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伊历八月 1440 - 21 ابريل 2019
中文

在洗小净的时候可以抹薄袜子吗?

228222

تاريخ النشر : 02-05-2016

المشاهدات : 1159

السؤال

我在授课中听到:学者们允许抹不透露的、或者看不见皮肤的袜子,但我看到有的法特瓦允许抹袜子,甚至可以抹透明的袜子,在这两种主张中最正确的是哪一种?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第一:

正确的圣训允许抹靴子。

大众学者在此基础上允许抹袜子。

正如哈利利·法拉希德所说:“袜子就是裹脚的东西。”敬请参阅《艾因字典》(6 / 113)。

在《哲利勒的天赋》(1 / 318)中说:“袜子指的是用亚麻和棉布等制作的具有靴子形状的东西。”

袜子和靴子之间的区别是:靴子是用皮子制造的;至于袜子,则不是用皮子制作的,而是用羊毛、亚麻或者棉布等制作的;在我们当今时代用尼龙制作袜子。

第二:

关于抹袜子的问题,没有通过先知(愿主福安之)传述正确的圣训。

至于提尔密集(99段)通过艾布·盖斯、通过胡宰里·本·舒尔哈比里、通过穆厄莱·本·舒尔佰辑录的圣训: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洗小净,抹袜子和凉鞋。

这是罕见的和微弱的圣训。

艾布·达伍德在(159段)中说:“阿卜杜•拉哈曼•麦海迪不会传述这样的圣训,因为众所周知的就是通过穆厄莱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抹了靴子。”

阿里·本·麦迪尼说:“通过穆厄莱•本•舒尔佰传述的关于抹靴子的圣训:这是麦地那人、库法人和巴士拉人通过穆厄莱传述的;胡宰里•本•舒尔哈比里也通过穆厄莱•本•舒尔佰传述了这一段圣训,但是他说:“抹袜子。”这与众不同的。”白海格所著的《大圣行》(1 / 284)。

姆番多利·本·阿巴斯说:“我向叶赫亚·本·姆伊努询问这一段圣训;他说:“所有的人都传述的是抹靴子,唯有艾布·盖斯除外。”白海格所著的《大圣行》(1 / 284)。

这些学者都认为这个传述是微弱的:苏福扬·扫尔、伊玛目艾哈迈德、伊本•姆伊努、穆斯林、奈萨伊、欧盖里、达尔古图尼和白海格。

伊玛目脑威(愿主怜悯之)说:“这些都是圣训学的翘楚人物,虽然提尔密集说:这一段圣训是优良的,但是这些人远胜于他,而且其中单独的任何一个人都超越提尔密集,这是学者们一致认同的。”《总汇——精华之解释》(1 / 500)。

关于抹袜子的问题,有通过圣门弟子的正确传述。

伊本•孟泽尔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九位圣门弟子有允许抹袜子的传述:阿里•本·艾布·塔里布、安玛尔·本·亚西尔、艾布•麦斯欧德、艾奈斯•本·马力克、伊本·欧麦尔、白拉伊·本·阿兹布、比俩里、艾布·乌玛麦和赛海里·本·赛尔德。”《奥赛托》(1 / 462)。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艾布•达伍德增加了几个人:、艾布·乌玛麦、阿姆鲁·本·胡莱斯、欧麦尔和伊本•阿巴斯,一共是十三位圣门弟子。

允许抹袜子的证据是这些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的行为,而不是艾布·盖斯传述的圣训。

艾哈迈德明文允许抹袜子,并且分析了艾布·盖斯的传述的原因;这是他公正和公平的做法,他的依靠是这些圣门弟子的行为和明确的类比,因为在袜子和靴子之间没有足以影响这个教法律例的区别。”《圣训精选》(1 / 187)。

伊本•古达麦(愿主怜悯之)说:“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都抹袜子,在他们的时代里没有出现违背他们的人,所以这是公决。”《穆额尼》(1 / 215)。

而且从外观方面来说,靴子和袜子之间没有区别。

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说:“袜子和凉鞋的区别:一个是羊毛制作的,另一个是皮制的;众所周知,像这样的区别在教法中不会产生影响,所以在皮制的、棉布的、亚麻的、或者羊毛制作的之间没有区别,犹如在受戒的时候白色的衣服和黑色的衣服之间没有区别一样;充其量皮子比羊毛更加耐用,这对它没有影响,犹如对更加结实的皮制的靴子没有影响一样。

众所周知,抹袜子的需要与抹靴子的需要一样,因为哲理和需要一模一样,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两个同等之物的区别,而这与《古兰经》和圣训带来的公正和正确的理由不同,真主以此而降示经典和派遣使者。谁如果在这两者之间做出区别:一个渗水,另一个不渗水,那么,他所说的这个区别多此一举,毫无影响。”《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21 / 214)。

第三:

允许抹袜子的学者们一般都提出的条件就是:袜子必须要粗厚结实,可以穿着袜子连续不断的走路;敬请参阅《教法大全——麦布苏特》(1 / 102)、《总汇》(1 / 483)和《公正》(1 / 170)。

因为袜子的教法律例与靴子的教法律例一样,而靴子通常是粗厚结实的,袜子不能替代靴子的地位,除非袜子像靴子一样粗厚结实。

卡萨尼说:“如果袜子很薄,而且渗水,学者们一致公决不能抹这样的袜子。”《教法精妙》(1 / 10)。

伊本•甘塔尼·法西说:“所有的学者都一致公决,如果袜子不是厚实的,就不能抹。”《令人信服的公决问题》(第351个问题)。

有人向伊斯兰的谢赫伊本·泰米叶(愿主怜悯之)询问:“是否允许抹像靴子一样的袜子?”

他说:“如果可以穿着袜子行走,无论是皮制的或者其它的,可以允许抹这样的袜子。”《谢赫伊本·泰米叶法特瓦全集》(21 / 213)。

他说:“如果是很薄的袜子,则不能抹,因为像这样的袜子,通常不能穿着它走路,也不需要抹。”《法学支柱之解释》(1 / 251)。

在《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法特瓦》(5 / 267)中说:“袜子必须要厚实,不能透露下面的肤色。”

他们说:“如果穿在脚上的靴子或者厚实的袜子可以遮盖脚,可以在上面抹。”《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法特瓦》(4 / 101)。

谢赫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说:“可以抹长袜等用羊毛、绒毛、毛发或者棉布等制作的袜子,但是必须要厚实,而且遮盖教法规定的部位,具备必须的所有条件。”《谢赫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法特瓦和论文》(2 / 66)。

他说:“如果袜子是薄的、透露出肤色的,则不能抹它。”《谢赫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法特瓦》(2 / 68)。

谢赫伊本•巴兹说:“可以抹袜子的条件是:要厚实,而且遮盖教法规定的部位;如果是透明的薄袜子,则不允许抹,因为脚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于裸足的教法律例。”《谢赫伊本•巴兹法特瓦全集》(10 / 110)

一些学者主张绝对允许抹袜子。

伊玛目脑威说:“我们的同人通过欧麦尔和阿里(愿主喜他俩)传述:可以抹袜子,即便是薄袜子也可以。这是他们通过艾布·优素福、穆罕默德、伊斯哈格和达伍德传述的”。《总汇——精华之解释》(1 / 500)。

这是谢赫艾利巴尼和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他俩)所侧重的主张。

综上所述,大众学者的主张是最侧重的,因为允许的依靠就是与靴子进行类比,透明的薄袜子不像靴子,所以不能与之进行类比。

圣门弟子们抹的袜子就是粗厚结实的,因为透明的袜子只是后来被人所知的。

伊玛目艾哈迈德说:“不能抹袜子,除非是厚实的袜子,人们之所以抹袜子,就是因为他们的袜子相当于靴子,穿在脚上能够发挥靴子的作用,他们可以穿着粗厚结实的袜子来来去去的行走。”伊本·古达麦所著的《穆额尼》(1 / 216)。

假如有人问:为什么学者们对袜子提出这些条件呢?

姆巴尔克福尔说:“从根本上来说,根据《古兰经》的表面意思,必须要洗脚,不能放弃这个规定,除非通过圣训学家一致公认的正确的圣训,比如抹靴子的正确的圣训,所以允许放弃洗脚,而去摸靴子,这是没有任何分歧的。

至于抹袜子的圣训,其正确性在圣训学家的跟前有争议,怎么能笼统的放弃洗脚,而去抹袜子呢?

所以他们为允许抹袜子规定了这些限制,以便让袜子与靴子一样,都包括在抹靴子的圣训之中:如果袜子是粗厚结实的,紧紧地裹着两脚,可以穿着这样的袜子连续不断地行走,毫无疑问,在这样的袜子和靴子之间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因为这种袜子与靴子一模一样。

但如果袜子是很薄的,不能紧紧地裹着两脚,也不能穿着这样的袜子连续不断地行走,那么,这种袜子与靴子不一样,毫无疑问,这种袜子和靴子之间有实质性的区别。

难道你没有看到吗?靴子的作用就像凉鞋一样,没有凉鞋的人,可以穿着靴子来来去去,到处行走,所以穿靴子的人在行走时并不需要脱下靴子,可以在一天一夜,甚至在几天几夜中不脱靴子,所以他很难在每一次洗小净的时候脱靴子。

穿着薄袜子的人与之不同,每当他想走路的时候需要脱掉袜子,所以在一天一夜中可以多次脱袜子,在每一次洗小净的时候脱袜子也不觉得为难,正是这种区别允许抹靴子,而不允许抹很薄的袜子,所以这两种之间进行类比是有差异的类比。”《艾赫沃吉的馈赠》(1 / 285)。

综上所述:

大众学者坚持的主张就是禁止抹透明的薄袜子,允许抹结实的厚袜子。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