自我和提升道德,以为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知识和寻觅的法学,其实并非如此!

对于道德和宗教的教育,只能依靠崇拜造物主的人,无论是学者、还是宣教员、或者是教师和改革者都一样;崇拜造物主的人:就是在知识、工作和教育中从属于伟大的真主的人。

真主说:“但是你们当成为崇拜造物主的人,因为你们教授天经,诵习天经”(3:79)。

伊玛目绍卡尼(愿主怜悯之)在《全能主的启迪》(1 / 407)中说:“崇拜造物主的人:归于真主的从属名词,增加的“艾力夫”和“瓦乌”两个字母具有夸张的意思。”

有人说:崇拜造物主的人:就是用知识教育人、由浅入深、循循善诱的教育者,好像他仿效真主,使一切事物有序而行。

综上所述:德育不是单纯的言语,也不是缺乏信仰意义的理论建筑,德育的关键在于获得稳固的心理特征,兼顾知识和宽容,智慧和理解,学以致用,传道解惑。

因此,伊玛目绍卡尼解释“因为你们教授天经,诵习天经”而说:“如果这个动词带“叠音”,“崇拜真主的人”的意思是在知识和传授知识之外同时要成为虔诚的、或者智慧的、或者宽容的,以便显示因果关系。

如果这个动词不带“叠音”,“崇拜真主的人”指的是要成为给人们传授知识的学者,它的意思是你们要成为教师,因为你们是学者,因为你们是学习知识的人。

这节经文是学者要学以致用的最大的动力,实践知识的最伟大的工作就是虔诚为主和传授知识。”《全能主的启迪》(1 / 407)。

由此可知,天启的德育的核心和基础就是实情教育,而不是脱离实际行为的形式上的文章。

因此,哈菲兹伊本·热者布在他引人入胜的论文《先贤的知识优越于后辈的知识》(第5页)中说:“很多后辈学者都被这一点所骗,他们误认为谁在宗教论题中的主张、争论和辩论更多,他就是比其他人更有知识的人!

这是纯粹的无知,请看杰出的圣门弟子和他们当中的学者,如艾布·伯克尔、欧麦尔、阿里、穆阿兹、伊本·麦斯欧德和宰德·本·萨比特,他们是如何的?他们的话比伊本·阿巴斯更少,但他们比伊本·阿巴斯更有知识。

同样,再传弟子的话比圣门弟子更多,而圣门弟子比他们更有知识。

三传弟子的话比再传弟子更多,但是再传弟子比他们更有知识。

所以知识不是凭借很多的传述,也不是凭借很多的文章,真正的知识是掷入心灵的光明,仆人藉此而理解真理,甄别真理和虚伪,凭借简明扼要的语句表达知识,阐明旨意。”

这就是穆斯林家庭和教育机构遭遇的巨大灾难,他们需要崇拜真主的、清廉的楷模,首先注重身教,其次才是言传,在传授知识的同时,以身作则,言行一致,运用智慧,理解真主的宗教,惠及世人。

伊本•召兹(愿主怜悯之)说:“须知,德育犹如撒播种子,教育者就像土地;如果土地是贫瘠的,种子不会生长;如果土地是肥沃的,种子就会茁壮成长。”伊本·木福利哈所著的《教法礼仪》(3 / 580)。

学者们和改革者的子女就是因此而成为栋梁之才,教法学家和教育者才能从善如流,造福众人,而现在的这些因素都中断了,把一切事物交付于万物的主宰、仆人行为的创造者、正道的指引者,教育者充其量所做的就是阐明礼仪和陶冶情操,至于改革的实质和拨转心灵的工作,只能是真主的特权。所以有人说:“礼仪源于父母,善良来自真主。”伊本•木福利哈所著的《教法礼仪》(3 / 552)。

最后:

真正实现这一切的途径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 提高宣教员和教师的觉悟,掌握德育的实质和方式;

2. 通过天启的德育方式提高一般穆斯林中改革者的觉悟;

3. 改革者与伊斯兰社会中有关机构的有志之士和德高望重的人物互助合作,设立与教授知识的机构平行的德育机构,监督“崇拜真主的教育家”履行德育的资格。

真主至知!

伊斯兰问答网站
Creat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