الثلاثاء 12 ربيع الأوّل 1440 - 20 نوفمبر 2018
中文

先知(愿主福安之)打了他的妻子阿伊莎(愿主喜悦之)吗?

السؤال

在《穆斯林圣训实录》第四章(2127)中辑录了一段圣训:穆罕默德·本·盖斯传述: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我的胸部拍打了一下,真的拍疼了我,接着说:“难道你认为真主及其使者会亏待你吗?”据我知道,先知(愿主福安之)从来没有伸手打人;请你给我解释一下:正如在这段圣训中所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打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持有偏见和仇视伊斯兰的很多人利用这段圣训诽谤先知(愿主福安之)。

نص الجواب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上述问题中提到的也许就是这段圣训:圣妻阿依莎(愿主喜悦之)传述:有一次,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我这里过夜,他从圣寺回来,解下外衣,脱掉鞋子,放在脚前,将外衣的半边铺在床上;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刚刚休息了一会儿,他以为我睡着了,就悄悄拿起外衣,穿上鞋子,轻轻将门启开,出去后又轻轻将门关上。于是,我穿上衬衫,戴上面纱,裹上外衣,跟在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后面,一直来到白基尔墓区。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站着伫立了很长时间,三次举起双手。之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返回,我也随之返回,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快走的时候我也快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疾行的时候我也疾行,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奔跑的时候我也奔跑。我领先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进屋,就侧身睡下。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进屋后说:“你怎么了?阿依莎!气喘吁吁的。”我说:“没什么。”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一定要告诉我。不然,精明彻知的真主会告诉我的。”我说:“真主的使者啊!愿我的父母为你献身!”我便告诉了他。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那你就是我看见的前面那个黑影?”我说:“是的。”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我的胸部拍打了一下,真的拍疼了我,接着说:“难道你认为真主及其使者会亏待你吗?”我说:“不论人们怎样隐瞒,真主都会知道的。是这样的。”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因为吉布利莱天使降临了我,就在你看见的那个时候。他呼唤我,但对你隐藏;我应答他,也对你隐藏了。他没有进来,因为当时你已经宽衣休息。我以为你睡着了,不愿将你惊醒,又害怕你感到孤独。吉布利莱天使说:‘你的主命令你到白基尔墓区,为那里的亡人们祈求饶恕。”’我问:“我对亡人们怎样说,真主的使者!”他说:“你说:‘祝穆民和穆斯林的亡人们平安!祈求真主怜悯我们中亡故的人和活着的人。如果真主意欲,我们必将加入你们的行列。’”

现在我们解释上述问题中令人疑惑几点情况:

第一:

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我的胸部拍打了一下,真的拍疼了我。”说明“拍打”这个动作是来自使者(愿主福安之)的,“莱海德”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在胸部推一下,或者戳一下,这并不是轻视或者弄痛人的真正意义上的打,在《阿拉伯语大辞典》(3 / 393)中说:““莱海德”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触摸。”《新娘的皇冠》(9 / 145)中说:““莱海德”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按或者压。

艾布·奥贝德·卡西姆·本·萨拉姆(愿主怜悯之)说:““莱海德”的意思就是戳一下。”《圣训中的生僻字》(4 / 260)。

伊本·法里斯(愿主怜悯之)说:““莱海德”的意思就是推了一下。”《语言概述》(第796页)

伊本·艾希尔(愿主怜悯之)说:““莱海德”的意思就是在胸部狠狠地推了一下。”《历史大全》(4 / 281)。

上述的这些同义词表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并没有像诽谤者所说的那样动手打她,只是在她的胸部戳了一下或者推了一下,使她觉得有点痛,这是无意的轻微的疼,目的在于提醒她和告知重要的事情。

第二:

假如读者深思这段圣训,他一定会知道这件事情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道德高尚,那是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与他的妻子生活多年,而妻子因为女人禀赋的嫉妒做出了许多的事情,但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并没有对她进行口头或者行为方面的任何伤害,除了这段圣训中发生的这件事情;须知圣训的传述人很多,他们叙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生活中所有细节,这一切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完美。

仇视和诽谤的人希望发现先知(愿主福安之)把他的妻子打得头破血流,至少使用暴力和羞辱,造成严重伤害,但是他们失望了,一无所获;在这一段圣训中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我的胸部拍打了一下,真的拍疼了我。”殴打和羞辱不局限于在胸部“拍打一下”,那是要对着身体的各个方面或者脸部大打出手,并在被打者的心灵中留下屈辱的影响,我们在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圣训中根本没有发现一丝一毫与之有关的内容。

三:

这段圣训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道德完美、仁慈和心地善良,因为他没有使用暴力,没有大打出手,也没有呵斥责骂,而是和颜悦色的责备,目的在于教育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以及整个伊斯兰民族,真主和他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不会冤枉任何人,谁也不能对真主和他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妄加猜测,必须要善意的猜测真主,对真主的分配心悦诚服,那个“拍打一下”是教育方法,以此提醒她要注重不应该忘记和疏忽的大事情,无论她多么喜爱先知(愿主福安之),无论她多么嫉妒他,真主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绝对不会为了另一个妻子而亏待一个妻子,真主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绝对不会这样做。

四:

说明这个“莱海德”不是打人和使人痛苦,而是教育和提醒的证据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和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之间继续进行的对话;这是心平气和的有益的对话,反应了先知(愿主福安之)作为教育者的怜悯和仁慈;他首先表示歉意,说明了他在时间很晚的情况下离开房子的原因,他轻轻地打开门,悄悄地走出了房子,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以免打断她的瞌睡,这样的致歉词绝对不是一个愤怒的和故意使人痛苦的人能够说出来的,它只能出自仁慈的、和蔼的、高贵的、充满爱心的、尊重妻子的丈夫之口,他耐心地向她解释,为她详详细细的说明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让她分享他的故事,在她的心灵中注入对诚实真挚的丈夫的信任之情。

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说:“不论人们怎样隐瞒,真主都会知道的。是这样的。”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因为吉布利莱天使降临了我,就在你看见的那个时候。他呼唤我,但对你隐藏;我应答他,也对你隐藏了。他没有进来,因为当时你已经宽衣休息。我以为你睡着了,不愿将你惊醒,又害怕你感到孤独。吉布利莱天使说:‘你的主命令你到白基尔墓区,为那里的亡人们祈求饶恕。”’我问:“我对亡人们怎样说,真主的使者!”他说:“你说:‘祝穆民和穆斯林的亡人们平安!祈求真主怜悯我们中亡故的人和活着的人。如果真主意欲,我们必将加入你们的行列。’”

让一心一意的追求真理的诚实者深思这个画面:丈夫晚上睡在妻子的床上,遇到重要的大事,他想离开她的身边,但不想把她叫醒,打扰她的睡梦,也不想她突然醒来的时候孤身一人,忐忑不安,担心失去刚刚还睡在身边的丈夫!!

第五:

如果我们引述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对他的妻子们宽容的圣训,则需要长篇大论;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一般的丈夫难以保持平静的情况下仍然是宽容的和仁慈的,具有伟大美德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耐心非凡,宽容无比,不愿意他的妻子受到任何伤害。

比如温姆·赛莱麦(愿主喜悦之)传述:她用自己的盘子盛着食物送给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和圣门弟子,阿伊莎(愿主喜悦之)来了,她穿着斗篷,手里拿着巴掌大的一块石头,用它把盘子砸成两半了;先知(愿主福安之)把两半盘子之间的食物收集在一起,然后说:“你们吃吧!你们的母亲嫉妒了。”他说了两次,然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拿起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盘子,让人把它送给温姆·赛莱麦(愿主喜悦之),又把温姆·赛莱麦(愿主喜悦之)的盘子给了阿伊莎(愿主喜悦之)。《奈萨仪圣训实录》(3956段)辑录,谢赫艾利巴尼 (愿主怜悯之)在《奈萨仪圣训实录》中认为这是正确的圣训。

努尔曼·本·巴希尔(愿主怜悯之)传述:艾布·伯克尔(愿主喜悦之)来了,请求先知(愿主福安之)让他进来,他听见阿伊莎(愿主喜悦之)正在高声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话,使者(愿主福安之)允许他进去;他进去之后指着阿伊莎说:“温姆·茹曼的女儿啊,你怎么在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面前高声说话呢?”先知(愿主福安之)站在他和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之间了;当艾布•伯克尔出来的时候,先知(愿主福安之)博取她的欢心而说:“难道你没看见吗?我站在你和那个人之间了。”后来艾布•伯克尔(愿主喜悦之)来了,请求先知(愿主福安之)让他进来的时候,发现先知(愿主福安之)与她(阿伊莎)开怀大笑;使者(愿主福安之)允许他进去;他进去之后对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真主的使者啊,你俩让我参加了你俩的和平,也让我参加了你俩的战争。”艾哈迈德在他的《木斯奈德圣训集》(30 / 341-342)中辑录了这段圣训,考证的学者们说:“根据伊玛目穆斯林的条件,这段圣训的传述系统是正确的。”

让这些心怀叵测的仇视者深思一下: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对他的妻子阿伊莎(愿主喜悦之)是多么的仁慈,多么的喜爱,甚至她在他的客人面前打破了盛满食物的盘子,他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下,也为她找借口,他说:“你们的母亲嫉妒了。”

难道不正是嫉妒再一次促使阿伊莎(愿主喜悦之)跟着先知(愿主福安之)在那天晚上从她的家里出去了吗?她认为他将会出去找其他的妻子,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像许多丈夫那样使用暴力,没有因此而把她痛打一顿。

第六:

如果这个“莱海德”是真正的痛打和使用暴力,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一定会像年轻的女人那样哭泣,显露她的痛苦和反对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样子,但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主动与先知(愿主福安之)进行对话, 先知(愿主福安之)和和气气、彬彬有礼的讲述了游坟时应该念的祈祷词,所以这一切说明“莱海德”只是为提醒和教育,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心中并没有受到仇视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那些人寻找的最小的伤害。

第七:

然后我们可以说:在迫切需要的情况下,丈夫在没有轻视和瞧不起的情况下轻微的打妻子,这是《古兰经》允许的;因为真主说:“男人是维护妇女的,因为真主使他们比她们更优越,又因为他们所费的财产。贤淑的女子是服从的,是借真主的保佑而保守隐微的。你们怕她们执拗的妇女,你们可以劝戒她们,可以和她们同床异被,可以打她们。如果她们服从你们,那末,你们不要再想法欺负她们。真主确是至尊的,确是至大的。”(4:34)

阿伊莎(愿主喜悦之)的错误就是出了她的家门,而没有获得丈夫(愿主福安之)的允许,但她的借口就是她跟着他,她在他的附近是安全的,如果有必要,一定会赶上她;但无论如何,这是错误的行为;尽管如此,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没有使用《古兰经》允许的轻微的打,即使他那样做了,也没什么,因为他有权利惩罚错误,犹如真主的先知穆萨(愿真主使他平安)抓住他哥哥的头,拖着他,但我们高贵的先知(愿主福安之)只是在她的胸部“拍打了一下”,同时警告她要害怕真主,这一切说明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道德完美。

真主至知!

المصدر: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