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أحد 10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18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宵礼后四拜的优越性

175914

تاريخ النشر : 05-04-2017

المشاهدات : 390

السؤال

这一段圣训是正确的吗?“谁在宵礼后做了四拜,犹如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在正确的圣训中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在宵礼之后回到了家,然后做了四拜,伊本·阿拔斯(愿主喜悦之)传述:我在我的姨母(圣妻)梅蒙娜的家里住了一晚上,那个晚上正好轮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她那儿过夜。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做完宵礼后就回来了。他在家里做了四拜,然后去睡了。(过了一段时间)他起来礼拜,他说:“这孩子睡着了吧。”我赶紧起来站在他的左边做礼拜,他却把我拉到他的右边。他先做了五拜,然后又做了两拜,接着他就去睡觉了,我还听到了他的呼噜声。然后,过了一些时候,他就起来去做礼拜了。《布哈里圣训实录》(117段)辑录。

在另一段稍微有一点微弱的圣训中辑录:先知(愿主福安之)习惯在宵礼之后做四拜。

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只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做完宵礼之后来到我的跟前,他都要做四拜、或者六拜。《艾布·达伍德圣训实录》(1303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在《艾布·达伍德辑录的微弱圣训》(2 / 57)中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

阿卜杜拉·本·祖拜尔也传述了类似的圣训,他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如果做完了宵礼,还要再做四拜,以一个叩头结束礼拜,然后睡觉,直到他在夜间再做礼拜。”艾哈迈德在他的《木斯奈德圣训经》(26 / 34)中辑录,(使命出版社发行),考证该版本的学者们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因其传述系统中断。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行为说明了宵礼之后做四拜的合法性,所以学者们一致同意宵礼之后做四拜是合法的,无论叙述这四拜的优越性的圣训是否正确都一样。

哈奈非学派的教法学家主张这四拜是在宵礼之后的稳定的、有次序的圣行,敬请参阅《全能主的启迪》(441 / 1--449)。

但更正确的主张就是:这四拜是副功拜,属于笼统的夜间拜,正如伊本•古达麦在《穆额尼》(2 / 96)中把它称之为“副功拜”,真主至知。

第二:

关于宵礼之后做四拜的优越性,有五段“封顶”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训,以及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的言语和行为方面的十个遗训,伊本•艾布·舍柏把诸如此类的很多圣训在《姆算奈夫》中编辑在一章,题目为:“论宵礼之后的四拜”;麦尔维基在他的著作《夜间拜》中编辑了一章,题目为:“宵礼之后的四拜”大伊玛目白海格在《最大的圣训》中也编辑了一章,题目为:“论宵礼之后做四拜或者更多礼拜”。

我们将在这里列举这些圣训和遗训,并做一下简单的解释。

第一段圣训:

伊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参加了集体的宵礼,走出清真寺之前又做了四拜,它相当于尊贵之夜的四拜。”

托卜拉尼在《大辞典》(13和14 页 / 130段)、以及在《中级辞典》(5 / 254)中辑录,他说:“穆罕默德•本•法德勒·赛格推告诉我们,马赫迪·本·哈夫斯告诉我们,伊斯哈格·艾兹莱格告诉我们,艾布•哈尼法告诉我们,通过穆哈勒布·本·狄萨尔,通过伊本·欧麦尔。”

艾布·纳伊姆通过托卜拉尼的途径在《艾布·哈尼法的木斯奈德》(第223页)中辑录。

托布拉尼说:“只有穆哈勒布•本•狄萨尔通过伊本•欧麦尔传述了这一段圣训,只有艾布·哈尼法通过穆哈勒布传述了这一段圣训,伊斯哈格·艾兹莱格单独传述了它。”

伊拉基(愿主怜悯之)说:“其中有微弱的传述人。”《抛弃谴责》(4 / 162)。

海塞米(愿主怜悯之)说:“其传述系统中有微弱的传述人,但没有达到撒谎的嫌疑。”《增加的传述系统大全》(2 / 40)。

海塞米(愿主怜悯之)说:“其中有微弱的传述人。”《增加的传述系统大全》(2 / 40)。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评注托卜拉尼的话“伊斯哈格•艾兹莱格单独传述了它”而说:“他是伊本·优素福·瓦西特,他是可靠的传述人,这个传述系统的其他传述人也一样,唯有艾布•哈尼法(愿主怜悯之)除外,众伊玛目认为他是微弱的传述人;哈菲兹·海塞米在这一段圣训的后面指出艾布•哈尼法是微弱的传述人,他说:“这一段圣训里有微弱的传述人。”

好像他不敢对那个人提名点姓,谨防哈奈非学派在他那个时代的学派偏见的伤害,祈求真主保护我们,不要遭受固执学派偏见之人的伤害!这一段圣训的其他传述人,在《精华》中都有他们的小传,唯有赛格推除外,他的小传在《巴格达史》(3 / 153)中有记载;哈提卜说:“他是可靠的传述人。”达尔古图尼提到了此人,他说:“诚实的传述人。”敬请参阅《微弱的圣训系列》(5060段)。

第二段圣训:

伊本•阿巴斯传述的“封顶”的圣训;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在前两拜中诵读《不信道者章》和《诚笃章》,在后两拜中诵读《叩头章》和《权柄章》,他将会获得在尊贵之夜里做了四拜的报酬。”

麦尔维基在《夜间拜》(第92页)、托卜拉尼在《大辞典》(11 / 437)、以及白海格在《最大的圣训》(2 / 671)中都通过赛义德•本•艾布·麦尔彦辑录了这一段圣训,阿卜杜拉·本·法鲁赫告诉了我,艾布·法勒沃告诉了我,通过萨利姆·艾富托斯,通过赛义德·本·朱拜尔,通过伊本•阿巴斯传述的“封顶”的圣训。

白海格(愿主怜悯之)说:“埃及的伊本·法鲁赫单独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这个传述系统是微弱的,原因就是艾布·法勒沃·叶济德·本·斯纳尼·拉哈维,圣训评论家一致认为他是微弱的传述人,而叶海亚·本·姆伊奴说:“此人没什么。”奈萨伊说:“此人的话是被抛弃的。”伊本·阿迪说:“普通人,他的话不是被保存的。”敬请参阅《精华之精华》(11 / 336)。

海塞米(愿主怜悯之)在《增加的传述系统大全》(2 / 231)和谢赫艾利巴尼《微弱的圣训系列》(5060段)中认为这是微弱的圣训。

第三段圣训:

艾奈斯(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晌礼之前的四拜犹如宵礼之后的四拜,宵礼之后的四拜犹如在尊贵之夜里的四拜。”

托卜拉尼在《中级辞典》(3 / 141)中辑录,通过叶海亚·本·欧格白•本•艾布·伊扎尔,通过穆罕默德·本·智哈德,他说:“只有叶海亚通过穆罕默德•本•智哈德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这个传述系统是非常微弱的,原因就是叶海亚•本•欧格白•本•艾布•伊扎尔,艾布·哈蒂姆说:“此人编造圣训。”布哈里说:“非常陌生的圣训。”伊本·姆伊奴说:“卑鄙无耻的骗子。”敬请参阅《天平的指针》(8 / 464)。

海塞米(愿主怜悯之)说:“其中有叶海亚•本•欧格白•本•艾布•伊扎尔,他是非常微弱的传述人。”《增加的传述系统大全》(2 / 230)。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说:“非常微弱。”《微弱的圣训系列》(2739和5058段)。

第四段圣训:

白拉伊·本·阿兹布(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谁在晌礼之前做了四拜,犹如在夜间做了四拜;谁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犹如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如果一个穆斯林遇见了另一个穆斯林,他拉着他的手,两个人说话都诚实,他俩还没有离开,就已经被饶恕了。”

托卜拉尼在《中级辞典》(6 / 254)中辑录,他说:“穆罕默德•阿里•萨伊尔告诉我们,赛义德·本·曼苏尔告诉我们,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告诉我们,安玛尔·艾布·哈希姆告诉我们,通过拉比尔·本·鲁特,通过他的叔叔白拉伊·本·阿兹布(愿主喜悦之)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托布拉尼(愿主怜悯之)说:“只有安玛尔•艾布•哈希姆通过拉比尔·本·鲁特传述了这一段圣训,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单独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海塞米(愿主怜悯之)说:“这个传述系统中有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等人,我们没有发现学者们提到这些人的传记。”《增加的传述系统大全》(2 / 221)。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说:“这是微弱的圣训,我没有发现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的个人传记,海塞米(愿主怜悯之)说:“这个传述系统中有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等人,我们没有发现学者们提到这些人的传记。”除了巴西利之外,我只知道他指的就是托布拉尼的谢赫,他说:“穆罕默德•阿里•萨伊尔告诉我们,赛义德•本•曼苏尔告诉我们,纳赫祖•本•萨利姆•巴西利告诉我们。”但海塞米习惯上不会谈论在《天平》中没有提到的托布拉尼的未知姓名的、或者隐匿的谢赫;真主至知。”《微弱的圣训系列》(5053段)。

第五段圣训:

叶海亚•本•艾布·凯希尔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命令圣门弟子诵读《叩头章》和《权柄章》,这两章中的每一节经文相当于其它章中的七十节经文;谁如果在宵礼之后诵读了这两章,犹如他在尊贵之夜诵读了这两章。

阿卜杜•冉扎格在《姆算奈夫》(3 / 382)中通过穆阿迈尔•本•拉希德、通过叶海亚•本•艾布·凯希尔辑录,属于“尾缺的圣训”,叶海亚•本•艾布•凯希尔是年幼的再传弟子之一,卒于伊斯兰历(132年),不知道是谁承载这一段圣训,显而易见,这就是这一段圣训微弱的原因之一。敬请参阅《完美之精华》(11 / 269)。

第三:

关于第一段圣训的内容,通过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传述的遗训如下:

第一段遗训:

阿卜杜拉•麦斯欧德(愿主喜悦之)说:“谁如果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中间没有用“赛俩目”隔开,犹如他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27)中辑录,他说:“沃克尔告诉我们,通过阿卜杜·贾巴尔·本·阿巴斯,通过盖斯·本·瓦哈卜,通过蒙尔、通过阿卜杜拉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这个传述系统是优良的和连续的。

第二段遗训:

阿卜杜拉·本·阿穆尔(愿主喜悦之)说:“谁如果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犹如他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27)中辑录,他说:“伊本·伊德里斯告诉我们,通过哈随尼、通过穆贾希德、通过阿卜杜拉·本·阿穆尔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我们说:这个传述系统中的传述人都是值得信赖的,但在穆贾希德从阿卜杜拉·本·阿穆尔·本阿斯听到这一段遗训中有所分歧,拜尔德基说:“穆贾希德通过艾布·胡莱勒和阿卜杜拉·本·阿穆尔传述了这一段圣训;有人认为他没有从这两个人听到这一段遗训。敬请参阅《精华之精华》(10 / 43)。

第三段遗训:

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宵礼之后的四拜,犹如在尊贵之夜里的四拜。”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27)中辑录,他说:“穆罕默德•本•法迪勒告诉我们,通过阿拉伊•本•穆赛伊卜,通过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斯沃德,通过他的父亲,通过阿伊莎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这个传述系统中的传述人都是值得信赖的,但我们阿拉伊·本·穆赛伊卜的谢赫中没有发现有人提到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斯沃德。”

第四段遗训:

阿卜杜拉•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说:“谁在宵礼之后,在走出清真寺之前做了四拜,相当于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

穆罕默德•哈桑•沙巴尼在《遗训》(1 / 292)中通过他的谢赫艾布•哈尼法辑录,哈里斯•本•齐亚德、或者穆哈勒布•本•狄萨尔(穆罕默德对具体的传述人有所怀疑)告诉我们,通过伊本•欧麦尔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这个传述系统是微弱的,因为其中产生了怀疑和犹豫,而且我们不知道哈里斯•本•齐亚德的传记,但是哈菲兹伊本•哈吉尔(愿主怜悯之)说:“毫无疑问,他是通过穆哈勒布传述的。至于哈里斯•本•齐亚德,我在通过伊本·欧麦尔传述圣训的传述人当中没看到他。”《优先了解遗训的传述人》(第57页)。

第五段遗训:

凯尔布·本·马提尔(他是犹太学者克尔布)说:“谁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鞠躬和叩头都很完美,他犹如在尊贵之夜里做了四拜。”

通过克尔布·艾赫巴尔的传述系统有好几条,我们不想长篇大论的一一详述,伊本•艾布·舍柏、奈萨伊、达尔古图尼和白海格等都有所辑录。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说:“这个传述系统是可以的;......,但在克尔布(就是犹太学者克尔布)的跟前中断了,假如他传述的这是“封顶”的圣训,则不能作为立法的证据,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它属于“尾缺的圣训”,怎么不呢?传述系统已经在他的跟前中断了!”《微弱的圣训系列》(5053段)。

第六段遗训:

麦赛尔和扎赞说:“他在晌礼之前做四拜副功拜,晌礼之后做两拜副功拜,昏礼之后做两拜副功拜,宵礼之后做四拜副功拜晨礼之前做两拜副功拜。”

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发现他提到圣门弟子的名字,通常都是阿里·本·艾布·塔里布,麦赛尔就是通过他传述圣训的。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9)中辑录,他说:“艾布·艾赫沃斯告诉我们,通过阿塔伊·本·萨伊布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第七段遗训:

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斯沃德说:“谁在宵礼之后做了四拜,犹如在尊贵之夜做了四拜。”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27)中辑录,他说:“法度力•本•德肯告诉我们,通过巴克尔·本·阿米尔,通过阿卜杜·拉赫曼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第八段遗训:

伊姆兰·本•哈立德·胡扎伊说:“我在阿塔伊的跟前坐着,有人来了,他说:‘艾布·穆罕默德啊,塔乌斯声称:“一个人做了宵礼,然后在宵礼之后做了两拜,在第一拜中诵读《叩头章》,在第二拜中诵读《权柄章》,他会获得犹如在尊贵之夜做夜间拜的报酬。”阿塔伊说:塔乌斯所言属实,我一直这样做,没有放弃。”

艾布·纳伊姆在《盟友的饰品》(4 / 6)中辑录,他说:“欧麦尔·本·艾哈迈德·本·欧麦尔·卡迪告诉我们,阿卜杜拉•本·宰丹告诉我们,艾哈迈德·本·哈兹姆告诉我们,奥努·本·萨拉姆告诉我们,贾比尔•本•曼苏尔(伊斯哈格•本•曼苏尔·苏鲁里的哥哥)告诉我们,通过伊姆兰·本•哈立德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第九段遗训:

卡西姆•本•艾布•安优布说:“赛义德·本·朱拜尔曾经在宵礼之后做四拜,我与他在家里的时候,我与他讲话,他没有驳斥我的话。”

麦尔维基在他的著作《尊重礼拜的分量》(1 / 167)中辑录,他说:“叶海亚告诉我们,欧巴德·本·阿瓦姆告诉我们,通过哈随尼、通过卡西姆传述了这一段遗训。”

第十段遗训:

穆贾希德说:“宵礼之后的四拜相当于尊贵之夜的四拜。”

伊本•艾布•舍柏在《姆算奈夫》(2 / 127)中辑录,他说:“耶尔俩告诉我们,通过艾尔麦什、通过穆贾希德传述了这一段圣训。”

第四:

总而言之,正确的圣训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在宵礼之后做过四拜,但讲述这四拜优越性的“封顶的圣训”都是一些非常微弱的传述,即便是其中最典型和最强的伊本•欧麦尔传述的圣训,也是微弱的。

至于通过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传述的遗训,都说明先贤实践这个圣行,以及这一种做法在他们当中很普遍,它属于夜间拜,《古兰经》和圣训中有几十个证据说明了夜间拜的优越性,至于说它相当于尊贵之夜的礼拜,这是必须要慎重对待的,特别是它出自犹太学者克尔布等人的口舌,因为克尔布曾经在关于教法的许多传述中夸大其词,把它与圣经中的内容进行比较,我们担心这四拜的优越性源于克尔布,有的圣门弟子之所以通过他传述这四拜的优越性,就是因为它与一些功修的优越性有关,可以渴望它的报酬,实践它是无妨的。

谢赫艾利巴尼(愿主怜悯之)主张这些“遗训”相当于“封顶的圣训”,可以作为教法证据和实践其中的内容,他说:“这些圣门弟子的圣训都是正确的;然后伊本•艾布·舍柏等通过阿伊莎、伊本·麦斯欧德、克尔布·本·马提尔、穆贾希德、阿卜杜•拉赫曼•本·艾斯沃德等辑录,他们的传述都是正确的(克尔布除外),尽管都是圣门弟子的圣训,但是可以按照“封顶的圣训”去遵循,显而易见,因为这些都不是个人的意见。”《微弱的圣训系列》(5060段)。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