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1 伊历六月 1443 - 24 January 2022
中文

提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字之后推迟祝福的教法律例

問題

如果你听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字,然后没有直接祝福他,其教法律例是什么?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学者们在提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时必须要祝福的问题中有所分歧。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学者们在每当提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时必须要祝福的问题中有所分歧,艾布•贾法尔·托哈维和艾布·阿卜杜拉·哈利米主张:每当提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时,必须要祝福他;除他俩之外的学者们主张:这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泰罕布),而不是放弃者有罪的主命。

然后,他们有争议的问题是:有的学者主张在一生中必须要祝福使者一次,因为笼统的命令不要求重复,只要实践一次就可以了,这是通过艾布·哈尼法、马力克、扫尔和奥扎尔传述的主张,伊亚祖和伊本·阿卜杜·宾勒说:这是大多数伊玛目的主张。

有的学者主张:在每一番礼拜的最后一个“泰善胡德”中必须要祝福使者,这是沙斐仪的主张,也是艾哈迈德通过他和其他人的两种传述中的另一个传述。

还有的学者主张祝福使者的命令是可嘉的命令,而不是必须的命令。”《理解之光》(第382)。

有人在他的跟前提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字,而他没有祝福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人,在这些圣训中使用“可怜、远离和不幸、以及吝啬和冷淡”等词语描述这一种人,这些确凿的证据,大力的支持了听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的时候必须要祝福先知的主张。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某人真可怜,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名字而他没有祝福我。”《提尔密集圣训实录》(3545段)辑录,他认为这是优美的圣训,谢赫艾利巴尼在《提尔密集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侯赛因•本•阿里·本·艾布·塔里布(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所谓吝啬者,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名字而他没有祝福我。”《提尔密集圣训实录》(3546段)辑录,他认为这是优美的圣训,谢赫艾利巴尼在《提尔密集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法克哈尼(愿主怜悯之)说:“所谓吝啬者,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名字而他没有祝福我。”这一段圣训大力的支持了听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的时候必须要祝福先知的主张,这也是我倾向的主张。”《关于祝福喜爱的说情者的隽言妙语》(第31页)。

“这是学者们一致公决的,其中包括哈奈非学派的托哈维和托尔图什、马力克学派的伊本·阿拉比、沙菲仪学派的艾布•哈米德•哈利米和艾布·哈米德·伊斯法拉伊尼、以及罕百利学派的伊本•班妥。”《法学百科全书》(1 / 204)。

欲了解更多内容,敬请参阅(128796)和(131667)号问题的回答。

第二:

谁坚持每当提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时必须要祝福他的主张;他在听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名字时,必须要直接祝福先知(愿主福安之),不要推迟和拖延,因为这是有时间限制的功修,必须要按时履行,如果错过了时间,这一项功修也就错过了。敬请参阅(145693)号问题的回答。

“某人真可怜,有人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名字而他没有祝福我”,前面所说的这一段圣训的表面意思说明了这一点。

萨利赫(愿主怜悯之)说:“应该在提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字之后立刻祝福他。”《引导和正确的道路》(12 / 421)。

如果在提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名字和祝福之间的间隔时间很长,这是有时间限制的功修,如果错过了时间,这一项功修也就错过了;如果间隔时间很短,则是可以的。

如果忘了祝福,间隔的时间比较长,然后记起了,就祝福先知(愿主福安之),这也是可以的。

这就像是礼拜之后的记主词,按照圣行的要求,应该在礼拜之后直接念,如果间隔的时间长了,就错过了念记主词的时间,如果间隔的时间比较短,则是没有什么不妥的。

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说:“如果在礼拜和记主词之间的间隔时间比较长,就错过了念记主词的时间,这个长度取决于惯例(也就是它没有确定的程度,取决于人们约定俗成的惯例);如果间隔的时间比较短,包括殡礼拜之内,则念记主词的时间不会错过。”《教法支柱之解释》

欲了解更多内容,敬请参阅(148718)号问题的回答。

总而言之:

喜爱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人,理应在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直接祝福他,不要拖延和推迟祝福。

敬请参阅(83768)号问题的回答。

真主至知!

Source: 伊斯兰问答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