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5 伊历三月 1441 - 12 November 2019
中文

关于伊斯兰历二月的简介

السؤال

伊斯兰历的二月也有像一月那样的特点吗?我希望你能够详细的阐释这个问题,我听说有些人认为这个月份不吉利,为什么?

Answer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愿真主祝福使者(愿主福安之),并且使他平安。

二月(萨法尔)是伊斯兰历的十二个月之一,就是在一月之后的月份,有人认为,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麦加的居民如果在二月里旅行,他们就倾城而出;(也就是说麦加变得空无一人);还有的认为:把这个月份命名为“萨法尔”(意思是零),因为他们在这个月份里侵略其它的部落,把他们的货物抢劫一空,(他们的敌人变得一无所有)。敬请参阅伊本·曼祖尔所著的《阿拉伯语大辞典》(4 / 462—463)。

我们将从以下几点谈谈这个月份:

1. 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对这个月份的认识。

2. 伊斯兰教的教法中不同于蒙昧时代的人的认识。

3. 伊斯兰教的某些信徒对这个月份的荒谬信仰和异端行为。

4. 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世的时候在这个月份中发生的战役和重要事件。

5. 关于这个月份的伪造的圣训。

第一:

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对这个月份的认识:

阿拉伯人曾经在“萨法尔”月份中有两件罪恶的行为:第一:随意地推迟或者提前这一个月份,犹如儿戏;第二:认为这个月份不吉利。

1.众所周知,真主创造了年,并且把月份分为十二个月,真主把其中的四个月份作为禁月,为了尊重其圣神性而禁止在其中作战,这几个月份是:十一月、十二月、一月和七月。

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依真主的判断,月数确是十二个月,真主创造天地之日,已记录在天经中。其中有四个禁月,这确是正教。故你们在禁月里不要自欺。”(9:36)。

多神教徒们知道这一点,但他们随心所欲的推迟或者提前禁月,比如他们提前“萨法尔”(二月)代替一月!

他们曾经认为在朝觐的月份里履行副朝是罪大恶极的行为,这是一部分学者的主张:

A. 伊本•阿巴斯(愿主喜悦之)传述:人们曾认为在正朝的月份中做副朝是弥天大罪,他们曾把伊历正月(一月)叫做萨法尔(二月),他们说:“当朝觐回来后驼背的伤痊愈、疤痕消失,“萨法尔”月结束时,愿意做副朝的人,就可以去做副朝了。”《布哈里圣训实录》(1489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1240段)辑录。

B. 伊本•阿拉比说:“第二个问题:延缓(奈息艾)的方式,有三种主张:

第一种主张:就是“推迟”的意思。

伊本•阿巴斯说:“杰纳德·本·奥夫·本·吴曼耶·科纳尼曾经确定每年的季节,他呼喊:“艾布·苏马迈不容非议,也不必答复,大家注意啊,今年的第一个“萨法尔”月份不是禁月,我们在一年中把它当作禁月,在另一年中不把它当作禁月。”他们与海瓦津、阿托番和賽利姆族共同进退。

在另一个传述中辑录的文字是:他说:“我们把一月份提前,把“萨法尔”月推后。”第二年来临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把“萨法尔”月当作禁月,我们把一月份推后。”

第二种主张:增加的意思;甘塔德说:“一些迷误之人故意把“萨法尔”月增加到禁月之内,他们当中的主事者在朝觐的季节中站起来说:“大家注意啊,你们的神灵把今年的一月份当作禁月了。”他们就把今年的一月份当作禁月;然后到了第二年,他又说:“大家注意啊,你们的神灵把今年的“萨法尔”月当作禁月了。”他们就把今年的二月份(萨法尔)当作禁月;他们还说:“两个“萨法尔”月。”伊本•瓦哈卜和伊本•卡西姆通过马力克等人传述:蒙昧时代的人们把二月份当作两个“萨法尔”月;所以先知(愿主福安之)说:“没有“萨法尔”。”这也是艾什哈布通过他传述的。

第三种主张:替代朝觐;穆贾希德通过另一个传述系统说:“真主说:“展缓禁月,适足以增加迷信,不信道的人们,因此而迷误。他们今年犯禁,明年守禁,以便符合真主所禁的月数,而犯了真主所禁的月份;”(9:37)

他们在十二月里朝觐两年,然后在一月里朝觐两年,然后在二月(萨法尔月)里朝觐两年,他们每年在每一个月里朝觐两年,直到艾布·伯克尔在十一月里朝觐,然后先知(愿主福安之)在十二月里朝觐,这就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演讲的时候在正确的圣训中所说的:“从真主创造天地之日起,岁月依照它的规律轮转。”伊本·阿巴斯等人传述(这是伊本·阿巴斯传述的文字):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道:“人们啊!请听我说,今年以后,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次相聚并一起朝觐。因此,今天在此我要清楚地告白。人们啊!确实的,直到你们回到真主那里,正如本月、本日和本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样,你们的生命、财产以及你们的名誉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的确,不久的将来,你们要见到你们的主,而且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真主禁止你们放高利贷(利巴),因此今后的所有利息全部废除,但是,你们的本钱归你们所有。你们既不能亏枉别人,也不会遭受别人的任何亏枉。真主已规定,再不会存在任何的利息,阿巴斯•本•阿卜杜•穆团里布所放的全部利息从今以后被废除;蒙昧时代的一切命案都被废除了,我废除的第一宗命案便是伊本·拉比尔·本·哈里斯·本·阿卜杜·穆团里布的命案,他本来在莱斯族被哺乳,后被胡宰里所杀,这是我废除的蒙昧时代的第一宗命案。

确实,恶魔曾妄图在你们的土地上受人崇拜,现在他完全失望了。然而,如果在拜主以外的、你们认为微不足道的其它事情上,你们顺从了他,恶魔会十分高兴。因此在宗教的事情上,你们应警惕恶魔的捣乱。“展缓禁月,适足以增加迷信,不信道的人们,因此而迷误。他们今年犯禁,明年守禁,以便符合真主所禁的月数,而犯了真主所禁的月份;”从真主创造天地之日起,岁月依照它的规律轮转,一年有十二个月,其中有四个禁月,三个是连续的,即十一月、十二月、一月。另一个则是处在六月与八月之间的七月。”《古兰经的教法律例》(2 / 503--504)。

2. 蒙昧时代的人们认为“萨法尔”是不吉祥和倒霉的,归属于伊斯兰教的某些人仍然保留着类似的残存的迷信。

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传述: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无传染、无鸟叫的凶兆、无星象的凶兆和二月的凶兆。你们逃离患癞病者,犹如逃离狮子一样。”《布哈里圣训实录》(5387段)和《穆斯林圣训实录》(2220段)辑录。

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愿主怜悯之)说:“(萨法尔)的解释很多:

第一:就是众所周知的“萨法尔月”(二月),阿拉伯人认为这个月份不吉祥和倒霉。

第二:骆驼肚子里的一种疾病,在骆驼之间可以互相传染,先笼统的叙述了没有传染,然后分述具体的事项。

第三:(萨法尔)就是二月份,这里指的是不信真主的人把一月推迟到二月,然后把它当作禁月的迷误的做法,所以他们在一年中没有把它当作禁月,在另一年中把它当作禁月。

最侧重的主张:“萨法尔”就是二月份,他们在蒙昧时代里认为这是不吉祥和倒霉的月份。

时间不会产生影响,它与真主的前定没有任何联系,这个月份与真主预定了善与恶的其它时间一模一样。

有些人如果在“萨法尔”月的二十五号完成了某件工作,他在注明日期的时候说:该工作完成于善良的“萨法尔”月,这是以异端行为处理异端邪说的做法,它不是善良的月份,也不是邪恶的月份,所以一部分先贤反对听到猫头鹰的叫声时说:“如果真主意欲,但愿是好事。”不必说好,也不必说坏,猫头鹰的叫声与其它飞禽的叫声如出一辙。

先知(愿主福安之)否定这四件事情,说明必须要信托真主,诚心实意,绝对不能在这些事情的前面丧失信心。

如果穆斯林思考一下这些事情,不外乎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要么大胆的去做,要么回避,就是把他的行为与虚幻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第二种情况:既不大胆的去做,也毫不在意,但在内心中产生一些忧虑或悲伤,尽管这比第一种情况稍微轻一点,但绝对不应该回应这些事情的召唤,只信托全能的真主;

否定这四样事情并不是否定它的存在,因为这些事情是存在的,但是否认它的影响,产生影响的根本是真主,凡是可知的原因都是正确的原因,凡是虚幻的原因都是无效的原因,所以这是否定它本身的影响和因果关系。”《谢赫伊本•欧塞米尼法特瓦全集》(2 / 113、115)

第二:

伊斯兰教的教法中不同于蒙昧时代的人的认识。

我们在布哈里和穆斯林共辑录的艾布•胡莱勒传述的正确圣训中已经说明了,蒙昧时代的人们认为这个月份是不吉利的,实际上它只是真主的一个月份,没有任何的意志,它遵循真主的命令而运行。

第三:

伊斯兰教的某些信徒对这个月份的荒谬信仰和异端行为。

1. 有人向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的学者们询问:“我国的一些学者们声称,在伊斯兰教中有一种副功拜,在“萨法尔”(二月)最后的星期三的上午做四拜,说一个“赛俩目”结束拜功,在每一拜中诵读《开端章》、《多福章》十七次、《忠诚章》五十次,两个“求护章”各一次,在每一拜都这样做,然后说“赛俩目”结束礼拜,你在结束礼拜的时候开始念“真主是无所不能的,但大多数人不知道”三百六十次,赞圣词三次,最后念“赞颂你的主宰清净无染,他是尊严的主,他是超乎他们的叙述的。祝福所有的使者平安;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然后给穷人施舍一些薄饼,而这节经文是专门抵御在“萨法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三降临的灾难的。

他们还说:每年有32万个灾难降临,这一切都是在“萨法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三降临的,所以这一天是在全年中最困难的日子;谁如果按照上述的方式做了礼拜,真主会保护他免遭在这一天降临的一切灾难;不会做礼拜的小孩子用水服用上述的念词,也可以避免灾难;这是正确的吗?”

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的学者们回答说: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愿真主祝福他的使者和及其家属,并且使他们平安。

据我们所知,上述问题中提到的这一种礼拜,是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毫无根据的,伊斯兰民族的任何一位先贤或者后辈的清廉的学者都没有这样做过,这是应该谴责的严重的异端。

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如果做了不属于我们宗教的事情,则它是被拒绝的。”他还说:“谁如果在我们的宗教中新生了不属于它的异端行为,则它是被拒绝的。”

谁如果把这一种礼拜或者相关的念词归于先知(愿主福安之)或者任何一位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那么,这是无中生有的谎言,他必须要遭受骗子应该遭受的惩罚。”《学术研究和教法律例常任委员会法特瓦》( 2 / 354 )。

2. 谢赫穆罕默德•阿卜杜•萨拉姆·舒格尔说:“无知的人们习惯于在“萨法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三写一些“祝福平安的经文”,比如“祝福努哈在众世界获得平安”等,然后把它放在容器中,用水浸泡后饮用,以此表示吉庆,并且互相赠送,他们相信这样做会消除伤害,这是无效的信仰,是教法反对的行为,也是丑陋的异端行为,必须要反对这样做的人。”《圣行和异端》(第111和112页)。

第四:

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世的时候在这个月份中发生的战役和重要事件。

此类事件很多,我们可以从中选择一些事件:

1.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然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亲自率军进行了“艾布瓦”战役,它被称为“万达尼”,这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亲自率军进行的第一次战役,发生在“萨法尔月”,也是他迁移麦地那之后第十二个月的月头,哈姆扎•本•阿卜杜·穆团里布打着白色的战旗,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让赛尔德·本·欧巴德代替他留守麦地那,他自己率领迁士,出去袭击古莱氏人的驼队,但是没有遇到敌人。

在这次行动中,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与朵穆尔族的族长迈赫希·本·阿穆尔结为盟友,

签订了盟约:穆斯林和他们互不侵略,他们不能聚众反对真主的使者,也不能帮助敌人对付使者;使者的这一次行动前后共历时十五天。”《归途粮秣》(3 / 164、165)。

2.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伊斯兰历第四年的“萨法尔”(二月),阿德利和嘎莱地方的一伙人来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他们中的有些人皈依了伊斯兰,并请求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人随他们去教授伊斯兰,教人诵读《古兰经》。于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六个人随这些人去了。据伊本·伊斯哈格所述及《布哈里圣训实录》记载,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所派之人是十名,他们的负责人是阿绥姆·本·欧迈尔·本·罕塔布的爷爷阿绥姆·本·撒比特。当他们行至“拉吉阿”井旁时,这是拉比俄与吉达之间的黑扎兹地区,属于海兹利族的水井;这伙人背信弃义了。他们呼唤海兹利族帮他们围攻穆斯林;他们包围了穆斯林,杀死了所有的人,俘虏了胡白布·本·阿迪和宰德·本·德斯奈,然后把他俩带到麦加卖给别人了,因为他俩在白德尔战役中杀死了他们的头目。”《归途粮秣》(3 / 244)。

3.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在“拉吉阿”事件发生的同一个月里,又发生了一件更悲惨的事件,史称“迈欧奈”井事件,概括如下:

艾布·白拉仪·阿米尔·本·马立克(号称“耍枪弄棒者”)到麦地那见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劝他皈依伊斯兰。他没答应,也没拒绝。他说:“真主的使者啊,如果你派你的弟子们到内志人中宣传你的宗教,我认为他们定会响应的。”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我担心内志人会伤害他们。”艾布·白拉仪说:“我做他们的保护人。”于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四十人随他而去;据伊本·伊斯哈格所述以及《布哈里圣训实录》记载: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了七十位优秀的善于诵读《古兰经》的穆斯林,以赛义德族的孟泽尔·本·阿穆尔(别名为“掐死人”)为首。

当到达阿米尔族人和赛利姆族人领地之间的“迈欧奈”井旁时,他们停下来,然后派哈拉姆·本·迈利罕把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书信交给阿米尔·本·图菲利,但他没看信,直接命令手下从背后用标枪刺杀哈拉姆;当他的手下把标枪刺入哈拉姆的身体时,哈拉姆看见了流出的鲜血,他喊道:“真主至大,天房的主宰啊。我成功了。”

然后他煽动阿米尔族的人剿杀其他的穆斯林,由于艾布·白拉仪提供的保护信约,他们没有响应他;他又蛊惑赛利姆族的人,他们中的阿绥叶、拉阿利和宰克瓦三个部落响应了他,一起包围穆斯林,并开始厮杀;穆斯林当中只有克尔布·本·载德·本·南扎尔一人幸免于难,他因重伤晕倒在尸体中,后又醒过来了,其他的人全部壮烈牺牲。克尔布后来在盟军战役中牺牲了。

阿穆尔·本·伍麦叶·德姆勒和孟泽尔·本·阿格白·本·阿米尔两人正赶着穆斯林的牲畜,看见出事地点的上空有许多鸟在盘旋,孟泽尔就跑过去同敌人杀起来,最后也不幸身亡,阿穆尔被俘了;当他说明自己是穆杜尔人时,阿米尔剪光他的头发后放了他,因阿米尔的母亲曾发誓要释放一个奴隶。

阿穆尔返回麦地纳途经“格尔格尔”时,在一棵树下乘凉休息,恰好凯拉布族的两个人也在树下乘凉。他俩睡着后,阿穆尔起身杀了他们,他认为这是在替同伴报仇,当时他并未料到这两个人同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有盟约。当他回到麦地纳,把这事告诉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杀了这两个人,是必须交杀人罚金的。”随后,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开始从穆斯林及犹太盟友中筹集这笔罚金。”《归途粮秣》(3 / 246--248)。

4.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伊斯兰历一月末,而不是一月初进军海白尔,在“萨法尔”(二月)攻克了海白尔。”《归途粮秣》(3 / 514)。

5.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论古图白带领小分队袭击赫斯阿姆族:伊历九年二月,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派遣古图白前往图巴莱地区,袭击赫斯阿姆族的一个分支。古图白带领二十个人,轮流骑着十峰骆驼离开麦地那。他们抓获了一个人,向他打探消息,但是此人对他们含糊其辞,然后开始叫喊,向附近的敌人示警,他们就砍了他的脑袋,等附近的敌人入睡以后发动了突袭;双方展开了艰苦的激战,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穆斯林最后大获全胜,带着缴获的骆驼、羊和妇女回到了麦地那。

在这个故事中说:敌人集结了大队人马,跟着他们的痕迹追赶,真主降下暴雨,形成巨大的洪流,把他们和穆斯林隔开了,他们赶着牛羊和俘虏乘胜而归,敌人无法度过洪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消失了。”《归途粮秣》(3 / 514)。

6.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欧兹莱使团:该使团于伊斯兰历第九年的二月到达麦地那,他们一行共十二人,其中包括哲穆尔·本·努尔曼。当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问及他们部落的状况时,他们的发言人说道:“我们是欧兹莱家族。从母系方面论,我们是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先祖古萨的兄弟。我们曾援助他把胡扎尔和白克尔部族赶出麦加,我们同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有血缘关系。”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告诉我的这些事情。”他们都信仰了伊斯兰教,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向他们报喜:沙姆地区将会被解放,罗马皇帝希拉克略就会逃往他们国家的“姆姆太尼尔”;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禁止他们求卦于巫师以及他们旧有的宰牲方式,并且告诉他们应该为真主宰牲;他们在拉姆勒的家里住了几日,便返回了。”《归途粮秣》(3 /657)。

第五:

关于“萨法尔”月份的伪造的圣训。

伊本•甘伊姆(愿主怜悯之)说:“论关于未来历史的圣训:

其中包括在圣训中说某年某日,比如:如果在某年,会发生某事;如果在某个月份,会发生某事。

比如恶劣的骗子说:如果在一月份发生了月食:就会发生物价上涨、战争和苏丹忙碌;如果在二月份发生了月食:则是如此如此。

骗子继续在所有的月份中编造谎言。

与之有关的所有圣训都是编造的谎言。”《雄伟的灯塔》(第64页)。

真主至知!

Source: 伊斯兰问答网站

إرسال الملاحظات